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狗杂种,就算死,我也要拉你陪葬!”

布拉德刚获得了称霸天下的力量,哪里甘心死在这里,怒吼着趋使怪物冲向飞船逃生的唯一出口。

可惜,出口处泛起一层蓝色的光晕和飞船的光圈连接在一起,形成一道深蓝色的光幕,恐怖的防御力竟然将怪物硬生生的撞的倒飞而回,砸在地面上引起一阵剧烈的震荡。

所有人都颓然的放下手中的激光炮,他们已经绝望了,脸上带着深深的懊悔,早知道成为圣帝后就立刻离开,还妄想成为什么最强圣帝,却没想到落到了现在的下场。

“苏哲,想办法活下去,SSS级的爆炸力,只要我和你融为一体,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我会主动放弃争夺掌控权。”

到了这个时候,大祭司也放弃了生存的希望,诚恳的看着苏哲:“答应我,如果你能够活下去,一定要干掉那个一号,照顾好我的女儿。”

苏哲沉默了,其实他始终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就算大祭司不愿意和他融合,他也有办法让所有人都活下去。

毕竟星妖空间就在他的体内,而在空间中,还有一个防御力逆天的山河龟。

只是不到最后时刻,他不想暴露这个秘密,现在大祭司的要求,让他本能的想要把利益最大化,毕竟他也不确定山河龟到底能不能够顶得住SSS级的爆炸力。

再说,他压根就不相信大祭司,谁知道他会不会趁机夺取自己的身体控制权,取代自己而活下去。

但看着大祭司那真挚的眼神,或许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苏哲最终选择了相信他,坚定的冲他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大祭司脸上露出一抹解脱之色,整个人向苏哲扑来,瞬间和苏哲融为一体,苏哲的气息疯狂的开始暴涨,转眼间突破了圣帝。

大祭司的魂和苏哲的魂魄融为了一体,他的记忆清晰的显露在苏哲的脑海中。

懵懂的试验体是魂魄的形状走出了基地,历经百世轮回,成为妖族的大祭司,爱上了凤,可在沟通祭坛后,觉醒了他部分的记忆。

他开始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失控下他亲手杀死了自己深爱的女人全家,引发了落霞山的惨剧,却用仅存的一线清明,用自己的魂力滋养着冰凤炎凰的残魂,把他们送到冰火湖中苟延残喘。

以后的无尽岁月中,大祭司再也没有按照蓝波星人的为他制定的转世轮回去完善基因,而是处在一个非生非死的奇特状态中,不断的改变自己的命运,想要把冰凤炎凰复活,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吞噬。

而之后的记忆,却让苏哲遍体生寒,原来自己的人生不但始终在朝天歌的掌握当中,背后也有着大祭司的身影,只是他更多的是随机应变,推波助澜,始终隐晦的躲避着朝天歌的视线,难怪自己始终没有察觉。

虎啸谷、黄泉水、无名、莫古力和扎力猛的跟随,获得洗魂珠等等等等,背后都有着大祭司的影子,他在不断的推动着苏哲的成长,等待着有一天苏哲成长起来后将其吞噬,然后再吞噬一号,成为最强圣帝,超越天地,复活冰凤。

若不是他的记忆和苏哲融合,恐怕苏哲永远都不会知道大祭司曾经处心积虑的做过这么多事。

大祭司彻底的放开了自己融于苏哲,他对冰凤的深爱让苏哲感同身受,一滴不属于苏哲的眼泪潸然而下。

在生死存亡之际,大祭司终究把满腔对冰凤的爱意转移到了两个女儿的身上,最终选择了牺牲自我成全苏哲,。

星妖空间中,似乎因为大祭司的死亡,魂力消失,始终沉睡的冰凤和炎凰发出一声杜鹃泣血般的悲鸣,大祭司的虚影出现,深情的看着冰凤。

冰凤流着血泪,痴痴的看着大祭司,化身绝美的女子,扑入大祭司的怀中。

炎凰露出欣慰的笑容,低声呢喃道:“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妹妹,你们终于见上面了,乾巫,我爱你,但可惜我不能夺妹妹所爱,若有来生,让我成为一个女人吧,到那时,我绝不会再放弃你。”

苏哲目瞪口呆,看着炎凰那痴情的目光,解脱般的笑容,化为一道黑色的光影消散,这才知道原来炎凰这厮竟然深爱着大祭司。

大祭司目光复杂的看着炎凰消散的身影,长长的叹息一声。

冰凤眼中没有悲伤,只有幸福的笑容,柔声道:“但愿来生我和哥哥都是女儿身,我们三个永远在一起。”

“冰凤,我……”大祭司歉疚的看着她,毁家灭族之恨,他无法补偿冰凤。

冰凤柔情万种的伸出纤纤玉指堵住大祭司的嘴,痴痴的看着他:“我们都要死了,什么恩怨都消散了,能和你死在一起,我已经知足了。”

“认识你真好!苏哲,照顾好我们的女儿!”大祭司露出释然之色,将冰凤紧紧的搂在怀中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