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奶奶,你不愿意嫁,我也没想娶你啊,大家皆大欢喜多好的事情啊,真不知道你发什么脾气。”

苏哲一头的雾水,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虽然他阅女无数,但对女人还真是不够了解。

小乔和倾城笑吟吟的看着江娜娜发飙,这女人明显喜欢上苏哲了,就是死鸭子嘴硬。

“你个混蛋,你不想娶我,你请我干什么,那是我的初吻。”

江娜娜心里全是失落,被苏哲的无辜模样气的口不择言,那泫然欲泣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可话说出口她就反应过来,糟了,说多了。

心虚的看了看众人,脸上腾的一下红透了,羞得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果然,整个房间里变的雅雀无声,小乔和倾城玩味的看着两人。

蓝朵儿嘟着小嘴幽怨的看着苏哲,人家的初吻还没给你呢,你就去招蜂引蝶,真是个花心鬼。

阙主浑身一僵,随即放松下来,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但仔细看去,就能发现他的两只耳朵支棱的老长,还微不可查的抖动着,期待听到后续更劲爆的消息。

可见朝小北骨子里其实也是很有八卦精神的。

宋明翰老脸微微抽搐,目光怪异的看着两人,心里嘀咕着,我们的计划还没执行呢,这两人什么时候搞到一块儿去的,现在的年轻人啊,还真是可怕。

他突然想起,江娜娜貌似下午极力为苏哲开脱,说他不是好色之徒,切,原来是骗人的,不好色就亲上了,要是好色,不得去滚床单了。

至于房间里其他人,目不斜视的继续勘察现场,但八卦之火却在熊熊燃烧。

就连王凯的一妻八妾哭声也小了下来,竖起耳朵偷听。

这也不怪,谁叫江娜娜是个天生骚骨的女人,却偏偏守身如玉。

垂涎她的男人多了去了,就连王凯和他的女人上床时,有时候都能喊着江娜娜的名字。

可最终谁也在江娜娜身上占不到便宜,这个女人一身的药道出神入化,凡是想打她主意的男人都被整的死去活来,把脸都丢到虚空去了。

就连阙主见她都躲着走,可见她有多大的名望了,她就像是一枝毒玫瑰,不但带刺,还有剧毒。

可苏哲何德何能,下午刚进宫,就吃了这毒玫瑰的豆腐,这让一干人等对苏哲立刻生出高山仰止的崇拜之情。

“那个……咳咳,是巧合,是误会!”

苏哲老脸通红,他哪里想到江娜娜这娘们会当众说出这样隐私的事情。

只觉得一双双眼睛紧盯着他,让他如芒在背,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江娜娜话说出口,待见到苏哲那窘迫的样子,顿时心中得意,也顾不得羞涩,挺了挺傲然的胸部:

“哼,误会?误会你就摸老娘的胸,夺走老娘的初吻。”

“哇……”

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惊呼,房间里响起一阵咽口水声。

苏哲想死的心都有,气急败坏的咆哮道:“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摸你的胸了?”

“当然是你亲人家的时候啊,你还说好软,好有弹性,其他那些羞人的话,人家都不好意思说出口,现在你竟然矢口否认,你还不是男人。”

见苏哲吃瘪,江娜娜心中大乐,哼,跟老娘斗,你还嫩着点。

脸上却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那委屈的模样,眼眶里蓄积的泪水……说的跟真的似的。

苏哲额头青筋直蹦,心中疯狂呐喊,女人不要脸起来,还真是天下无敌。

见众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顿时一阵心慌意乱,连忙拉住蓝朵儿的手:“朵儿,她是胡说八道的,你相信苏大哥吗?”

蓝朵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苏哲老怀大慰,还是朵儿乖巧懂事。

结果蓝朵儿满脸同情的看着他,苦口婆心的说道:

“苏大哥,你既然占了人家的便宜,就要对人家负责,娜娜姐姐毕竟是个女孩子,名节很重要的,你是个男人,一定要有担当,我看好你。”

苏哲头上一排乌鸦飞过,丫的你不是相信我吗?怎么会这样?

颓丧的松开蓝朵儿的手,转身拉起倾城和小乔的玉手,满怀期待的说:“你们相信我吗?”

两女眼神坚定,齐齐点了点头:“你是我们的老公,我们当然相信你。”

苏哲大为感动,情人还是老的好啊,看她们多相信自己。

“不过……”倾城俏脸泛红,斯斯艾艾的说道:

“人家是女孩子,都不顾脸面的说出那么羞人的事情了,你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啊。”

“是啊,老公,我们知道你不是故意摸他的胸的,你那是习惯动作,一接吻就顺手摸上去了,去吧,给人家一个交代,我们不介意的。”

小乔的眼神里充满了理解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