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啊,那哥们看起来很随和啊,脾气很好的样子。”

鸡旦很天真的说道,一回头惊咦一声:“咦,人呢?”

鸡冠老者闻言一惊,一看苏哲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原地,顿时脸色大变。

他虽然只是一个小部落的族长,但也有着天人境巅峰的修为,那个斑点鹿族的年轻人竟然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的消失,可见其修为多么的不凡。

语气严厉的教导道:“这里卧虎藏龙,你一定要谨言慎行,管好自己的嘴巴,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哦!”见族长发火,鸡旦畏惧的缩了缩脑袋,小声的嘟囔一句:“没那么严重吧。”

“没那么严重?”

族长眼睛一瞪,气呼呼的呵斥道:“刚才那个斑点鹿族的年轻人能够无声无息的从我们眼皮子底下离开,可见人家实力有多强大,也幸亏人家不跟你计较,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鸡旦摸了摸他的鸡冠,傲然的昂起头:“我可是锦鸡族的天才,想要我的命,哪里有那么简单。”

“好狂妄的小子,锦鸡族有多大啊?竟然还能出天才,哈哈,笑死我了。”

身后一个刻薄的声音传来,鸡旦愤怒的转身看去。

只见一老一少长着毛茸茸耳朵的两人正满脸嘲讽的看着他,眼中露出贪婪之色,嘴角还流出了涎水。

“你说什么?”鸡旦很生气,两只小眼睛又变成了斗鸡眼,鸡冠子都竖了起来。

锦鸡族族长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伸手拉住鸡旦不让他冲动,冷声道:“怎么?只会偷鸡摸狗的黄鼠狼一族也来了?想要打一架是吗。”

黄鼠狼族的老者阴笑一声,眼睛贪婪的盯着锦鸡族族长:“打架?我可没兴趣,别让我找到机会,吃了你。”

“浑蛋,你找死!”

见遇到了天敌,鸡旦勃然大怒,浑身突然炸出五颜六色的漂亮羽毛,嘴巴变成了锋利的鸡喙,作势就要扑上去。

“不要冲动,这里不准动手,谁先动手就会被取消进入的资格。”

锦鸡族长慌忙拉住他急声道。

黄鼠狼族的族长阴测测一笑:“小家伙,太冲动了啊。”

小黄鼠狼咧嘴一笑,露出一对尖利的獠牙,轻蔑的冲鸡旦做了个割喉的动作:“我会正大光明的吃掉你。”

“黄朗,我等着,看到底谁死。”

鸡旦反应过来,知道黄鼠狼族是想激他动手,立刻冷静下来,看着小黄鼠狼所化的年轻人,眼里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黄鼠狼族是他们锦鸡一族的天敌,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族人丧生在黄鼠狼一族的口中,这是鲜血无法洗刷的血海深仇。

鸡旦作为锦鸡一族的天才,来参加天妖挑战赛,就是为了加入天妖阁,成为封号级强者,找黄鼠狼族报仇。

“那好啊,挑战赛上我会当众吃了你,废物!”

黄朗露出一对獠牙,做出一个噬咬的动作,挑衅的意味十足。

锦鸡族族长拉住愤怒的鸡旦,“不要冲动,我锦鸡一族的希望全在你的身上,你一定不要中了他们的圈套。”

“嗯,我知道了族长!”

鸡旦脸色恢复了平静,一对拳头握的紧紧的,任由他们百般挑衅,也不搭理他们。

心里却暗自发誓,总有一天,我一定要灭了黄鼠狼一族。

苏哲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黄朗在不断的侮辱挑衅鸡旦。

鸡旦对他不理不睬,他敏锐的从黄朗眼中看到一抹担忧和慌乱。

看来这鸡旦不同凡响啊,让黄鼠狼族深为忌惮,这才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想激怒鸡旦,让其丧失参赛资格。

此刻的苏哲已经化身为一只六耳猕猴,名字叫做侯三,猕猴族的族长已经被他强行用奴役诅咒控制。

真正的侯三正在他的空间里呼呼大睡呢,之所以选择猕猴族下手。

一个原因是猕猴属于灵长类生灵,和人族极为相似,拟造妖魂也简单的多。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这猕猴族正是猴头酒的酿造族群,在妖族的地位很高,处处受人尊敬。

哪怕就是为了混入天妖阁,苏哲也不想委屈了自己,被人欺凌。

尽管那黄朗在那喋喋不休的挑衅鸡旦惹人厌恶,但事不关己,也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

虽然鸡旦刚开始的态度很傲慢,但苏哲却对他很有好感,这就是个单纯的小家伙。

所以苏哲决定助他一臂之力,慢慢的走上前,突然厉喝一声:“聒噪,这是什么地方,你当是泼妇骂街呢。”

黄朗浑身一哆嗦,整个神魂差点没被这一嗓子给震出来。

脸色变的极为难看,恶狠狠的盯着苏哲:“你特么的算是那颗葱?”

黄鼠狼族长吓的一个寒颤,一把拉住黄朗,厉声道:“闭嘴!”

黄朗没看到,但他可看清楚了来者是谁,猕猴族虽然实力不强,但由于是妖族第一酿酒家族,朋友遍及天下,根本不是他们一个区区黄鼠狼族可以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