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千殇嘴角露出讳莫高深的笑容,杨韵儿对自己情根深种,他故意当着她的面暴露自己的计划,就是表达对杨韵儿的信任,同时也是一种试探。

三王当中,最让人捉摸不定的就是南王,相比于西宫少主赵不争那个蠢货,他更重视南宫少主杨天航一点。

杨韵儿和杨天航同父异母,兄妹之间从小就不和睦,杨韵儿这样的小丫头,又怎么能玩得过自己这样的情场老手。

只要让杨韵儿对自己死心塌地,不但能掌握杨天航的一举一动,还能享受小美人的身体,何乐而不为。

看着杨韵儿曼妙的身材,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模样,李千殇心情大好,可惜现在还不到收获的季节,不然真要把她按在身下,好好享受一番。

第六区的白鹿苑和白鸽院只有一墙之隔,被李千殇视为最大敌手的杨天航此时正慵懒的躺在一张摇椅上晒着太阳。

“禀告少主,李千殇和赵不争都出手了,我们要不要出手?”

一名面目姣好,身材窈窕的紫衣女子恭谨的问道。

杨天航轻轻摆手,淡然道:“静观其变就好。”

“是,少主。”

紫衣女子知道杨天航的脾气,哪怕满腔疑虑也不敢多问,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杨天航招手让她近前,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手伸进她高耸的胸脯揉搓着。

紫衣女子俏脸泛红,眼神水雾迷离,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按耐不住的呻吟,柔声道:

“小郡主也被李千殇带出来了,此刻正和李千叶游览天刀城。”

杨天航手中动作一顿,眼中闪过明亮的光芒,嘴角噙着阴冷的笑意站了起来:

“真是天助我也,既然要把水搅浑,那就让水更浑一些吧,我现在就回宫,你随后赶来,记住,让杨韵儿消失,但不要用我们的人,明白吗?”

紫衣女子浑身一震,眼中闪过骇然之色,随即反应过来,明白了杨天航的用意。

用一个并不讨喜的妹妹性命,把李千殇拉下马,朝天阙四宫的女子最是可怜,若无特殊原因,一般不允许私自出宫。

李千殇私自带杨韵儿出来,若杨韵儿出事,李千殇怎么都要承担后果。

“是,少主!”

紫衣女子眼底闪过一抹怜悯,世家豪门最是无情,虽然杨天航和杨韵儿一向不和,但毕竟也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可杨天航下达杀掉杨韵儿的命令时,脸色平静的没有一丝波动,仿佛是在杀一个陌生人,残忍无情到了极致。

“紫鸢记住,抹去我来过天刀山庄的一切痕迹,我一直在墨月殿做客。”

杨天航淡然的吩咐后,悄然离去。

紫鸢脸上闪过浓浓的悲哀,虽然此次杨天航是秘密的来到天刀城,但也有十几名护卫随行。

这些随行人员都是杨天航的忠心部下,可为了掩饰踪迹,这些人都将成为牺牲品被灭口。

但从她主动上了杨天航的床那一刻起,她的命运就已经和杨天航绑在了一起,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紫鸢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决然,分别呼唤护卫们进来,突下杀手逐一灭口。

罪恶,正在进行时……

“这位公子,你无故擒拿我刀阁弟子,总要给我个说法,不管是是什么身份,但这里是刀阁,还容不得任何人放肆。”

高世勋脸色铁青,真是不拿总管当干部,他好歹也是山庄总管,今天却被一再打脸,他的忍耐几乎已经到了极限。

“无故擒拿?你确定要我当众说出来。”苏哲的脸色已经阴沉下去。

高世勋冷哼一声:“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刀阁做事光明磊落,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高总管还真是给我扣了顶大帽子啊,既然你觉得你能扛起这件事,那好,看看吧,难道说你刀阁已经富裕到随便一个弟子都能怀揣禁器的地步了吗?”

苏哲也懒得和他啰嗦,一脚挑开那三名弟子的衣襟,从怀中滚落三枚禁器,散发着森寒的幽光。

高世勋脸色变了,刀阁弟子们的脸色变了,周围刀客的脸色也变了。

禁器,是所有势力联合宣布严禁禁止使用的大杀器,除了一些大势力偷偷摸摸的拥有,但绝不敢明目张胆的使用。

可这三个刀阁弟子竟然怀揣禁器,其用意不言而喻。

一想到若不是苏哲发现端倪,当机立断阻止了这三人,一旦禁器发出,在场的所有人恐怕都会被波及。

刀客们愤怒了,面色不善的看向高世勋,“高总管,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对,为什么在天刀山庄会有人身怀禁器,若不是这位公子拦下,我们岂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天刀山庄连我们的安全都无法保障,我们需要一个交待。”

“堂堂刀阁竟然派人公然使用禁器,这是对联合禁令的无视。”

“刀阁,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简直是罪大恶极。”

“我们要讨个公道,刀阁到底想干什么?”

……

刀客们的声讨让高世勋冷汗直流,到了现在他才明白苏哲之前为什么说他没资格处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