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之后,星力损耗了三分之一。

九名黑衣人眼中露出决绝之色,脚下连踩,阵型又有所变化,转防御为进攻。

苏哲眼前一花,九名黑衣人已经消失了身影,眼前出现一把巨大的弓,一支箭搭在弓上锁定着他,蓄势待发。

那强烈的杀机竟然隐隐带给他一丝生命威胁,弓弦缓缓拉开,杀机也随着拉弦越来越盛,威胁也越来越大。

九星穿心箭阵,苏哲脸色一变,这是一种献祭生命的杀阵,集合九个布阵之人所有的生机与敌人同归于尽,一箭之威足以毁天灭地。

到底是谁如此大的手笔,竟然为了拦他牺牲九名天人境强者的性命。

绝不能让他们把弓弦拉到满弓,否则自己就危险了。

远处的一座土丘上,葬戈双手背负,兴趣盎然的看向这里,嘴角噙着邪魅的笑意,低声呢喃道:

“我知道杀不死你,但重创你已经足矣。”

时间已经不多了,苏哲不能再等下去,重剑一扬,轻喝一声:“虎啸溪涧。”

一只斑斓白虎发出一声震天虎啸,巨大的声浪形成肉眼可见的声浪席卷向弓箭。

弓弦还未拉满,被声浪冲击不得不提前释放,恐怖的杀意随着箭离弦直奔苏哲而来。

所过之处竟然带出空爆之声,仿佛虚空都要破碎。

斑斓巨虎爆吼一声,一跃而起扑向巨箭,和箭相撞之际,庞大的身躯怦然破碎。

离弦之箭速度一缓,仍余力未消带着恐怖的杀意直奔苏哲。

苏哲知道自己已经被箭锁定,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硬扛。

口中大喝一声“斩”,手中止戈剑骤然亮起,剑芒爆涨三丈,带着毁天灭地的可怕气势狠狠向箭斩去。

“砰”的一声剧响,苏哲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空中洒落点点血迹。

箭轰然破碎,九名黑衣人现形,只是他们此刻已然化为干尸,生机泯灭,砰然倒地。

苏哲身在半空,擦了擦嘴角血迹,刚松了一口气,心头突然生出强烈的警兆。

不知多远之地,一支黑色元气凝聚的长箭破空而来,直射向他后心。

远处土丘上,葬戈嘴角露出狞笑,“就算你不死,也要让你重创。”

苏哲毛骨悚然,强行在半空中扭转身躯避开要害,黑色元气箭洞穿左肩,鲜血狂涌而出。

虎啸声早已惊动城内,苏楠和枯竹大师身影一闪出现在苏哲身旁,慌忙扶住苏哲。

葬戈嘿嘿怪笑一声:“让你尝尝慢慢被腐蚀的味道。”

在苏楠和枯竹大师神识探查还没来到之际,葬戈的身影化为黑雾,消散在空中杳无踪迹。

一道金光闪过,龙苏所化的小金蛇出现在土丘上,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身离去。

“儿子,你怎么样?”

苏楠心疼的抱住苏哲紧张的问道。

苏哲左肩上一处洞穿伤染红了衣襟,看起来触目惊心。

“没事,一点小伤。”

苏哲勉强一笑,取出一颗复络丹服下,但伤口里的黑色元气不断的腐蚀着他的血肉。

“到底是何人,竟然胆敢截杀参赛选手。”

枯竹大师看着遍地尸首,白眉一扬,怒不可遏。

金光微不可查的一闪,苏楠闭目聆听,脸色铁青的冷哼一声:“魔神宫的余孽暗魔皇,没想到他竟然还没有死。”

苏哲目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丹田内黑暗元气涌动,运转全身,把黑色腐蚀之气包裹。

只是片刻时间,腐蚀之力就被吞噬的一干二净,脸上也恢复了一丝血色。

枯竹大师宣了声佛号,脸色凝重异常:“阿弥陀佛,这魔神宫狼子野心,不得不防啊。”

苏哲点了点头:“大师所言极是,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时间不多了。”

三人转身向天榜广场飞去,苏楠担忧的问:“儿子,你要紧吗?不行就弃权算了。”

苏哲轻轻摇头:“暗魔皇派人截杀又出手暗算,就是想让我弃权,我才不会遂了他的意。”

“可是你的伤?”苏楠满脸的担忧。

“无妨,我一只右手也足矣!”

苏哲伤势在复络丹的作用下基本已经恢复,只是他不相信暗魔皇的算计就到此为止。

联军统帅之职魔神宫势在必得,他必然还有后手,假装伤重示敌以弱,才能发现端倪。

天榜广场此刻已经平地升起百座战台,距离大比还有最后一分钟。

人们看着苏哲的席位,纷纷翘首以待,白胜伦眸光闪烁,心中又紧张又期待。

但愿葬戈能够留下苏哲,就算留不下,也要让他伤重才好。

他从望月天宫赶回白云楼想要劝慰白羽,没想到葬戈直接出面,展现了强大的武力。

随即和他商议合作之事,白胜伦经受不住诱惑,和葬戈达成了合作协议。

刚才那一声虎啸和强烈的战斗波动,两位元老立即赶去,让白胜伦心中忐忑不已。

他担心被元老抓住葬戈,查出派人截杀苏哲的事情。

眼看时间将至,还有最后一分钟,白胜伦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苏哲是来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