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关,刀无悔费了点功夫,抓住机会一刀将机关傀儡人斩成两半。

高世勋心里在滴血,脸上还得强颜欢笑,谁叫他逼着让苏哲等人闯关呢。

第五关,刀无悔用出了七重刀芒,斩杀机关傀儡人。

第六关,刀无悔用出了八重刀芒,斩杀机关傀儡人。

第七关,刀无悔用出了九重刀芒,斩杀机关傀儡人。

第八关,刀无悔被逼到了极限,用出了一重刀罡。

紧随着他们看热闹的刀客们,看向刀无悔的目光已经充满了狂热。

高世勋悔的肠子都青了,心啊肝啊疼的发颤,八具机关傀儡人,请动巧匠堂出手修补就是一笔天文数字,还要搭上一个天大的人情。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长老传来的指示是静观其变,到现在都没有高层露头。

好在刀无悔闯过第八关已经达到了极限,第九关根本没有闯过去的可能,让他的心里好受了一点。

毕竟威力越大的傀儡制作的工艺就越精巧,花费的代价也就越昂贵。

前面八具傀儡加起来,都未必比第九具傀儡值钱。

苏哲面色淡然的停下了脚步,看向似有所悟的刀无悔:“歇一歇吧。”

刀无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如老僧入定般就地盘膝而坐。

这段时间以来,刀无悔也历经数次战斗,却始终滞留在一重刀罡的境地无法突破。

而和机关傀儡人的战斗让其触碰到了突破的契机,苏哲也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混乱刀息感应到了他有所领悟,这才让他停下感悟。

本来他是打算直接开启死亡力场灭掉第九具傀儡人的,但此刻他更愿意留给刀无悔。

刀无悔是个骄傲的人,第九具傀儡人所带来的压力,将成为他突破的动力。

围观的刀客本没有资格进入第八区,但由于刀无悔的表现,这些刀客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

法不责众在这里成为最好的诠释,高世勋也无可奈何,暗叹真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本想利用刀客们的“仇富”心理,逼苏哲等人就范,可没有想到一切按照他的设想进行,结果却让他有种弄巧成拙的感觉。

刀无悔的实力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一路势如破竹般的斩杀傀儡人,让高世勋已经麻木了。

“牛人啊,天刀山庄成立之后,最厉害的一个刀客也只是闯过了第七关,还身负重伤。”

“是啊,眼前这位不光破了记录,还只是破了点皮,你们说他会不会去闯第九关。”

“还用说吗?看他在调息蓄势,肯定是打算闯第九关啊。”

“第九关可不好闯,我看他闯第八关已经用尽全力了,第九关玄乎。”

“管他呢,能闯过第八关就让我们大开眼界了,就算不能闯过第九关,也需要我等仰望。”

“也不知道这位高手叫什么名字,我看他不比刀阁的执事逊色。”

“是啊,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高手叫什么名字呢,谁去问问?”

“芷珊去,你是女孩子,人家一定会告诉你。”

“我去就我去,他是我的偶像,我必须得知道他的名字。”

……随着众刀客的窃窃私语,一位被推举出来的漂亮女刀客袁芷珊,看着刀无悔的双眼一个劲儿的闪烁着小星星,有些忸怩的走了过来。

苏哲本就有为刀无悔扬名的打算,自然不会吝啬刀无悔的名字。

“他叫刀无悔,绰号霸刀,好酷的名字,好酷的人,我喜欢。”袁芷珊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回到人群中立刻把刀无悔的名字宣扬出去。

苏哲看着袁芷珊那爱慕的眼神,心中不由一动。

这姑娘性格豪爽,落落大方,和刀无悔倒是满般配的,也不知道刀无悔有没有成婚的意思。

一直以来,苏哲都是众美环伺,却忽略了身旁亲朋的婚事。

此刻一时兴起,竟然起了为刀无悔牵线搭桥的心思。

师父书生已经有了师娘,苏哲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找骂。

倒是舅舅苏铭现在还单着,看来得找个机会给他寻一门亲事才行。

苏铭唯恐被人打扰了刀无悔的感悟,正严神以待的布下隔音禁制,守护在刀无悔的身边。

突然察觉苏哲的视线看向他,那眼神……说不出的诡异和暧昧,让他心里寒气直冒。

难道这个外甥除了喜欢女人,还有断袖之癖,不应该啊,可是怎么解释他那邪恶的眼神呢?

苏铭浑身一阵恶寒,警惕的瞥了苏哲一眼……又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警告,小子,我可是你舅舅,别打我的主意。

苏哲一头的雾水,舅舅这眼神什么意思?警告?警告我什么?难道有人埋伏偷袭?

苏哲立刻警惕起来,八道分魂飘散而出,查找四周的异常之处。

突然,苏哲浑身一震,就在人群中,三名穿着刀阁弟子服饰的男人,右手插在怀中,正在不动声色的向自己一行人靠近。

苏哲暗赞一声,没想到舅舅的警惕性如此之高,自己都没有发现任何端倪,舅舅就已经察觉了,不愧是武界第一杀手。

向苏铭点头示意他看护好刀无悔,又和倾城、小乔传音说了一声。

随后在苏铭一脸的懵逼表情中,人影一闪,如同鬼魅般蹿进人群之中,一把抓向其中一名男子。

倾城和小乔也同时动了,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三名男子就跟死狗一样被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