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龙王叶天成的相助,接下来剿灭南半国的泽天社那就变得容易多了。

在龙魂组织内部,高手如云,陈万雄手底下那几个虾兵蟹将,真心不够看的。

之后秦铮率领龙魂组织内部的众多高手,前往东海与青盟的一些高手集合,这帮青盟内部的高手,基本上都是韩忠天当年培养的死士,他们对韩忠天,乃至整个青盟忠心耿耿。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秦铮说要是给韩忠天报仇,他们个个义愤填膺,早就做好战死沙场的准备,每个人卯足劲去跟泽天社拼命。

第二天夜里,秦铮带着一票高手出发了,当然这其中还有张虎、白枫、朱涛、云龙他们在暗地里做呼应。

这么多能人去剿灭泽天社,任他们是南半国最具权威的黑金集团,也架不住这般摧残。

在战斗了整整三天后,泽天社的各个据点和堂口分别被青盟攻陷。

而且由于龙王叶天成早就想对泽天社动手,那些来自龙魂组织的高手也是遵循叶天成的意思,在战场上,他们合力将泽天社剩余的六大护卫,全部斩杀,无一幸免。

包括陈余枫和陈万雄也死于非命,诸葛侯轩想要跑路,却是被张虎他们带人逮个正着,被张虎一刀劈死在马路上,自此后在南半国鼎鼎大名的诸葛侯轩,就这样下了地狱。

陈万雄和陈余枫死了之后,秦铮没有多看一眼,而是直奔陈余枫在南广市区的一栋豪宅里找到了杀死韩忠天的狠毒女人——韩月。

再次面对韩月的时候,秦铮顿感一阵恶心,却是忍住没有直接对她动手,因为他知道,有人比他更加痛恨韩月这个毒妇。

那个人便是韩欣妍!

一直以来,韩月在韩欣妍心里都是姐姐般的存在,然而这个姐姐,却是狠心杀死了她的父亲,那天在松鹤墓园里,看到韩月丝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将韩忠天一枪爆头后。

那一刻。

韩欣妍几乎痛得窒息,她实在难以想象,父亲韩忠天这些年里对韩月那么好,一切荣华富贵都给了她,自己有什么,韩月必定有什么,从来都没有少过她的那一份。

这样对待她,她仍然狠心的将韩忠天杀死,这是个狼子野心的女人!

就算当年韩忠天杀死了她的父亲季晨,那也是她父亲咎由自取,因为当年韩忠天在东海城一步步站稳脚跟后,试图跟季晨和解,然而季晨却出尔反尔,明面上一套,暗地里又是一套。

偷偷和陈万雄的泽天社勾结一起,试图暗杀韩忠天。

这件事被韩忠天知道后,当然不能放过小人季晨,所以带人去了季晨的那栋别墅,将季晨杀死!

只有这样,韩忠天和他的那帮兄弟们才能活命,在道上混迹,如果对敌人不狠,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当年韩忠天已经给了季晨一条活路,他自己不珍惜,怨不得别人。

……

两天后,秦铮率领青盟内部的一众死士,包括龙魂组织的众多高手,平定了泽天社,返回东海。

只不过这次回来,韩月和他一起,当他把韩月带回檀宫别墅后,叫来每天伤心欲绝的韩欣妍,问她怎么处理韩月这个人。

韩欣妍只是淡淡说出一句话,让韩月给她的父亲陪葬即可,至于处死,也得由她亲自动手。

听闻韩欣妍的这个央求,秦铮没有拒绝,他知道,韩欣妍如果不亲手杀了韩月,这辈子她都活在痛苦之中,和张虎、朱涛他们商榷了一下,几人也同意让韩欣妍亲手处死韩月这个叛徒。

在韩忠天头七那天,韩欣妍披麻戴孝,另外押着被活捉的韩月,一行人再次来打了松鹤墓园。

只是这一次,韩欣妍不止给她的母亲上坟,还有父亲韩忠天的。

这几天内,秦铮带着张虎、白枫、云龙他们去平定泽天社,青盟内部由朱涛主持大局,为韩忠天举办丧事。

今天是韩忠天的头七,在灵堂里上过香之后,青盟内部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全部到场了,前去墓园里送别韩忠天最后一程!

来到墓园以后,韩欣妍让张虎他们把韩月押上来,此时的韩月,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清冷和自信,她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一般,任由张虎几人把她押上来。

她也没有求饶,或许知道到了这一步,等待她的将是死亡,韩欣妍和张虎、朱涛他们不会放过自己。

阴雨下,韩欣妍穿着麻布孝衣,看到韩月低头站在那里,她娇叱一声,一脚踢在韩月的膝盖处,声音冷冰冰道:“给我跪下!”

