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毫不怀疑南宫望月此刻若想要杀他,只是动动手指头的问题。

可他一向性子倔强,绝不会屈从于任何人的压迫之下。

他强大的意志此刻起了作用,哪怕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扭曲,但腰杆依然挺的笔直。

威压越来越重,苏哲如同快要渴死的鱼,双眼凸出,脸色血红,血管突突直跳,仿佛随时都要爆裂。

就在他到达了极限,随时都要爆体而亡时,庞大的压力如同潮水般退去。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整个人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汗透。

南宫望月直到此刻眼中才闪露一丝满意之色,但很快恢复了淡然:“说说吧,你凭什么想娶我女儿的同时还想娶青衿?”

“因为我比你强!”苏哲喘着粗气,眼神里却带着桀骜之色,他现在很不开心,竟然被老丈母娘强势镇压了。

“你比我强?我随时可以灭了你,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

南宫望月眼底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诮之意。

苏哲擦了把汗,嘴角却噙着微笑:“这里是你的主场,在这里你是无敌的,可是出了这座宫殿,我十招就能打败你。”

南宫望月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隐含了一抹笑意,却没有否定苏哲的话:“你就不怕我在我的主场里除去你。”

“你不会!”苏哲自信的说道。

“为什么?”南宫望月美眸中似笑非笑。

苏哲腆着脸很无耻的说道:“因为我是您未来女婿啊,你肯定舍不得。”

南宫望月眼底一寒,这小子也太无耻了,怎么跟他师父完全不是一个频道。

苏哲没等她发飙,继续说道:“还有……”

“还有什么?最好能给我一个不杀了你的理由。”

南宫望月眯着眼看着他,庞大的威压缓缓开始升腾。

苏哲咧了咧嘴,狡黠的看着她说道:“谁叫我是您喜欢的人的徒弟呢。”

南宫望月浑身一僵,庞大的气势顿时消散于无形。

眼底闪过一抹期待,声音略带颤抖的问:“是他告诉你的。”

苏哲察言观色,知道自己猜对了,南宫望月和师父绝对有一腿,这可是天大的八卦啊。

“不是,是我看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我知道你们两之间有故事,自从再见到你后,师父很痛苦,每天晚上都借酒浇愁。”

“他还好吗?能不能跟我所说他这些年的事情。”

南宫望月眼圈有些湿润,声音低沉了下去,再也没有了一宗之主的气派,这一刻更像是个小女人。

随着苏哲的娓娓道来,南宫望月听的津津有味,听到书生为了苏哲去欧洲大杀四方,美眸中流露出崇拜和爱慕。

听到书生修炼的剑道是无情剑,她黯然神伤。

听到书生从未和任何女人有暧昧,她眸中水波粼粼,充满了情意。

听到书生龙血炼体,双天门突破,她眼中全是欢喜之意。

特别是听到书生竟然还有耍酷的时候,更是轻笑出声。

苏哲暗自赞叹,南宫望月不愧是当年的武界第一美女,即便是戴着面纱,也依然风情万种,一举一动拥有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

也不知道再过些年沐月会不会和她妈妈一样,能够倾倒众生。此刻的南宫望月就像是个思念情郎的小女孩,不厌其烦的询问书生这些年的说有事情,问的很细,简直恨不得他一天去几趟厕所都想要知道。

最后苏哲彻底无语了,书生的经历就是那么简单,在蜀都陪着剑狂二十多年。

收苏哲为徒后,也是聚少离多,苏哲对他的过往并不是多么了解,能说的都说了,还是反反复复的说。

但南宫望月却仿佛永远听不够似的,百听不厌。

最终苏哲彻底败退,无奈的说:“我知道的就那么多,为什么你不亲自去问他。”

南宫望月明亮的眸子瞬间黯淡下去,沉默良久,就在苏哲想要打破宁静时,她幽幽的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沐月是他的女儿,他以为我背叛了他,所以一直躲着我,可是我有我的苦衷,有些事无法告诉他,一旦告诉他,我想我们最终连朋友都做不成。”

苏哲震惊的嘴巴张成了O字型,不敢置信的问:“沐月是师父和你的女儿?不可能吧,沐月才多大,如果我没记错,她今年只有二十三岁,可师父已经去了俗世快三十年了吧。”

苏哲迅速在脑海中恶补书生偷偷摸摸溜到武界,把南宫望月圈圈叉叉的画面。

南宫望月苦笑一声:“确实如此,所以他无法相信我,但我却没办法解释。”

苏哲脑海中灵光一闪:“沐月不会是哪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