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浑天钟捧腹大笑,笑的毫不淑女,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美的极不真实。

半响后,浑天钟才促狭的说:“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么不把你当回事的小家伙。”

血袍少年的脸色变的极为古怪:“你已经见过了。”

“你是说刚才那个想要抓住我的浑蛋就是你所说的那个气运逆天的家伙?”

浑天钟的表情很不屑:“我可没有发觉他哪里气运逆天了啊。”

“朝天阙的残骸,天雷珠的本源,洗魂珠的本源,失去大部分记忆的浑天钟再加上我这个能量耗尽的灭天刺。”

血袍少年嘴角微微翘起:“我们混沌五宝却在他的体内重逢,你说这不算气运逆天是什么?”

“啊,你是说天雷珠的本源也在他体内?”

浑天钟彻底的震惊了,不可思议的问道。

“当然,天雷珠的本源似乎已经认可了他,已经成为他的识海保护神,否则你刚才那一下,足够让他识海破碎,形神俱灭了。”

血袍少年慢条斯理的说道。

“难怪,我说这家伙怎么会在天劫之下丝毫无伤,我还以为他是元素免疫体呢。”

浑天钟惊叹了一下,又不服气的说:“可他的资质我也看了,除了根基深厚的吓人,其他的可说是一无是处,就算有天大的气运又能怎么样?古往今来,拥有大气运的人何止万千,最终还不是泯然与众人也。”

血袍少年直直的盯着她,脸色怪异之极:“你说他的资质差的离谱?”

“难道不是吗?什么乱七八糟的属性都有,这根本不符合造物标准,我都纳闷我们制造出的世界怎么会诞生出这么奇葩的资质,就连那深厚的根基都有着后天人为的迹象,这恐怕是你的杰作吧。”

浑天钟清澈的眼眸里带着看穿一切的通透。

“是我所做的,我是想把他改造成星妖一族的体质,但事实证明,我做错了,他浑厚的根基反而成为他修为上的障碍。”

血袍少年眼底闪过藏不住的笑意。

“那你还把他当做试验目标,这不是浪费时间吗?你之前说的那个叫做血吼的年轻人不是挺好吗?他在哪里,我还是比较看好他。”

浑天钟毫不掩饰对苏哲的不屑。

血袍少年的眼神变的深邃起来,表情十分的奇怪:“我之前和你是一样的看法,只是因为血吼的后代把我丢给了他,我能量又已经耗尽,无法自行离开才勉强跟着他。”

“没关系,现在有我在,我可以带着你随时离开。”

浑天钟大咧咧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别说带我了,你自己能不能出去都是个问题。”

血袍少年不急不躁的轻声说道。

浑天钟不屑的冷哼一声:“别看我失去了部分记忆,本源也流失了一部分,但你说朝天阙这部分的残骸想要困住我,那根本不可能,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出去教训那小子一顿,然后来带你离开。”

说完不等血袍少年回答,人影就和大钟融合,直接向外冲去。

“轰”的一声剧响,浑天钟灰头土脸的掉在地上。

美丽的人影从浑天钟中掉出,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的呆滞,“怎么会这样?这里怎么会和一个真实世界似的,如此坚固?”

血袍少年嘿嘿一笑:“以前我也是自由进出,可是,自从一只元素精灵为了救他,自愿的和他融合后,朝天阙的这个残骸,就成为了一个真实的世界,所以这混蛋说抛弃我的时候,我才这么生气,惹不起啊,他要是真不搭理我,我就要在这里做一辈子的牢了。”

“不,不可能,一只元素精灵而已,就算和他融合,也不可能演化为比我们所制造的世界还要坚固的牢笼。”

浑天钟拼命的摇着头,丝毫不相信这个说法,站起来还要继续向外冲。

血袍少年拉住她,一脸的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