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这一次事关重大,一个不好就会给骷髅岛招来弥天大祸,所以他玩了个小心眼,并没有亲自前往,而是派出了死士首领妖骨前去执行任务。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一旦事情败露就牺牲妖骨,让他背这个黑锅,事先他还特意叮嘱,千万不要轻易泄露身份,更不要说是受自己指使。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妖骨这个蠢货一向骄纵惯了,认为没有人能奈何得了骷髅岛,当然,以他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知道他要杀的人是什么身份地位。

所以这货阳奉阴违的打着骷髅岛的旗号公然杀去了悬浮平台,这才招惹苏哲杀上门来。

苏哲相信欧阳长恨所言,到了这个时候,欧阳长恨已经成为了幕后黑手的必杀之人,为了活命,他也不会再藏着掖着。

几百年前就开始布局,连欧阳长恨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不得不说这幕后之人不但所图甚大,而且极为小心谨慎。

只是他不清楚阴阳教、天道宗、昊天门和刀阁是幕后黑手的棋子,还是其他人的暗棋。

毕竟不希望自己走进朝天阙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最少三大派系。

经过欧阳长恨和守墓人的扫盲,苏哲现在已经知道了朝天阙的大致势力格局。

他的父亲阙小北身为朝天阙这一代的掌舵人,占据着北宫,没当上阙主时,被称为北王。

而他还有三个哥哥,东王、南王和西王,名字依次为阙小东、阙小南、阙小西。

当然,他们现在是姓阙还是姓天,甚至姓朝,那就不是外人可知的了。

东王膝下有两子一女,南王膝下有三子一女,西王膝下有两子两女。

四宫明争暗斗,在别人眼里看来朝天阙没落,各大势力崛起,渐渐的不把朝天阙看在眼里。

但只有一些顶级势力首领才知道,他们实际上一直都受朝天阙各大派系的掌控。

崛起的这么多顶级势力,都是朝天阙各大派系内斗而暗中扶持起来的门派。

比如剑墓,明面上是一个剑修门派,实际上却是北王宫一脉暗中扶持的势力。

这些门派势力彼此间并不知道各自的立场,他们只接受北王宫的暗中领导。

哪些门派是谁暗中扶持的,除了掌握他们命运的各大派系心中有数外,就连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谁是战友,谁是敌人。

甚至还有些门派充当双面间谍,同时为两个甚至三个派系服务。

当然,也有不少像骷髅岛这样的势力表面上是独立自主的,但暗地里到底为谁服务,那就不好说了。

整个武神宫的势力盘根错节,错综复杂,乱如蛛网,扑朔迷离,听的苏哲头晕眼花。

“那有没有哪些门派是没有主的?”

苏哲头疼的问道。

“所有的门派表面上都没有主,但到底暗中有没有主,谁也不知道。”

欧阳长恨摇头苦笑,朝天阙这个庞然大物,操纵着每一个门派的命运,要是有哪个门派没有被招揽,那只能说这个门派实力太弱,弱到被人看不上。

苏哲若有所思,看来朝天阙的势力格局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啊。

天道宗、阴阳教、昊天门、刀阁、骷髅岛这五大势力暗中的主子到底是同一个还是好几个?

苏哲更倾向于是同一个主子,否则他们也不会联手对守墓人出手。

看来剑墓暗中的主子是北王宫这事,恐怕是瞒不住了。

“苏哲,你的敌人不少啊,最要命的是敌友难分,真是让人头疼。”

书生在一旁听到这么复杂的局势,忍不住摇头轻叹,苏铭和刀无悔也是愁眉紧锁,叹息不已。

“除了北王宫,恐怕其他三宫没有一个不想让我死的吧,我觉得甚至北王宫内部也未必是铁板一块,兴许也有不少人不想我回去。”

苏哲嘴角噙着微笑,眼睛亮的吓人,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有着面临挑战的无穷战意在逐渐升腾。

守墓人暗自点头,苏哲的表现可圈可点,比起其他几宫有着阙主继承权的少主毫不逊色。

欧阳长恨看着苏哲高扬的战意,心中莫名的生出一种安全感,已经冷却的热血也开始逐渐升温,或许跟着这样的主子,才能攀升到人生的巅峰。

“苏哲,对于未知的敌人总是让人心中不安,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杀出一条血路,看你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

苏铭看着苏哲昂扬的战意,眸中全是期待之色。

“哈哈哈,我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来武神宫走一圈,和这里的强者交手,哪怕是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书生洒然一笑,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更何况能和苏哲这个爱徒并肩作战,他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