噗通一声,韩月跪倒在了韩忠天的坟前。

如今的韩月已经不再是一名武者,她的功力被秦铮废除,在身体素质上,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有威胁。

被韩欣妍一脚踢在腿弯处,她一个踉跄,直接跪在了韩忠天的坟墓旁。

接着,韩欣妍红着眼睛,声音很是嘶哑道:“韩月,当初我父亲对你那么好,我有的东西,你也有,他几乎把你当成他的亲生女儿看待,你……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他?”

“因为他杀死了我的亲生父亲,这个仇我必须要报!”

韩月的态度很坚决,看向红着眼睛的韩欣妍,眼眸里闪烁一丝内疚,正如韩欣妍所说,这些年里,韩忠天确实对她不错,但是杀父之仇,她没法忘怀。

要怪,只能怪路不同归,她和韩忠天之间,必定是一对死对头。

事实上按理说,这起恩怨没有对错,韩忠天对韩月确实很好,但韩忠天杀死季晨,那又是铁一般的事实,无法狡辩。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过了会,韩月抬起头,看向表情越加阴霾的韩欣妍,叹声道:“欣妍,你杀了我吧,在这场博弈中,我们都不是赢家,父亲死了,余枫他们也死了,我活在这里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去到阎王爷那里,或许还能再次见到义父和父亲!”

她说着,闭上了眼睛,等待韩欣妍给她一个痛快。

听她这样讲,韩欣妍倒是下不去手了,因为韩月的话,触动了她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不管怎么讲,韩欣妍都是一个心软的女孩,她对韩月是有感情的,正是对韩月有感情,她杀死了韩忠天,让韩欣妍这些天里,活在深深的痛苦之中,她无法想象韩月怎么下得去手?

就在韩欣妍回想往事,犹豫不决的时候,旁边的张虎猛然站出来,他是个暴脾气,而且他对韩总天最为衷心,韩月这个贱人杀死了韩忠天,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他都无法原谅韩月。

赫然间,他从韩欣妍手里抢过那把手枪,对着韩月的脑袋丝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响划过天际,韩月的脑袋瞬间开花,红的白的溅了一地,当年在青盟内部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去!

“啊……”

眼睁睁看着韩月死在面前,韩欣妍不由惊呼出声,而张虎还是满脸愤慨的样子,恨声骂道:“一个贱人而已,出卖大哥,她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说完,把手枪仍在地上,对着身后那帮小弟们喝道:“抬着她,扔进山林里喂豺狼。”

“是,虎哥!”

那几个小弟闻言,纷纷上前将韩月的尸体抬起,直接扔进了山林里。

秦铮就站在旁边,面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他没有表达自己的观点。

当初他对韩欣妍许下的承诺已经做到,替韩忠天报仇,现今泽天社完蛋,韩月这个罪魁祸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的承诺算是完成了。

之后的时间里,秦铮送别韩忠天这个三十年间在长三角呼风唤雨的枭雄最后一程,下午时乘机返回杭湖。

而后,秦铮陪着父母去了一趟燕京那边,将黄家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李彩芳便催促着秦铮赶紧和苏珊结婚,对于这个提议,秦铮是有苦难言,他知道如今爱着他的女人,不止苏珊一个,还有刘诗雅、黄莺他们。

除此之外韩欣妍这个女人,对自己好像也是有那么一点意思,当他帮韩忠天报完仇之后,秦铮能够察觉出韩欣妍对他的依赖程度。

为了不伤害几个女人的心,他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让她们跟随自己修炼仙道,在世俗间一个男人只能霸占一个女人,但是在仙界,这种情况将不复存在。

利用一个月的时间,秦铮说服了四个女人与他一起问鼎仙道。

在此期间,秦铮帮助她们打通了所谓灵根,让她们能够吸纳天地间的源力,进而成为一名修仙者。

凡是几女有不懂的地方,均是可以过来问他,然后他帮助几女在修仙的造诣上,有所进展。

自从激活了她们的灵根,打通了她们的任督二脉,秦铮发现,几女的气质那是越来越超俗了,简直能和仙界的梦相比。

在之后的三年时间里,秦铮一边读着书,一边交给几女在修仙的造诣上有所突破,只要仙元力愈加旺盛后,那么最终稳定仙界,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而在修仙的过程中,黄莺和苏珊分别帮秦铮生下了一个儿子。

二女为秦铮生下两个孩子后,觉得在世俗间有点太惊扰了,便决定去世外桃源里潜心修炼。

对于她们的这个提议,秦铮自是没有拒绝,和家里人分别说了一声,去外面享受一下美好的世界,秦乙淞和李彩芳都没有挽留,只是让他们有时间的话,能常回家看看就行。

就这样,秦铮带着四位国色天香的娇妻,远离城市,去到了一个美丽祥和的世外桃源生活,一家人过上了其乐融融的幸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