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考核同时进行如何?同等兵力下你我对战推演一局,谁先将旗帜插在中心岛,或者将对方士兵全部干掉,谁赢。”

众人闻言顿时一片哗然,目光热切的看向两人,这可是强强对决。

沙盘推演不同于实战,分为帅、将、官、卒四个层次,没有修为高低之说。

当两军狭路相逢时,帅可斩将,将可杀官,官可弑卒,同样的,十卒可杀官,百卒可杀将,千卒可弑帅。

苏哲的武力逆天,已经得到他们的认可,可在军略上到底怎么样,他们并不看好苏哲。

毕竟赵不为隐忍多年,痴迷于棋道,棋道通军略,走一步看十步,又有着专门的军略官教导,军略上的造诣绝不可小看。

他这是要以己之长攻其之短啊,这种挑战完全可以说是胜之不武。

江娜娜首次为苏哲生出了担忧,虽然就算这局苏哲输给赵不为,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但她莫名的就是感觉不舒服。

她是个完美主义者,在她心里,苏哲是她认定的男人,是完美的,没有丝毫瑕疵的,是不允许有任何失败的。

所以她很不爽,这赵不为的行径简直是令人不齿,冷声道:“考核规则是早已定好的,不是你随意可以更改的。”

赵不为嘴角噙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我觉得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建议江处长还是征询一下整个考核组的意见再作出裁决吧。”

江娜娜脸色顿时一变,目光变的深邃起来,王凯是被他杀的,他知道裁决者的秘密,难怪敢如此跟自己说话。

下意识的看向脸上同样变色的宋明翰等人,唯有倪天舞不知缘由,但因为赵不为的恩情,她也保持了沉默,歉然的看向苏哲。

在她看来,宋明翰等人恐怕也不会答应赵不为这个荒谬的决定。

可结果却大出意外,虽然宋明翰等人脸色不虞,但还是决定举手表决。

倪天舞直接弃权,换来赵不为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宋明翰和孙至善、陆正本都出乎意料的举起了手,江娜娜犹豫片刻,歉意的看了苏哲一眼,也举起了手。

考核组五人,倪天舞弃权,其余四人全部同意,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苏哲眸光闪烁,脸色淡然,心中却隐隐的有些猜测。

朝小北脸上波澜不惊,也不干涉考核组的决定。

南王看了看朝小北,见他不反对,也就保持了缄默。

倒是西王喜形于色,哈哈大笑道:“这样也不错,有对比才更精彩嘛。”

东王呵呵一笑:“这样也好,两位都是年轻俊杰,有竞争才有进步。”

南王咳嗽一声,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场沙盘推演赛就当作是一个表演赛吧,不管输赢,他们两位有成为少主的资格,我想这一点没有人反对吧。”

“我同意。”宋明翰第一个表态。

“我没意见,他们都已经通过了考核。”

“没意见!”

……孙至善等人本就是被赵不为要挟才答应对赛,感觉愧对苏哲,自然不会再给苏哲添堵。

“哼,真是无耻!”

蓝朵儿气哼哼的说道,对考核组这些人再也没有任何的好印象。

小乔和倾城却丝毫不担心,安慰的拍了拍蓝朵儿的肩膀:“要对老公有信心。”

蓝朵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还是忿忿不平的说道:

“我就是看不惯这些人欺负老公是刚来的,这么明显的打压,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公公却连吭都不吭一声,干脆我们别留在这里了,我们回妖族算了,我让父皇把皇位传给老公,也比和这些人在一起强。”

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顿时心中一颤,看向苏哲的眼神愈发火热,没想到他还是妖族驸马。

虽然人、妖两族这些年并不和睦,若是以往蓝朵儿的妖族公主身份曝光,这些人恐怕会立刻将其拿下。

但现在却是两族的蜜月期,妖族的实力谁也不敢忽视,一个人族的未来阙主,还有着妖族驸马的身份,这样的实力谁不想攀附。

苏哲无奈的看了蓝朵儿一眼,谁说这小丫头单纯没心机来着。

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就是为了给自己身上增添筹码,即便是自己输了这一局,也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想要攀附自己的势力绝不会少。

虽然有种吃软饭的感觉,但苏哲还是对蓝朵儿很是感激,他已经不是当年不知轻重,只凭着一腔热血就敢打敢杀的懵懂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