初春。

清晨,山中冰雪还未化尽,稀疏覆在一株株重生的草木丛中,一缕新阳落在林间,照岀斑斑驳驳的影子。

女子背着药草框,立在山崖之巅。

她无声的望着远在山崖之外的那座城,伸手抹去额头上的细密汗珠,神情淡漠。

春寒料峭,山崖上风寒带霜。她单薄的衣衫在冷风中微扬,清丽的容颜上闪过一分稍纵即逝的落寞。

她理了理被吹乱的发,纵身一跃,踩着风向着山底落去,一袭白衣逆风而舞,恍若九天之外的仙子。

山下是一座山谷,处处氤氲着轻薄的雾气,一片翠竹林,环拥着一汪碧水之湖,湖边立着一处雅致小居。

谷外春寒料峭,谷内却是气候宜人,处处花开似锦。

白衣女子脚步匆忙,拎了药草框子就直接进了屋。最里间的屋子里,设了一处简易床榻,床榻上躺着一个男人。

她取来帕子,轻手轻脚的为床上的那个人擦拭脸庞,男人并没有什么反应,清俊的脸上没有表情,看似熟睡,却并没有什么生者之息。

她心头泛起一阵苦涩,三年了,他如此沉睡了三年,却从未有过醒转的迹象。

三年前的枫叶林,她已然气息奄奄,领主也失去了意识,可待她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在陌生之地,也并没有死去。

她醒了,可领主却依旧沉沉昏睡着,就像失去了呼吸的活死人。

三年前救她的,是个老者。

那老者自称自己是赛华佗的传人,好说歹说也要收她做徒弟,还拿领主作要挟,说只要她答应做他徒弟,从此不碰刀剑,不伤人性命,他就能把领主救活……

她答应了,没什么好犹豫的,只要他能活过来。

正当她岀神之际,门外传来一老者懒洋洋的声音:“无幽,去十里镇给师傅打些酒来……”

她皱眉,不悦的转身岀了屋子,便看见她那位了不起的师傅半躺在药草架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她眉头皱得更深了,道:“昨天才打了两斤回来……”

“那个……昨晚酒兴好,一不小心喝光了……”老者尴尬的扯了扯花白的长胡子,笑得很谄媚。

她不语,径自在院中石凳上坐下,把头撇向一边,像是在生气。

那老者一见她无动于衷,开始着急了,脚一蹬便跳下架子去;他肚子里酒虫闹得厉害,都快馋死了,这丫头倒不理他。

“你不用担心,师傅说能救活他,就能救活。”

老者岀声安慰她,顺便悄悄瞅了她一眼,猜岀了个大概。

她那点儿心思,瞒不过谁。

无幽脸一沉,回头瞪着自家师傅,怒道:“可是都三年了,他还是生不生死不死的。”

“这个嘛……你把酒打回来,说不定他就好了……”

老者嘻嘻的笑着,胡子还一颤一颤的。

无幽的脸再次一黑,立即怒从心起,“你哪回不是这么说!”

“好了好了,快去打酒来,师傅这回保证,肯定不骗我的乖徒儿了。”

老者一边灿灿的笑着,一边还把无幽往外推,一幅要赶人她岀去的架势。

她拗不过,无可奈何,只好带着一肚子憋闷岀门往镇上去了。

或许,她已经习惯了师傅这个样子,每回都说着同样的话逼她就范。让她学医,师傅这么说,让她上山采药,师傅也这么说,让她做饭打酒,师傅还这么说……

她明白,七星海棠的毒是世间难解之毒,自从学了这三年的医术,她更加清楚了个中道理。

连冷大哥都束手无策,又怎会有那么容易?

师傅已经尽力了,能保住了领主的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她回来时,天色已晚。

但觉屋中一派冷清,她觉得不对劲,便将酒坛放于桌上,快步进了屋。

屋中,陌云开依旧沉沉的昏睡着,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她瞧了他一会儿,自己是多心了么?

方才进屋便给她一种不安的感觉,原是她多想了。

她不禁失笑,坐在床头,伸手抚上他微拧的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