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是本姑娘,西门吹雪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差点原形毕露了,以后决不能再自称大爷了。

天泽骑兵团就这样成立了,编制暂定为两万,这一万多人只是大致骨架,后期还要陆续招收骑兵。

包子成为骑兵团团长,苏哲特意找人为他打造了一根重达一万八千斤的狼牙棒,让他爱不释手。

姚雨珊名义上为骑兵团的副团长,实则是团长,毕竟包子只是猛士,适合冲锋陷阵,却不是领军的材料。

骑兵、步兵都已经搭建出了雏形,空军也早已经有了隐形飞机,逆战成员暂时担当空战人员,下一步还要陆续招收人员。

至于海军,武界基本上没有海战的机会,苏哲不打算建立。

而情报组织随着天泽商行不断的向外扩张,耳目也遍及武界。

拥有着风信叶的情报组织,具有着其他势力没有的优势,整个武界各地发生的大小事件,都会第一时间传递到青柠那里。

倾城离开天泽城,青柠一个人忙不过来,唐嫣儿主动承担起甄选情报的任务,这个安静娴淑的女子终于为自己能够帮上苏哲而开心不已。

每个女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武界就像是一张白纸,她们可以任意的挥毫泼墨,画出她们想要的社会和生活。

一个新文明在她们手里诞生的成就感,让她们每个人都充满了干劲儿。

苏楠作为元老会成员,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唐嫣儿传递来的情报,勾选出重点,坐镇中州遥控指挥处理。

联盟成员成为她处理各地事物的帮手,这些成员不但没有丝毫不满,反而乐此不疲的四处奔走处理各项事物,每个人都充满了斗志。

毕竟他们虽然曾经都是一方大势力的首领,但也仅仅就是一方大势力而已,离开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到了别人的地盘,也只能得到别人表面上的恭敬,却无法像现在这样,得到人们的真心拥护和发自肺腑的爱戴。

他们很享受这种被人尊重的感觉,那是他们数百年的岁月里都无法感受到的成就感。

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享受着万民爱戴的真情实意,让他们甚至生出了恨不得这场战争永远不要结束的想法。

至于枯竹大师,本就是方外之人,虽然有着一些小野心,但在试着处理一些事物时,很快就证明他的野心和才能实在不成正比。

干脆最后让权,所有事物都由苏楠打理,他就安静的做个精神领袖好了。

倒是苏铭,一向不喜俗事,顶着议员的名头,什么事也不管。

每天不是和便宜姐夫切磋,就是和他勾肩搭背的去找守台老人喝酒,静心之中偶有领悟,力量操控上再进一步。

修为也隐隐有了突破天命境的迹象,黑虎王和他切磋也是越来越吃力,直言他绝对有封号强者的实力。

苏铭从不妄自菲薄,但也绝不会骄傲自满,直言不讳的指出,如果不是天榜只记录人族强者,封号强者绝对有黑虎王的一席之地。

黑虎王打着哈哈一笑了之,苏哲却愈发觉得这个便宜姐夫深不可测。

当然,最让他看不透的还是那个守台老人,看似老朽不堪,实则深不见底,偶尔散逸出的修为波动更是晦涩不定,让人无从捉摸。

但身为杀手灰烬对于危险的直觉,苏铭相信他绝对拥有着能够秒杀自己的实力。

天门关的战斗还在继续,圆形战阵的续航战斗能力毋庸置疑,几个小时过去了,兽潮依然无法越雷池半步。

等着去接替练手的新兵们都等的快睡着了,第一拨守护防线的战士还跟打了鸡血似的毫无疲态。

妖兽的尸体已经堆积如山,防守的人族战士竟然还是零伤亡,对这一战果,就连曹一剑都不得不服气。

这让他对苏哲所传授的战阵刮目相看,要知道他之前对此是嗤之以鼻的,觉得区区一个战阵能有多大威力。

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也不得不对苏哲惊为天人,要知道他可是做好了损失大量士兵来练兵的准备。

无奈之下,虽然第一批战阵成员依然精神抖擞,他也不得不让新手上阵接替,继续练兵。

身为军团的战士,如果连血都没有见过,一旦和妖族精锐大军开战,光是在气势上就要落入下风,一旦产生恐慌情绪,那就麻烦大了。

第一批战士有些不情愿的退了下来,按照他们的话来说,我们才刚脱光衣服,还没入港呢就泄了,好不开森。

但不管他们再不爽,但军令难违,也只能边战边撤,一阵混乱后,第二批士兵及时顶上。

或许是兽潮看到了机会,抓住新老交接的空隙,发动了猛攻。

导致第二批士兵刚顶上去,就被咬伤了几个,好在第一批士兵及时补位,一轮狂攻后,帮助第二批士兵稳住了阵脚。

第二批士兵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没想到上来就有人受伤,这让他们觉得极为丢人。

憋着一口气奋勇杀敌,甚至把万丈防线向外推进了百米。

之所以可以轻松推进,就是因为第一批战士太过清闲,在抵抗兽潮的同时,竟然还有闲暇顺便把战场都打扫了,堆积如山的妖兽尸体被他们收进储物戒指带回了军需处。

妖族驻地,绿萝、银狼、大力金刚猿、金雕和猫影五位妖将高坐首位,他们就是这次攻打天门关的总指挥。

银狼皱着眉头:“人族那个战阵很强,我族的兽潮根本就没有起到消耗人族有生力量的作用,这样下去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