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阿烨和小玥好不容易团聚,大家都清心寡欲这么久,涵哥就来给大家上肉咯~

一日辛玥正在和边教烁儿如何抓鱼,阳光明媚,溪水清澈,鱼虾欢快。辛玥连续示范三次,动作敏捷,干净利落,共抓到四条鱼。烁儿学着母亲的样子,用尖竹竿快速戳次,连续五六下后,戳上几根水草。

轩辕烨在岸边,鄙夷地看了眼自己八岁大的孩子,评价道:“朽木不可雕也。”

“爹地在一旁看着当然觉得简单,您又没试过,说不定还不如烁儿呢!”轩辕烁说完还看向辛玥,寻求认同。辛玥很想装装样子安慰一下自己宝贝儿子,奈何话还没说出口,就见轩辕烨驭气成剑,呲呲呲几声,瞬间岸边几行鱼齐排排成列。

被打击了自尊心的轩辕烁扁着张小嘴,在父与子幼稚的比赛中,再一次完败。

辛玥无奈地看向和自己儿子比出息的轩辕烨,随后安慰烁儿:“你爹地八岁的时候还连炮仗都不会玩呢,所以你没什么好灰心的。”

“真的。”

“妈咪当然不会骗你。”

然后玩炮仗长大的轩辕烁瞬间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牛逼了,跑回岸边,掏出炮仗就开始教自己爹地玩。

轩辕烨盯着轩辕烁一字一句沉声说道:“去外面玩,晚饭前,别回来。”

轩辕烨光是那眼神就吓得轩辕烁连忙就往竹林外跑,找哥哥玩去了。辛玥赤着脚丫站在水中笑得花枝乱颤。轩辕烨黑着脸向不知死活的女人走去。

“你太幼稚了,轩辕烨,和一个……唔……”

男人直接伸手扣住女人的后脑勺往前一带,低头用力吻住,一个绵长情深的吻,舌头灵活地撬开辛玥微合的贝齿,一点点细细品尝。

几分钟的时间,辛玥已经软下身子,轩辕烨很满意辛玥的样子,低声笑道:“你若每次都帮着他,我就只好在你身上惩罚了。”

“你这样都吃醋。”

“你觉得不妥?”轩辕烨说这句话时,单手已经游移到辛玥胸前,用力一拧。辛玥吃痛,只好和幼稚鬼服软服软:“妥妥妥,我以后不帮了总可以吧。”

“敷衍。”轩辕烨说完,松开钳制辛玥后脑勺的手,单刀直入,挑起辛玥薄薄的裙摆,将他的裤子下拉。

“别闹,烁儿要是回来怎么办。”

“他敢。”轩辕烨话音刚落,食指已经探进花蕊,漫步幽谷之中。

“阿烨,晚上回去再做好不好,大白天的,万一有人来怎么办?”

“放心,我设了结界。”辛玥因为紧张,下面十分紧致,轩辕烨轻拢慢捻许久,才感觉到她逐渐湿润,薄唇腰她敏感的耳垂,轻轻吐气,随即感受到女子重心不稳,倾倒在他身上。

轩辕烨打横抱起辛玥,往更深的地方走了几步,两人的身子没入清澈水中,轩辕烨在辛玥耳边说道:“夹住,不然我松手了。”

辛玥随即会意,两条大长腿蛇一样盘上轩辕烨的腰肢。随后辛玥便感觉到水中蛟龙,冲过层层波纹,进入到她体内。辛玥嘤嘤出声,双手环住轩辕烨的脖子。

缓慢律动过后,轩辕烨眸子暗沉,开始真正冲刺起来。

碧波湖上,水面之上,紧紧相拥,水面之下,翻云覆雨。

云雨过后,女子靠在男子怀中,柔声寻味;“隐居于此,你真的不后悔?”

“有你相伴,此生无憾,哪来的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