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和儿子吃饱了就睡了,楚央看着身侧的妻子,道:“京中圣旨下达,宫越让我还朝。”大底是习惯了,私底下楚央还是称呼宫越的名字。

师心鸾一愣,却也没有多意外。

“何时动身?”

楚央扬眉,“我以为你会反对。”

师心鸾笑笑,“去年我身怀有孕,离京安胎也少了些烦恼,如今易儿已近半岁,京城一切也早已尘埃落定,你也是时候回去了。正好,我也想去看看父亲和祖母,他们还没见过易儿。”

楚央没说话。

年少的时候自负狂妄,非要争个第一,便参加了科举。随后入伍,行军打仗,为的是报效家国。直至如今,宫越已登基为帝,朝中清明,边境安稳。若是没有她,他必在朝中大展拳脚,或者挥师南下,攻破百夷,方不失男儿豪情。

但想到那个五年之期,想到即将到来的离别…所有的豪情壮志,都化作了绕指柔,只愿陪伴在她身侧。

“阿鸾。”

他低低的唤,千言万语尽在眼眸深处。

师心鸾靠在他怀里,“只要咱们一家四口一直在一起,在哪儿不都一样吗?回京吧。”

楚央抱住她,许久才嗯了声。

六月初,夫妇二人阔别父母,便踏上了回京之行。

从去年六月,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年。娇娇差不多都快要忘记京城的小伙伴们了,在邑郡呆久了,有些不舍。但小丫头喜欢出门,一路上坐在马车里,入目皆是夏日之景。

“要见到外祖父和舅舅姨母们了,娇娇开心吗?”

师心鸾刚哄儿子睡着,笑着问趴在窗口的女儿。

娇娇眼睛亮晶晶的,点点头。

“开心。”

三岁的女娃,个头比去年又窜了一截,说话吐字也更为清晰,小脸蛋粉嫩干净,漂亮得不得了。

女儿长得像她父亲,师心鸾想起婆婆说过,楚央小时候经常被当做女孩子。大约,也就是女儿如今这般模样吧。

她目光自然落到身侧的男人身上,未料楚央也正在看她,目光相接,各自一笑。四年来的点点滴滴,如电影般在脑海里回放。

最初的排斥和抵触,到相惜相知,再到后来的相依相爱…

恍似黄粱美梦,梦醒了,一切皆如浮云。

她眯了眯眼,突然道:“楚央,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初次相见时候的情景?”

楚央默了默,启唇笑道:“当然记得。”

他眼神脉脉含情,写着那年春,樱花开枝头,他在墙角等得无聊,忽然自墙头落下一抹倩影。他未及惊艳探究,尖锐的利器便已抵至他咽喉。

她眉目艳丽目光冷冽,说:“不许出声,否则我就喊非礼。”

然后,他真的非礼了她,至此纠缠,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