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到黑豹气势不对的三名指挥官把手都放在腰间,随时准备掏枪,眼睛紧紧的盯着黑豹,预防他暴起发难,战斗一触即发。

“报告首长,第七小队搜查结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物品。”

带队的中尉立正行礼,严肃的报告道,脸上流露出一抹诧异,不知道为什么三位上校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嗯?什么都没有发现?”

王志明一愣,有些狐疑的问道,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莫名的松了口气,不由自主的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眼睛余光扫过盛青云和刘光伟,见他们两人也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不由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他的心情很矛盾,来之前十分希望能在基地里找到罪证,可此刻,却又为找不到罪证而如释重负。

因为黑豹带给他们的压迫性太强了,强到让他们感觉自己的生命不由自己掌控。

虽然他们很想把苏哲弄的身败名裂,杀掉或者赶出华国,但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他们更在乎自己的小命。

随着黑豹心情大定,收敛了浑身气机,王志明三人感觉浑身一松,这才发现浑身的衣服都被汗透了。

这让他们相顾骇然,暗自庆幸没有真的找到罪证。

“踏踏踏”,随着又有几个小队的战士向这里奔来,气氛再次变的凝重起来。

“报告首长,第二小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报告首长,第五小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保守首长,第十一小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报告首长,第八小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随着一个个搜查小队的战士们纷纷前来汇报,王志明三人既庆幸又不甘。

再跟上级沟通汇报过后,三人也顾不得生命危险,各自又带着小队亲自检查了一遍,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刘光伟倒是无所谓,毕竟刘家和苏哲一向关系都不错,弟弟刘光远那点破事也实在上不得台面,更谈不上和苏哲有什么深仇大恨,刘家这次派他来也是在大形势下表明的一种态度罢了。

王志明和盛青云就不同了,苏哲直接废了王家在政界寄予厚望的王志宏,使其跻身燕京八大家的难度无限加大,王志明此次来是怀着报复心理来的。

盛青云虽然和苏哲没仇,但因为秦妖娆的流言,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

像他这种含着金汤匙长大,锦衣玉食的豪门少爷,有时候活着就是为了一个脸面。

虽然他们都怕死,但若不趁着这个时候来找苏哲的麻烦,那以后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没有在基地里找到苏哲叛国的罪证,让两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特别是在基地门口看到苏哲出现时,两个人的脸更是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家仇私恨让王志明怒火中烧,眼珠一转,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苏哲,我们怀疑你跟龙家灭门一案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吧。”

盛青云和刘光伟闻言一楞,他们得到的命令只是搜查基地,没说要把苏哲带走啊。

苏哲淡然的看着他:“你是谁?你又代表了谁?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跟你走?”

“我是王志明,这是我的证件,我代表国家……”

“啪”的一声脆响,王志明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哲一巴掌扇的飞了出去,等落地时一张嘴吐出一嘴带血的牙齿。“王志宏是你的什么人?想公报私仇是吧?就凭你还不够格,你算老几,还代表国家,我呸!”

苏哲毫不留情面一口浓痰吐在王志明的脸上:“回去转告你们王家那个老不死的,别跟老子玩这一套,就说是我苏哲说的,王家,没有成为燕京八大家的资格!”

“你……”王志明狼狈的爬起来,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怨毒,“你想造反吗?”

苏哲露出冷酷无情的笑容:“你想死吗?”

一股骇人心神的庞大杀机笼罩住王志伟,让他惊骇欲绝,浑身颤栗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面无人色。

“带着你的人,滚!”苏哲面无表情的呵斥一声。

王志明屁都不敢放一下,连滚带爬的带着手下战士落荒而逃,那股如同森罗地狱般的恐怖感觉,让他吓破了胆。

刘光伟二话不说转身就走,王志明都被打跑了,他和苏哲本就没有大过节,又没有找到罪证,岂会还留下自讨没趣。

盛青云想留下句场面话壮壮脸面,但一看刘光伟也溜了,一缩脑袋就想跟着撤退。

“站住,你是盛青云吧?”

苏哲突然一嗓子把盛青云差点没吓趴下。

畏畏缩缩的转过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苏……苏少,您还有什么吩咐?”

苏哲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你是代表你盛家来的,还是代表你自己。”

盛青云浑身一哆嗦,眼神一阵飘忽:“我不明白苏少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就不明白吧,你出现在这里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苏哲淡然的说道:“曾经有人跟我说,让我帮忙解除秦妖娆和你的婚约。”

盛青云猛然抬起头盯着苏哲,眼神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