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辉顿时紧张起来,降头师的难缠他是知道的,现在竟然还有能够让所有降头师来朝圣的魅皇。

这让他这个负责燕京治安的警察部副部长如何能不重视。

“魅皇?是怎么回事?”苏哲却莫名的第一时间想起失踪的莫古力所追的那个鬼姬。

即便已经被苏哲奴役,莫西里脸上依然带着高山仰止般的狂热崇拜。

“魅皇是苗疆蛊王、湘西赶尸派和南洋降头师心中的神。”

“比我这个谶王如何?”苏哲隐隐的有些不安,总觉得在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出现个魅皇,实在是太过巧合。

莫西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婉转的回答,谶王虽然能够使用最高等级的降头术,但也只是在降头师里称王,和苗疆蛊王是一个等级。

但和魅皇比起来,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了,就连蛊王和赶尸派都要将其奉为神,由此可见这魅皇的恐怖。

可以说他就是天下所有邪术的老祖宗,集合蛊毒,降头,控尸与一体的邪中皇者,手段诡异莫测。

苏哲心中一紧,他倒不是怕了这所谓的魅皇,而是担心天下邪派汇聚燕京,会对华国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你们是怎么知道魅皇出世的?他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苏哲冷冷的问道。

莫西里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主人没有收到他的灵魂传音吗?凡是修炼了谶术的人都会收到魅皇的心灵传音,让我们前来燕京朝圣,至于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只等到了燕京后,他自然会灵魂传音告诉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苏哲眉头紧锁,竟然还有着灵魂传音这么诡异的本事,或许这也是他魅皇身份的一个证明吧,否则空口白话,让人凭什么相信他是魅皇。

苏哲伸手取出一片风信叶交给莫西里,“你先回去吧,等你师门的人到齐,或者收到魅皇的灵魂传音,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主人!”莫西里接过风信叶,如同捧着圣物般,恭恭敬敬的躬身施礼,这才倒退着离开。

“苏哲,就这样让他走了?”张辉有些担忧的问道。

苏哲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摆了摆手道:“放心吧,他已经被我控制,不会再做出危害华国的事,反而会成为我们的卧底,及时跟我们传递信息。”

文洛妃此刻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蹙着黛眉问道:“那个魅皇真的有这么厉害?他来燕京又想干什么?”

苏哲苦笑一声:“废话,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文洛妃也知道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对苏哲的态度极为不满,凶巴巴的翻了个白眼。

张辉神色凝重:“要不要我现在立刻部署一下,把这些人一网打尽。”

“别,现在绝对不行,万一打草惊蛇,那个魅皇隐藏起来,找不到这个罪魁祸首,我们会更加被动。”

苏哲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本还想雷霆扫穴把降头师灭光呢,现在看来计划要有所改变了。

拍了拍一脸担忧的张辉肩膀,笑着说:“走吧,孟博他们该等急了,我们先吃饭再说。”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有心思吃饭啊。”文洛妃找住机会怼他。

“就算是世界末日,也得做个饱死鬼吧。”

苏哲忍住怒怼她的心思,撇了撇嘴道。

“哼,就知道吃,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

文洛妃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迈开大长腿率先向外走去,她是真心不想见到华中程,宁愿和苏哲一起面对那诡异的降头师。

苏哲无奈的耸耸肩膀,拉着忧心忡忡的张辉向外走去:

“好了好了,别拉着一张臭脸了,这事不是普通警察能应付的,先和孟博商量一下吧,让国安局悄悄监控这些邪派人员,以免打草惊蛇。”

“也好,这些家伙已经危及到了华国的安全,让孟博去头疼吧,我也能轻松点。”

张辉甩了包袱,立刻阴险的嘿嘿直笑。

苏哲无语摇头,三人上车返回人间仙境。

十几分钟后,文洛妃脸色煞白的下了车,冲在路边就开始大吐特吐。

张辉推开车门下来时,也是双腿直哆嗦,看着苏哲的眼神幽怨的要死:“你丫的多赶时间啊,就不能开慢点,这可是燕京市区。”

“嘿嘿,多年没摸车了,想过把瘾而已。”

苏哲讪讪直笑,他也是多年没有开车了,一时兴之所至,玩了一把生死极速,结果把这一个警察一个军中霸王花给吓的面无人色。

特别是从两辆冷冻车并道前,电光火石间急速钻过去那一幕,还让两人后怕不已,只要慢上半秒,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张辉对苏哲的实力还有所了解,知道苏哲敢这么玩肯定有把握,可文洛妃不知道啊。

那一秒内的惊险,让她大脑一片空白,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直到现在都没有反过劲儿来,心里全是后怕。

随着苏哲和张辉走进人间仙境时,感觉两条腿还在打飘,看着苏哲若无其事的样子,文洛妃恨的咬牙切齿,发誓以后再也不坐他的车了。

帝皇厅内,随着苏哲等人离开后,气氛变的极为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