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是沙盘军演,不是真正的战争,要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一军统帅怎么可能会轻易冒险。

苏哲虽然利用了规则,奇诡战术天马行空,为最终的胜利奠下了扎实的基础,但去依然没有获得在场之人的认可。

用大帅去杀敌,扯淡吧,这要是在真正的战场上,大帅怎么可能会独自出击。

但苏哲不在乎,他要的是胜利,既然是沙盘对决,就用沙盘对决的规则,谁也不能说他不对。

他所要的就是把赵不为的骄傲狠狠的踩在脚下,你不是狂妄的认为在军演上你是无敌的吗?那我就在你最强的方面把你打击的体无完肤。

接下来的战斗就愈发明朗了,三百骑兵占据资源点,与红军源源不断的援军展开了拉锯战。

一名名骑兵倒下,却誓死不退,为蓝军大军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战况进行到这里,所有人都知道蓝军必胜了,只要苏哲愿意,随时可以把蓝色战旗插在中心岛上。

可苏哲却没有如众人所想的那样,既然要踩人,就要踩的彻底,把赵不为踩到地上还远远不够,苏哲要把他狠狠的踩进深渊。

上中下三路大军合成一路,也不管那三百骑兵的浴血奋战,而是直接把红军帅帐包了饺子。

就在红军历经苦战,终于杀死了三百骑兵拿下了三个资源点,兴奋的进入中心岛要把红军旗帜插上时,战争结束了。

红军大军几乎全军压上,包围三个资源点,中军大帐只留下了一千大军。

苏哲带着九千七百兵马,将红军中军杀的片甲不留。

如果,红军大帅能够再坚持那么哪怕一分钟,中心岛上就会插上红军的旗帜,胜利就属于赵不为了。

可惜,毕竟只是如果,在三将一帅的围攻下,红军大帅连一秒钟都支撑不了。

所有人都知道,苏哲是故意的,这是在打脸,打赵不为的脸。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苏哲就是要让他在眼看着即将胜利时,与荣耀擦肩而过。

这种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的强烈反差,相信会彻底击垮赵不为所谓的骄傲的。

“少主考核第三轮,沙盘推演对决,苏哲胜!”

当宋明翰脸上的肌肉只抽抽的宣布结果时,赵不为颓然的从沙盘前站了起来。

仿佛苍老了几十岁一般,整个人都失去了精气神。

他是个骄傲的人,可越是骄傲的人越是无法接受失败的结局,而且还是从他自认为最擅长的一面。

苏哲虽然没有指挥大军团作战的经验,但他有着远超一般人的大局观。

以点破面,以少部分精锐打击敌人最薄弱的环节,一向是他最擅长的事。

整场沙盘推演,最难的关键点就是如何得知粮草押运路线,而且恰到好处的三支骑兵汇合。

赵不为不像其他人,数十年的痴迷棋道,他对沙盘推演确实有着常人难及的造诣。

而苏哲却能够掐准时间,精准的找到他押运粮草的路线,并且还能恰到好处的的卡在红军大军和粮草队伍之间,这份强大的计算能力、精准的洞察力和判断力,赵不为自叹不如。

至于其他人所说的不按规则,竟然动用蓝军大帅,这不现实等等之类的,赵不为对此不屑一顾。

开玩笑,那根本就是苏哲故意的,整场战役苏哲就出动了三支骑兵和蓝军大帅,就奠定了战争胜利的基础。

九千多大军完全就是打酱油的角色,要说起到的作用,也只是在最后围剿红军大帅时呐喊助威罢了。

这些人看不清楚局势,三支骑兵也只是派出了三名大将,还闲着三名大将呢,难道带着大军赶路非得将军才行?

苏哲完全可以把大帅留在中军,派出三名将军带领几名士官组成另外一只奇兵,包抄两名红军将军的后路。

离经叛道的派出大帅这样的做法,就是在张扬他的个性,也是一种警告,告诉所有人,他不是个循规蹈矩按照规则做事的人。

他是个疯子,别来招惹他,谁招惹他,他不介意用疯子的手段来对付你。

别人不懂,赵不为懂,虽然心里很不甘,但他不得不承认,就算是苏哲没有抢占先机,他也拥有从自己最自豪的地方打败自己的能力。

这一刻,赵不为心服口服,甚至还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如果苏哲知道赵不为的想法,一定会笑晕过去。

他是个单纯的人,嗯,他一向是这样给自己定义的,哪里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动用大帅,他只是习惯性的利益最大化而已。

想一想,大帅也是人,三名将军也是人,一路上吃喝拉撒的,难道不浪费粮食吗?还是一个人赶路比较省钱。

苏哲却不明白,这就是他的大局观在作祟,作为一名统帅,全军的吃喝拉撒都归他管,当然是怎么省钱怎么来了。

不管别人怎么想,赵不为此刻又是怎样的心情,反正苏哲心情很爽。

把情敌的尊严踩在脚下,狠狠的践踏,这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也是每个男人的义务。

苏哲骨子里是个占有欲很强很小气的人,倪天舞这妞就差临门一脚了,竟然还胳膊肘子往外拐,这让他心情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