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袍少年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却更多的是萧索之意。

东皇钟沉默良久才悠然长叹一声:“天地大劫,我们还是败了,朝天阙、洗魂珠、天雷珠和我不顾你的规劝,强行占据紫微帝星,携带祖源星核之力自爆杀敌,关键时候朝天阙把我推了出来,我才得以侥幸生还,但本源受损,浑浑噩噩的过了无数年,刚才在天劫中才恢复了一丝记忆,但更多的是支离破碎的记忆碎片,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我们之中最嫉恶如仇的,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那些邪恶的敌人到底又是哪里来的?”

血袍少年流露出一丝沧桑之色,怔怔的说:“我在以杀止杀,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当年的我们太天真,想要创建一个万世太平的理想世界,这才抽取祖源星核的力量创建了这个世界,但终究还是敌不过人心啊。”

东皇钟生音里带着一抹诧异:“人心?怎么说?”

“我们混沌五宝诞于混沌,成长也是汲取着最纯粹的祖源星核之力,让我们心灵纯净,不染尘埃,但随着天地初开,天地之间的污浊之气像是瘟疫一般,逐渐的侵蚀着人心,人一旦有了欲望,就滋生出自私、贪婪、残暴、失信、阴毒等等各种阴暗面的邪恶情绪,在利益面前,很多人都会迷失自我,作出一诶丧尽天良的事情,我执掌天地不平,无数年来却疲于奔命,根本管不过来这世间的不平之事。”

血袍少年脸上露出决绝之色:“所以当年灭世大劫,我坚决反对你们自爆,不是我贪生怕死,而是真正的想要灭世,灭绝这世间所有的邪恶与黑暗,重新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可惜,你们却宁愿牺牲自我,也要保全这个肮脏污浊的世界。”

“随着这世间的生灵繁衍,诞生阴暗面是必然的规律,这世界是我们竭尽全力才创建出来的,你凭什么想要灭世?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建立一个秩序,一个良好的世界秩序,虽然那需要漫长的时间,但对我们这种永生不灭的混沌五宝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东皇钟,呃,不,浑天钟语气激动的反驳道。

血袍少年人性化的耸了耸肩:“浑天钟,你别激动,听我说。”

“好,你说,别让我知道灭世大劫和你有关系,否则我必然和你不死不休。”浑天钟氤氲着的怒气像是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

血袍少年摇头轻笑:“你还是那么天真单纯啊,难道你化身东皇钟成为一个人类的法宝,还没有看破人心吗?东皇是怎么死的,难道你不知道?”

“这……”浑天钟为之语塞,但很快又坚定的说:“东皇虽然是被他的兄弟害死,但他本人却是一位好人。”

“好人?”血袍少年嘴角挂着讥诮的笑容:“他也算得上是好人?中央天庭有一帝昊天,东南西北有四皇牧守四方,西皇少昊你知道是怎么死的吗?”

“不知道,我化身东皇钟之时,西皇已死,镇守西方的是西王母瑶姬。”浑天钟很诚实的摇头。

血袍少年嘲讽的一笑,回忆道:“你未成为东皇的法宝时,东皇太一与少昊因同时喜欢上瑶姬而心生龌龊,少昊天资卓越,直追圣帝昊天,让昊天深深的感受到了威胁,遂在昊天圣帝的暗示下,设局杀死了少昊。”

“啊?这怎么可能?我化身东皇钟之前,对其品性进行过考察,随后在成为东皇钟的岁月里,他也是竭心尽力,为镇守东方而鞠躬尽瘁,他绝对是一个真君子啊,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浑天钟不可置信的说道,血刺的话颠覆了她对东皇太一的认知,让她无法接受,但她知道血刺身为混沌五宝之一,是不可能对她撒谎的。

“那是因为少昊一死,东皇太一本以为能够获取瑶姬的青睐,却不曾想瑶姬早就和少昊情投意合,私定终生,断然拒绝了东皇太一,让其心灰意冷,从此绝了追求瑶姬的念想,又加上对少昊的愧疚,才让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血袍少年嘴角噙着冰冷的讥诮之意,“这还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圣帝昊天对他发出了警告,不要妄图染指瑶姬,因为瑶姬是昊天看中的女人,这才让他绝了念想。”

事实证明,就算浑天钟是混沌之宝,但只要是女人就有着一颗熊熊的八卦之心:“灭天刺,你说这一切会不会是瑶姬所设的局,就是借昊天之力,东皇之手除掉少昊,好让她登上西王母的宝座?”

“不是,瑶姬作为星空下第一美女,爱慕她之人犹如过江之鲫,但她独爱少昊,登上西王母的宝座,也是为了拥有更多的力量,能够调查出来少昊的死因。”

血袍少年断然否决,眸光一闪看向浑天钟,似有深意的说:“经过无数年的暗中查访,瑶姬最终把杀害少昊的凶手目标锁定在了东皇太一的身上,你以为东皇太一为什么会好端端的死在他最信任的兄弟手上是偶然?”

浑天钟完全被这个八卦给迷住了,震惊的抖动了一下,“你是说,害死东皇太一的人是瑶姬的同谋,那他是不是和瑶姬有一腿?否则怎么会背叛东皇太一。”

血袍少年嘴角抽搐了一下,“那是你太小看了瑶姬身为星空中第一美女的魅力,只要她招呼一声,无数迷恋她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为她而死。”

“这个瑶姬实在是太可怕了,好有城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