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过年的时候赵林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叶荣泽心中觉得他似乎可以给自家媳夫一个惊喜,这样说不定他媳夫的心情就好了。

于是,一天中午的时候,号称妻奴的叶荣泽,终于在媳夫午睡的时候,吩咐自家的保镖看护好自家的媳夫后,他就驾着车出门了。

出去之前,他悄悄的给他觉得算的上的朋友去了一个电话,又给自己的秘书黄耀等人打了一个电话。

周浩等人原本是都没想到叶荣泽他丫的竟然出关了。

对,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叶荣泽现在算的上是归隐田园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但是他的影响力也是相当的了得的,加上赵林对他说了,你陪着我行,但是不能整天没事干,而且你把钱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但是你要把钱给我弄升值了,你老公我贪钱,想要变成拜金的男人。

对叶荣泽来说,赵林的话就是圣旨,听出赵林语气有些嫌弃自己现在在家吃干饭,于是为了不离开自家媳夫,他就弄了一个网络视频,天天简直公司。

不对是上午兢兢业业的去上班,下午就用视频来抉择一些事情,然后把公司里的一些重要的文件都有黄耀那个家伙来送。

为此可苦了黄耀等这些高大上的秘书。

但是,薪水也是很多的啊!别人也就乐此不彼的干着这些事。

今天接到这神龙见尾不见人的叶荣泽的电话,他们原打算把地方定在金粉世家。

可是这个想法已经有了,秘书黄耀就提醒道:“我们总裁是有家室的人。”言下之意就是要是被赵林知道了,叶荣泽会很惨,叶荣泽很惨,那么他们几个人也会很惨,这就是所谓的迁怒。

周浩等人一听齐齐的笑了,然后就把地方定在了茶室。

这茶室就没问题了吧。

所以等叶荣泽到了茶室的时候,看见包房里的几个人,对着黄耀点点头,觉得很满意。

几个人一看叶荣泽这面色就知道这位爷高兴了。

周浩给叶荣泽到了被茶,问道:“叶少这是怎么想起我们来了?”

叶荣泽跟着赵林在一起以后脾气好了很多,对于周浩,要是以前就算是朋友,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冷气,现在嘛,他勾着唇,浅浅的笑着,整个人都透漏着一种称为柔和的气息。

见得周浩他们几个恨不得闪瞎了自己的眼睛,钱忠仁讪笑着问:“叶少这有了老婆的人就是不一样啊。看着面色都红润了不好呢?而且比以前更是年轻了呢。”

曹启城懒懒散散道:“羡慕嫉妒也没用,谁叫咱叶少运气好呢。”

叶荣泽听到这话,心情愉悦到了极点,轻轻的说:“是啊!我就是运气好才会找到这么好的老婆。”

众人一见他这表情都不由的惊讶了一下,随后又想到他这些年和赵林的爱恨情仇便也觉得十分正常。

周浩放下茶杯,笑着问:“叶少您是不是存心在我们这些单身汪面前秀恩爱啊?”

叶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黄耀见此连忙上前道。“周少这是说笑了,咱们叶少就是想让各位给他帮个帮。”

“什么忙?”周浩道。

叶荣泽接口说:“我和赵林已经在国外登记结婚了。最近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我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婚礼,给他一个惊喜让他开心。”

周浩听此顿时嗷嗷嗷的叫嚷着,“叶少你丫的变情圣了,想哄老婆开心,当兄弟的没话说,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他这话音刚落下,钱忠仁和曹启城也变成对此非常的有兴趣。

马达,这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叶少第一次这么用心对待一个人,他们这些兄弟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

想他们这些人要是能想叶荣泽一样脱开心中束缚找寻自己心中所爱,那一定必然要放弃身份和地位,但是那样会和他们在一起生活的人又会有几个人?

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现在叶荣泽想要结婚,那么他们这些人当然要义不容辞的帮他想办法了。

于是他们几个人就开始这般,那般的商量了,商量了两个多小时,叶荣泽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叶荣泽拿起手机看着电话屏幕上,那闪烁着亲爱老婆两个字,眸子笑意尽显,他快速的按了小绿色的接听键,低声道:“醒了?”

赵林迷糊了一下,才道:“你去哪里了?我饿了。我想吃鸡公煲。那种辣辣的。”

叶荣泽皱了眉头,低声哄道:“不行,你胃不好,还想吃辣的,想尽医院吗?”

赵林轻声抱怨,“日子没法过了。我要自己去吃。”

“好了,好了,别闹了好不好?我回去给你做,辣辣的。”当然是不可能的。

赵林还是有点不情愿,但还是说:“你这次可要说话算数。不然我可不吃。”想到叶荣泽每次都跟他说的好好的,保证要给他做辣的东西,结果……

都不辣,虽然很好吃就是了。

所以他忍不住提醒了一下,电话那边的叶荣泽轻轻的笑了一下,眸中尽是宠溺之色,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了。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赵林想了想,“没有了。你早点回来吧,注意安全。”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等叶荣泽抬起头来的时候,他那个几个算的上的朋友们,看他尽是调侃之色。

他们没想到叶少竟然也会有这样,怎么说宠人的一面。

叶荣泽也不甚在意,站起身来就道:“谢谢你们了。”

周浩等人摇摇头,觉得是朋友还客气什么呢?想着自从赵林和叶荣泽在一起之后,叶荣泽跟他们的关系也算的上是真正的亲密一起了吧。

不管他们一起是怎样看待赵林的,但是现在至少叶荣泽很爱他,赵林也许很爱他,不管怎么说他愿意和叶荣泽过一辈子这点,就让人觉得很好。

叶荣泽浅浅微笑,对众人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叶荣泽回家的时候,顺便去了趟超市,不对是大型的集贸市场,毕竟要给赵林*公煲这类的东西,主要材料先杀的活鸡超市是没有买的。

于是零零散散的挑了几家东西,他终于买到了觉得看起来还新鲜的活鸡,让摊子上的老板给他杀了,老板也很利索,拔毛割破脖子放血,也就三两分钟。

叶荣泽付过钱,又买了点药材,和一些水果拎着东西才回家。

回家的时候,赵林见到叶荣泽回来,连忙起身帮他拿东西。

叶荣泽浅笑问:“饿没饿?”

赵林摇摇头,“你呢?饿没饿?要是饿了,我们就下碗面条吃算了。”

“我不饿,我先上楼换件衣服下来,在给你弄吧。”叶荣泽说完就和赵林一起把东西送到厨房中去。

然后他才上楼去换了件衣服下来,去厨房做赵林今天想吃的鸡公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