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让他突然想起紫衣那个百分百完美的女人,但却美的跟假人似的,让人根本生不出丝毫亵渎之心。

一个女人再美,如果男人看到后只会自惭形秽,生不出任何邪念,那还是女人吗?

苏哲莫名的有些心慌,握住她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宁倾城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觉得他似乎心里很不安,手上微微用力握了一下以示安慰。

苏哲醒过神来,冲她温柔一笑,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得太多了,自己的老婆变漂亮有什么不好的。

抛开所有杂念,苏哲轻咳一声:“我知道在座有很多人都和我有私人恩怨,所以在说正事之前我给你们机会把这些恩怨解决,你们可以一起上,我要是赢了,你们必须放下一切成见配合我,我可不希望因为有人对我心生不满而耽误正事。”

众人皆沉默,心里却在暗骂,你丫的现在是止戈城的城主,谁敢和你解决恩怨?

苏哲嘴角噙着笑容:“为了公平起见,我事先说明,这是我的私人恩怨,如果我技不如人,死了也是白死,我保证剑老和我妻子都不会帮我报仇,止戈城也不会改变对你们的态度,这么多人见证,你们应该放心了吧。”

似乎是为了证实苏哲所说的真实性,宁倾城轻启樱唇:“我以东方家族现任家主的名义保证,我夫君所言均为真实。”

东北部各势力代表笑眯眯的看着一切,终于有好戏看了。

他们早就对苏哲不满了,区区一个年轻人有什么资格代表止戈城和他们谈判。

丁家家主丁威和王家家主王传祥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跃跃欲试。

他们两家的子弟都被苏哲斩杀了,虽然一个家族子弟和家族存亡比起来并不重要,但他们内心还是憋着一团火。

毕竟这是他们重点培养的后代,特别是丁威,被苏哲斩杀的是他的亲孙子,他又怎么能不心疼。

现在有机会报仇,他们自然不想放过,还没等他们表态,一个长条脸的冷面男子就站了起来,“既然如此,我钱家算一个。”

“我张家算一个。”

“我吕家也算上。”

“我孙家也算一个。”

……天海城二十个家族,竟然有十一个家族都要和苏哲算账。

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丁家和王家也不例外。

“随我来!”苏哲长身而起,率领众人来到后院的演武场,这里是逆战成员平时练枪斗术的地方,足够宽敞。

剑奴已死,这消息瞒不了多久,苏哲必须尽快扛起止戈城这块牌子,让止戈城威名不坠才行。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实际上宁倾城才是最好的人选,苏哲现在真的打不过她。

但这厮一向是个大男子主义者,倾城是他媳妇,他身为男人必须帮她扛起来这份责任。

而为了计划的顺利进行,苏哲必然震慑住东南、东北两部。

对,就是震慑,像剑奴那样震慑的无人敢犯。

苏哲缓缓脱掉身上的长袍,露出紧身白色短打服。

丁威冷哼一声:“有人数限制吗?”

“没有,只要你们出得起人,我自己全接了。”

苏哲傲然凛立,气度摄人心魄。

丁威暗骂狂妄,一摆手,丁家出来了三名天人高手。

王家也同样出了三人,其他家族最少的也出了两人。

苏哲面色不改,淡然道:“你们一起上吧!”

“等等,苏城主,算我齐家一个如何。”齐龙盛突然开口道。

齐芳琴愕然的看着父亲,脸色变的苍白如纸。

齐龙盛歉疚的看了她一眼,为了齐家所有人的生命安全,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只能说那个下毒的神秘人实在是了解苏哲了,知道他要立威,就将计就计,要趁机除掉他。

齐家出了四名天人强者,海天城十二家族一共凑出了二十八个天人强者围攻苏哲。

宁倾城脸色不变,美眸中却泛起晦涩的寒意,她才不管什么保证不保证呢,只要苏哲遇到危险,她必定要出手。

苏哲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向她摇头示意,让她不要插手。

进入星妖第七式后,他的肉身强度再次增强,玄武真解也解开了第二重,和在云海城时,他的防御力最少翻了十倍。

攻击方面拜整天凝练属性元力弹所赐,冰、火、空间的结合式攻击让他的攻击力更加强悍。

这还不算三百六十四颗星璇能够随时排列出青龙、玄武和白虎的三重阵法攻击。

他自信别说眼前这二十八名天人初期了,就算是二十八名天人中期也拿他没办法。

“既然苏城主这么自信,等这一战之后,白某请教一番如何?”

青石城排名第二的白鹤庆出人意料的开口,让海天城众人都面带不悦,这分明是看好苏哲必胜无疑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