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封印早就失效了,现在全靠我维持着封印,否则我怎么会这么急着见你,还逼你尽快突破。”

朝天歌无奈的叹了口气,却宛若晴空霹雳,让苏哲呆若木鸡。

他之前就觉得朝天歌这么急着见他,帮他解惑,为他规划未来的路,让他有种托付后事的感觉。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原来情况已经危急到这种程度了。

朝天阙的残骸精气已经快要消耗殆尽,星空通道的封印偏偏在这个时候失效,朝天歌不得不用自己的力量苦苦支撑,苏哲的心里瞬间变的沉甸甸的。

“怎么会这样?封印怎么会突然失效?”

朝天歌咬牙切齿的说道:“还不是审判者这些混蛋干的好事,当初 血傲牺牲自己的生命,使用禁法将自己所有的生命力都化作封印,封堵住星空通道,本来还有将近千年的时间才会失效,但之前却被人从内部攻击,使封印之力减弱,我本以为是这些人受到魔族蛊惑所为,没想到审判者竟然如此大逆不道,勾结魔族,为了以防封印有失,我才建立了这星空阁,堵住通往星空通道的唯一入口,但就是因为建立这星空阁,又消耗了一部分封印的力量,这才让封印在半年前彻底失效。”

说到这里,朝天歌苦涩一笑:“幸好你从禁忌荒原出来了,否则我就得让人去喊你回来了,好在还有一年的时间,你尽量努力吧,成不成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苏哲神色肃然,认真的朝朝天歌拱手一拜:“我会竭尽全力的,必不负老祖所托。”

他知道这不是儿戏,关系着整个起源之地的生死存亡,即便没有丝毫的把握,他也不得不去面对。

毕竟一旦星空通道打开,就意味着最终决战的到来,作为拥有着气运和祖源星核之力的他来说,必然是魔族首当其冲的目标。

不,不仅仅是魔族,还有那些隐藏极深的半步圣帝,恐怕都不会放过他。

哪怕是为了自己能够活下来,他也不得不去努力争取突破。

“那好,你去吧,这是星空令,你拿着,愿意去哪个军营就去哪个军营。”

朝天歌神色有些疲倦的扔给他一块星光璀璨的令牌。

苏哲心事重重的接过星空令,告辞离去。

刚出星空阁,就看到朝小北夫妻三人和倪天舞都等在门口。

苏哲看着朝小北夫妻关切的眼神,心中复杂之极,原来自己竟然只是个借腹所生的孩子,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就是自己的父母,他们关爱是一丝假都不做的。

苏哲不想让他们担心,脸上露出笑容:“爸、妈、二娘、小舞,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

朝小北眼中露出复杂之色,他知道苏哲必然已经从朝天歌口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担心苏哲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在他心里,苏哲就是他的儿子,让他引以为豪的儿子。

苏楠倒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如既往的嘘寒问暖:“老祖和你说了什么?没把你怎么样吧?”

苏哲看着她目中流露出的真挚关爱,心中为之一暖,嬉笑道:“妈,老祖能把我怎么样?疼还来不及呢,你看,连星空令都给我了。”

“这孩子,说你胖还喘起来了。”

苏楠放下心来,拿过星空令眉开眼笑的打量着,自豪的说道:

“我儿子就是我儿子,老祖也要另眼相待,这星空令可是只有大帅和三位副帅才有的,凭此令可调动所有的兵马。”

苏哲也不觉得意外,毕竟朝天歌已经说的很清楚,他就是未来的人族主帅,提前把星空令给他也很正常。

见苏哲只字不提身世之事,还和以前一样和他们毫不见外,朝小北也松了口气,簇拥着苏哲向军营走去。

苏哲已经决定在倪天舞的军营中当大头兵了,这让倪天舞喜出望外,慌不迭的让人安排给他准备单独的住处。

要不是军营中人多口杂,还有着军规约束,她都恨不得让苏哲和她住在一起了。

可却被苏哲拒绝了,他现在是大头兵,不想搞特殊化,和普通士兵一样住在军营里的通铺即可。

倪天舞知道他是在为自己考虑,感动之余又有些好笑。

一番解释后苏哲才知道,三王和阙主来到军队,都是拥有一些特权的,可以拥有自己的单独房间。

苏哲也不是迂腐的人,初来乍到也不会假惺惺的搞什么深入群众那一套,能自己住个单间总比和一帮糙汉子住在一起好。

倪天舞又跟他详细的说了下军营里的常识,天泽军营是个十万人的编制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