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各自站在擂台的两端没有继续,因为擂台再次成为废墟,正在自动修复。

大祭司挥手再度布设禁制,这一次直接布下了九十九重禁制,防止被两个妖孽再次打破。

所有人为之色变,两人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天地的极限,他们到底有多强?看看妖王那震惊的足够塞下鸭蛋的嘴巴就知道了。

蓝朵儿美眸中异彩涟涟,眼神迷离的看着苏哲。

没有女人不仰慕强者,更何况苏哲曾经和她有过亲密的接触,让她天然的倾向于那个貌不惊人的小猴子。

在妖族,相貌并不是择偶的标准,超强的实力和无穷的潜力才是匹配的最佳条件。

毕竟妖族的相貌随着实力的增强是能够随意化形调整的。

这一刻,蓝朵儿真的心动了,那毛耸耸的猴子脸此刻看起来也是如此英俊神武。

鸡旦兴奋的一挥拳头,满脸的与有荣焉之意,恨不得告诉所有人,那猴子是俺大哥。

“痛快,再来!”

苏哲大笑一声,目中闪烁着惺惺相惜之意,拳头上酸痛和麻木在星力的作用下已经恢复。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和狂啸来一场肉搏之战,可惜狂啸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脸上带着苦涩,但战意丝毫没有减退,坦然道:“我的力量不如你,我们来比身法。”

“身法吗?好!”苏哲之前和风缈战斗时,对风的领悟有了更深的理解。

拥有着虚无心法和空间闪烁能力,再加上对风的领悟,他无惧任何人的身法比较。

两道身影以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蓦然消失,在比武台上上演了一幕速度之战。

风缈脸上露出骇然,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在这两人面前,此刻已经成为了笑话。

由于速度超越了肉眼的极限,擂台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两个人的残影,良久才消散,让人眼花缭乱,无法分辨哪具是真身。

就连大祭司依仗着祭坛之力,此刻也搞不清楚两人在哪里。

嘴里低声呢喃道:“到底可以有多快?能不能达到超越时间的极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台下众人只能看到无数的残影凝聚……消散……凝聚……消散……

“砰”的一声轻响,众人精神一振,就听到苏哲淡淡的轻笑:“承让!”

残影消散,露出两人的身形,苏哲站在狂啸身后,手指抵在狂啸的脑后。

狂啸苦笑一声:“身法我不如你,我们比试兵刃。”

“好!”苏哲满脸兴奋,刚才的身法比试让他大有所悟,要不是速度到了极致,让他临阵突破,想要抓住狂啸还真不可能。

六彩麋鹿就让他几乎用出了全力,不知道九彩麋鹿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实力。

狂啸也不矫情,此刻再也没有什么争斗之心,他本就是武痴,更期望在和苏哲的战斗压力中,能够有所突破。

缓缓的取出兵刃,那是一把闪烁着六彩光泽的鹿角状奇形兵刃。

狂啸脸上露出温柔之色,如同抚摸情人肌肤般轻抚着剑刃,沉声道:

“这是我的本命神兵,名为鹿角剑,除了当年和黑虎王一战时用过一次,这些年还没有人能逼出我的鹿角剑,侯三,你有资格让我亮剑!”

苏哲面色凝重,从鹿角剑上他感觉到一丝威胁,这把剑绝对不简单。

之前的金箍棒已经不适合再使用,久未使用的血刺再度出现在他的手中。

在武界,他一直用止戈剑,此刻取出血刺,也不虞被人认出身份。

血刺在手,那种如臂所指的熟悉感让他缓缓的闭上眼睛,静静的感悟着那种玄妙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止戈剑意和他的剑意并不一致,始终无法完全契合,让他在使用时总有种无法尽情释放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哲时隔将近两年,再次使用血刺,竟然有种心意相通血脉相连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功力大进,得到血刺的认可了?苏哲心中有些疑惑。

血刺心中暗骂,再不给你点甜头,你丫的早把老子忘到爪哇国去了。

“百鹿穿空!”

狂啸也不客气,周身的剑意澎湃,鹿角剑划出一道玄奥的轨迹,须臾间划破空间竟然出现在苏哲咽喉前。

苏哲吓了一跳,这鹿角剑竟然如此诡异,竟然能够穿越空间,快到了极致。

这一剑平淡无奇,却蕴含着无穷的奥妙,在苏哲的眼中,百只六彩麋鹿络绎不绝的向他扑来。

每一只都杀气凛然,带着奇诡的弧度,瞬间封锁住他所有闪避路线,这让苏哲瞬间明悟,狂啸竟然在一瞬间刺出了百剑。

只能退,也只有退才能躲过这一记杀招,可苏哲不愿不想也不敢退。

只要一退,狂啸的后招就会如同狂风骤雨般袭来,完全掌控住战斗的节奏,自己就被动了。

说时迟那时快,苏哲近乎于本能般扬手刺出,每一刺都正中麋鹿额头。

一只只麋鹿随着血刺的出击而消散,狂啸脸色大变,没想到这一剑竟然被苏哲如此化解。

而且余势未消,在刺出百剑挡住百鹿后,一道血色刺光闪耀,直奔他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