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倾城淡淡的说:“让开!”

“让她走!”

苏哲突然怒吼一声,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单膝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张口喷出一口血箭。

之前和魔天硬碰硬的一掌让他受了内伤,但他一直强忍着,随后看起来是在狂虐魔天,但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全力攻击。

那巨大的消耗加上此刻的心伤,让他的伤势愈发严重,此刻再也忍不住晕了过去。

“苏哲!”

“老大!”

“苏哲,你怎么了?”

“哥,哥……”

……霓裳仙子和包子等人惊叫出声,天魔帅无声无息的移开,直奔苏哲。

宁倾城身影只是微微一顿,就继续向外走去,很快消失在地下宫殿里。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紫衣仙子毫不避讳的搂住苏哲,让他靠在自己怀中,嘴里忿忿不平的说道。

霓裳仙子眼神晦暗难明,看着苏哲昏迷过去依然痛苦的表情,心里突然觉得很疼。

若有一天我斩情离开他,他也会这么伤心难过吗?

她生平第一次对借苏哲渡情劫产生了犹豫,也是生平第一次后悔修炼的是《缥缈忘情录》这无上宝典。

龙苏似模似样的帮苏哲检查了一番,人性化的叹了口气:“老大受了内伤,再加上急怒攻心,伤心过度,导致心力交瘁,才昏了过去,若不能尽快醒来,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紫衣仙子毫不犹豫的取出一颗龙眼大的晶莹丹药就往苏哲嘴里塞去。

“三师妹,你疯了!”

霓裳仙子脸色大变,伸手拦住紫衣仙子:“这可是我们一人这辈子只有一颗的救命仙丹啊。”

紫衣仙子目光坚定的看着她:“那又怎么样?”

“你……”霓裳仙子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突然间觉得无言以对。

紫衣仙子眼神温柔似水的看着昏迷的苏哲,眉眼间流露出一抹心疼:“他太可怜了。”

“你可怜他就要浪费一颗百年才能炼制一枚的生死丹?”

霓裳仙子的眼神充满了古怪,“你不会爱上他了吧?”

紫衣仙子俏脸一红,眼神清澈的却如山间泉水:

“你知道我修炼的是《无垢心经》,不容欠下任何人情,否则对我的修炼会造成阻碍,在基地里我欠了他一个大人情,我必须要救他。”

霓裳仙子脸上全是苦涩,低声道:“就算救也让我来吧。”

“咳咳……”苏哲突然咳嗽两声,悠悠的睁开双眼。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紫衣仙子惊喜的问道。

霓裳仙子也松了口气,终于不用浪费那颗珍贵的生死丹了。

苏哲的双目中没有丝毫焦距,木然的发愣半天,才缓缓有了一丝神采。

“老大,你没事就好了,吓死我了。”

龙苏嗖的一声变成小爬蛇蹿到苏哲的衣领上跟个哈巴狗似的在他脸上舔了舔卖萌。

包子擦了擦通红的眼睛,咧嘴一笑,瓮声瓮气的说:“我就知道哥没事。”

姚雨珊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知道没事你还流猫尿。”

包子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姚雨珊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傻笑一声也不辩驳。

“让大家担心了!”

苏哲回过神来,勉强一笑,这才发觉自己躺在紫衣仙子的怀里,一股淡淡的馨香沁人心脾,让他心神变的安宁。

感激的冲她一笑,挣扎着站了起来,“我没事了。”

紫衣仙子娇魇一红,这才察觉自己情急之下

“主人,这个魔天怎么办?”

天魔帅跟个没有感情的幽灵似的飘到苏哲跟前,指着魔天问道。

“杀了吧!”苏哲漠然的说道。

魔天此刻一脸的生无可恋,辛辛苦苦的折腾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才恢复到天命境,本想大杀四方,纵横天下。

可没有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竟然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天魔帅二话不说,拎起魔天就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