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出血?苏哲这才发现山本静子宽大的孕妇装已经被鲜血浸透。

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苏哲急切的冲医生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渡边医生脸色严峻:“先让她平卧在产床上,准备出血。”

转身对护士吩咐道:“准备止血药和缩宫药物。”

两名护士忙碌的准备药物,一名护士熟练的准备各种医疗机械。

好在青龙准备工作做的足,所有产科该有的东西全部都有。

渡边医生不愧是全倭国最优秀的妇产科大夫,经验极其丰富,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苏哲看着山本静子没有血色的苍白脸颊,下嘴唇都被咬破了却愣是不吭一声,心疼的嘴角直抽抽。

止血药很快起了作用,苏哲刚松口气,渡边医生脸色却变的愈发难看:“你是孕妇的家属吗?”

“我是她老公。”苏哲毫不迟疑的回答,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里:“不是止血了吗?”

渡边医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请做好心理准备,胎位不正,孕妇难产引起了大出血,大人和孩子可能只能保住一个。”

“什么?”苏哲如闻晴天霹雳,浑身一哆嗦。

“保……保孩子!”一直紧闭双眼强忍疼痛的山本静子突然睁开眼睛,艰难的说。

“不,保大人,必须要保大人。”

苏哲的语气斩钉截铁,心里却痛如刀割。

“苏哲,保孩子,我……我要孩子。”

山本静子虚弱的抓住苏哲的手,目中带着哀求和眷恋,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十月怀胎没有人会比她更明白其中的艰辛,感受着腹中胎儿一点点长大。

让她从最初的不情愿到后来的甘之若饴,享受着那种孕育生命的喜悦,直到此刻的难以割舍。

特别是山本静子稀里糊涂的怀上了苏哲的孩子,一直认为孩子是她和苏哲之间唯一的纽带。

如果孩子没了,苏哲一定不会要她了吧,毕竟他有那么多女人,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直到这一刻,她才清晰的知道她爱苏哲已经无法自拔,她无法接受没有苏哲的日子。

既然注定要失去他,那还不如保下孩子,这样她才不会被苏哲遗忘。

不得不说,山本静子的生长环境异于常人,亲情对她来说极为珍贵却又遥不可及。

在失去所有亲人后,苏哲这个便宜老公就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她害怕失去。

她极度缺乏安全感,特别是得知霍婷婷已经生了个男孩后,她的这种不安情绪迅速扩大。

“乖,我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要一个,听话。”

苏哲握着她的手,缓缓的输入星力探查她体内的情况。

“我们……还有以后吗?”

山本静子怔怔的看着他,眼里全是让苏哲心碎的死灰色。

“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妻子,我们怎么会没有以后?”

苏哲变戏法似的拿出结婚证,“看这是什么,你现在已经是我合法的老婆了,等你好了,我们就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山本静子黯淡的眸子里突然绽放出神采,夺也似的抢过结婚证打开。

看着结婚证上两人的名字,和华国一号首长的签名,她的心落到了实处,笑容一点一点的在脸上绽放,甜蜜而幸福。

她把结婚证紧紧的放在胸前,神色坚定的冲渡边医生说:“我要孩子一起活下来。”

那语气中的不容置疑,又恢复了那曾经叱咤风云的山口组大小姐本色。

渡边医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说:“我会尽力。”

她接生过的孕妇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山本静子这样坚强的人。

临产前的阵痛让孕妇死去活来,她却连哼都不哼一声,这是一个意志力顽强到可怕的女人。

“先生,请你先出去吧,产妇羊水已经破了,宫口已开,即将分娩。”

一名护士冲苏哲微微鞠躬,客气的说道。

“不,不要!”

山本静子紧紧的抓住刚要站起来的苏哲的手,是如此用力。

美眸中带着恳求:“我……我害怕,陪着我好吗?”

苏哲没有说话,握住她的手稍微用力示意,转身向渡边医生道:“我想留下陪着她。”

“可以,只要你不介意就行!”

渡边医生也觉得苏哲留下最好,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当事人的家属就在旁边,事后也不会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

“渡边医生,胎儿的位置不正,脐带缠绕脖子,分娩时会窒息死亡,您看是不是要剖腹产?”

渡边医生的助手看着身旁的监测仪器说道。

渡边医生为难的皱起眉头:“产妇之前已经大出血,虽然已经止住了血,如果再剖腹产,我担心会失血过多孕妇会发生危险。”

“没关系,我扛的住,只要能保住孩子。”

山本静子脸色毅然的决定,左手抓着结婚证放在胸口,右手死死的抓住苏哲的手不松。

苏哲心中一动,苍穹之眸蓦然开启。

果然,山本静子腹中的胎儿胎位不正,侧着身子蜷缩在一起,脐带缠绕在他的脖颈上,一旦正常分娩,必然会窒息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