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娘,等一等,我有话说!”

苏哲哭笑不得,这师娘也是无敌了,我怎么说也是你女婿好不好,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有什么遗言你说吧!”

南宫望月眼底闪过一抹歉疚,她也不想杀人。

但事关重大,月兔一族被妖族视为叛徒,被人族视为异族,在夹缝中求生存。

一旦暴露了出去,整个月兔一族都要面临灭顶之灾,她不敢赌人性,所以苏哲必须死。

“师娘,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不就是有着妖族血脉吗?实话不瞒你,我也有着妖族血脉,是四神兽中的白虎后裔,这没什么了不起的。”

苏哲很是无语的解释道。

“那不一样,四神兽被东方止戈降服后,已经成为守护者家族,人族可以允许它们的存在,而我们月兔一族,被妖族视为叛徒,被人族视为异族,所以我决不允许被人看穿身份。”

南宫望月的杀机没有丝毫收敛,让苏哲的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里。

苦着脸道:“就算是那样,你也不用杀我灭口吧,你就那么不相信你老公的徒弟、你女婿的人品啊?”

南宫望月眼中闪过迟疑,但杀机却依然强烈,悬在头顶的屠刀随时会落下来。

苏哲心里直突突,壮着胆子一闭眼:“你要是想让你老公恨你,让沐月一辈子不原谅你,你就动手吧!”

南宫望月颓然的收起杀机,是啊,自己杀了苏哲是容易,但老公和女儿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苏哲见自己的话起了效果,连忙趁热打铁道:“师娘,你要是担心,我可以发誓,未经你的允许,绝不向任何人透露你的身份,如果我要是泄露出去,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罢了,我就信你一回,但愿你不要违背誓言。”

南宫望月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经过刚才那一出,她也无法淡然的面对苏哲:“我先走了,中州那边还有很多事,既然你能够吸收月华,你就住在望月殿吧。”

看着南宫望月离去,苏哲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才惊觉自己的双腿发软,后背全是冷汗,南宫望月的杀机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可以被人随意捏死的蝼蚁,让他生出浓浓的无力感。

怎么以前波塞冬、花念语、霓裳仙子那些仙人自己都没觉得有多可怕呢,难道她们还不如南宫望月厉害?苏哲心里暗自嘀咕着。

他自然不会知道,波塞冬是小乔的化身,对他不可能会有杀意。

而花念语等人只是分身,修为都控制在天命境左右,目的是得到好处,更不会想杀他,他自然无法感受到真仙境的恐怖。

苏哲呆坐了半天,才颤巍巍的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才觉得好受一点。

他好奇的坐上南宫望月所坐的水晶椅,直觉告诉他,南宫望月能够临时提升一个大境界,肯定和这个位置有关。

果然他刚刚坐下,丹田中的星图就开始闪烁,一个个星璇亮起,按照一种玄奥的轨迹进行排列。

月光大阵,苏哲眼中一亮,闭目盘膝开始推衍阵法。

浓郁的月华之力透过穹顶 进入他的丹田,这让他惊喜莫名。

这可是大白天,竟然能够吸收月华之力,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过他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月亮白天看不到只是因为旋转到地球的背面,并不是不存在。

月光大阵的作用就是无时无刻的吸纳月华之力储存起来,望月殿和望雪殿就是两个月华储存器。

而最让苏哲感兴趣的是月光大阵其中的一个增幅阵法,南宫望月能够临时突破一整个大境界,就是增幅阵法在起作用。

月光大阵并不复杂,由三百六十五个阵眼组成,暗合周天之数,而苏哲所坐的位置正是主阵眼。

可惜苏哲现在的星璇只有三百二十五个,还不足以把月光大阵完全推演出来。

但这个增幅阵法却只有一百零八个阵眼,苏哲很快就推衍了出来。

本以为利用增幅阵法能够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可结果让苏哲很郁闷。

这个增幅阵法必须配合月光大阵使用,它能够自动的识别血脉,根据血脉的浓度对战斗力进行增幅。

苏哲虽然没有月兔血脉,但却有星妖血脉,经试验证明确实能够使用增幅阵法。

但可惜在没有月光大阵这个容器时,增幅阵法一点作用都没有。

所以苏哲接下来的日子就一件事,疯狂的找揍,争取短时间内突破三百六十五颗星璇。

南宫望雪或许是因为有所歉疚,或许是看苏哲贱贱的确实想揍他,倒是不遗余力的拿他发泄。

南宫沐月和青衿本以为和心上人能够朝夕相处,结果苏哲却每天和南宫望雪厮混在一起。

虽然她们有些闷闷不乐,但一想到苏哲即将去争夺鳞爪榜大比榜首,也就释然了。

她们很懂事,知道自己帮不了苏哲,但也绝不能拖他的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