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吧!”苏哲直接绕到了前方,冲着暗魔皇一拳轰出。

暗魔皇不惊反喜,苏哲只有天人修为,只要能挟持他,今天自己就安全了。

拳头上骤然浮现包裹上一层黑气,冲着苏哲的拳头砸了过去。

苏哲嘴角噙着冷笑,和自己比力量,真是愚蠢。

力量瞬间叠加到一百二十六倍,发出“嗤嗤”的空气摩擦之音。

暗魔皇心中大惊,想要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咔嚓”一声,右臂骨骼断裂,整个人倒飞而出。

这还没结束,紧随而来的宁倾城恼怒苏哲第一次交待自己办的事竟然失手了,这让她极度不爽。

被惹恼的女人是可怕的,冲着暗魔皇双手一扬轻叱一声:“冰锥刺骨!”

数百道冰锥如同利箭般刺穿了暗魔皇的身体,若不是苏哲说过要留活口,光这一下子就能把暗魔皇杀死。

“噗通”一声,暗魔皇浑身都是冰窟窿,重重的摔在地上,但血液却被极寒之力冻结,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深入骨髓的寒冷让他躺在地上浑身抽搐着,连眉毛和睫毛都被冻成了霜。

紧跟而来的苏楠两人一龙松了口气,还好没让这家伙跑掉。

“主人,你怎么来了?”

天魔帅有些惭愧的问道,四人围攻暗魔皇还让他差点跑了,还是苏哲出手才能留下他。

苏哲没有回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苏楠首先发先不对,惊叫一声:“儿子,你怎么了?”

众人脸色一变,纷纷围了上去,只见苏哲脸上浮起一层层黑色雾气,看上去极为恐怖。

“老公,你怎么了?”

宁倾城惊慌失措的上前去扶他,却被天魔帅拦住。

脸色凝重异常:“别碰他,这是暗魔皇的黑暗侵蚀,主人中招了,你一碰他连你也会被攻击。”

“这怎么办?”宁倾城六神无主的问道,美眸中全是惶恐之色。

“黑暗侵蚀是暗魔皇的拿手武技,最是阴毒无比,能够侵蚀人的神智,轻者让人迷失心志变成痴呆,重者可让人疯癫而死,只能靠主人自己了,外人根本插不上手。”

天魔帅仔细的观察苏哲半天,才松了口气:“主人应该没事,黑雾正在变淡。”

众人发现苏哲脸上的黑雾果然正在变淡,这才松了口气。

龙苏气哼哼的道:“这该死的暗魔皇,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音刚落,龙苏就傻了眼,“卧槽,这也能逃跑。”

众人心中已经,果然那暗魔皇趁大家都围着苏哲时,竟然悄无声息的溜了,只能隐隐看见远处一道即将消失的黑影。

宁倾城俏脸含煞:“妈,你们留下照顾苏哲,我去追他,他体内有我的冰锥,躲不掉我的感应。”

苏楠略一犹豫,点了点头:“你小心点,让龙苏陪你去。”

“干妈你放心吧,我和嫂子一定把他抓回来。”

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暗魔皇从眼皮子底下溜掉,龙苏也是大跌颜面,随着倾城向暗魔皇逃跑的方向追去。

“呼!”苏哲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脸上的黑雾已经消散无踪。

苏楠心中一喜:“儿子,你没事了。”

苏哲笑着点了点头:“这暗魔皇的黑暗侵蚀还真有点意思,竟然带有腐蚀性。”

“那你祛除干净了吗?”苏楠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彻底干净了。”苏哲嬉皮笑脸的搂住苏楠,苏楠顿时眉开眼笑,她就喜欢儿子表示和她亲近。

苏哲没有告诉她,其实他不但没有祛除,反而把这黑暗侵蚀之力给吸收了。

想起之前那一幕,他仍然心有余悸,一拳重创暗魔皇,不料那黑暗侵蚀随着拳头相撞,竟然顺着皮肤渗入他的体内。

刚开始他还没有在意,可那一缕黑雾进入他体内后开始疯狂的冲向他的头部,沿途不停的侵蚀他的经脉,让他浑身麻木,连动也动不了。

最要命的是,他用来阻拦黑雾的星力竟然被逐渐吞噬,黑雾还在不断地壮大。

苏哲只能饮鸩止渴,不断的输送星力喂养黑雾争取时间,那会儿他都绝望了,黑雾一旦入脑,他没有任何把握能够活下来。

或许是因为黑雾壮大到了某一个临界点,终于引起了丹田中始终沉寂的黑暗本源注意。

不受控制的蹿出来三两下就把黑雾给吞的一干二净,仿佛吃饱喝足了似的又回到丹田里。

这诡异的黑雾仿佛是一种催化剂,苏哲隐隐的有种预感,吞噬了黑雾的黑暗本源似乎产生了质的蜕变。

这让他暗自惊奇暗魔皇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施展出来的黑雾竟然如此霸道,不但具有腐蚀性,竟然还能麻痹人的肢体。

要知道黑暗本源的腐蚀性也不如这黑雾,更不具备麻痹人身体的作用。

可惜天魔帅和暗魔皇也不熟,只知道这叫做黑暗侵蚀,但到底是怎么修炼的,他也不清楚。

“嘭”的一声,远处传来一声剧响,一片血雾升腾,苏哲脸色一变:“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