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噗通……”

一具具青衣杀手的尸体被扔了进来,包子和背着风极的扎力猛出现在病房前,跟门神似的堵住了医生杀手的逃亡之路。

医生杀手的脸色彻底变了,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他手中的剑是百炼精钢打造而成,就是他用尽全力才能勉强折断。

可苏哲却只依靠两根手指用力就活生生的夹断剑尖,这种力量和他远远不是一个层次。

苏哲眼中迸射出寒芒:“你们青衣楼重新出世我没有意见,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来招惹我的朋友,还光天化日下在医院里大开杀戒,所以,青衣楼当灭。”

“哈哈,小子,就算你是天人境又如何,我青衣楼存在了几千年,底蕴之深厚又岂是你所能窥探的。”

医生杀手突然狂笑一声,身影急退,向病房外冲去的同时,数道寒光疾射向苏哲的双眼和心脏要害。

他唯一忌惮的就是苏哲,扎力猛只是天武境,而包子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一丝元力流动,只是体型比较魁梧的普通人罢了。

只要苏哲被挡住哪怕半分钟的时间,他就有把握抓住包子当做人质。

见苏哲原地不动,只是挥手护住眼睛,他心中狂喜,狞笑着扑向包子,一把向他喉咙锁去。

包子嘟囔着:“哥,人家不喜欢打架。”

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扬起了钵盂般的拳头,向医生杀手一拳砸去。

扎力猛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尼玛,还真以为这憨厚的家伙是个软柿子吗?

刚才干掉那些青衣杀手的时候,扎力猛可算是见到了什么叫凶悍。

包子不喜欢打架,但并不代表他不会打架,青衣杀手的滥杀无辜,让愤怒的包子暴走了。

扎力猛跟在他屁股后面连个人都来不及杀,十几名青衣杀手就被包子一拳一个的活活打死。

这医生杀手的眼力劲儿,连扎力猛也不得不佩服。

“嘭……咔擦……嗷呜……”

一连串的声音响起,悲剧的医生杀手被包子一拳砸断了胳膊,惨叫着倒飞回病房,刚好落在苏哲脚下。

医生杀手知道今天自己在劫难逃了,眼神里露出绝望,狠狠的咬牙。

大槽牙里有见血封喉的毒药,青衣楼的白衣刺客绝不能活着落在任务目标的手里,泄露青衣楼的秘密。

他们不但是刺客,更是死士,任务失败就自杀。

只是……

一只脚轻轻的踢在他的下巴上,白衣刺客如同迎面被奔驰的火车撞上似的,凌空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

落地时,一嘴的牙齿吐了一地,包括那颗有毒的大槽牙。

“在没有得到我想要的消息之前,死,对你来说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苏哲淡淡的笑容在白衣刺客的眼里却跟恶魔一样,让他面无人色。

苏哲轻轻抬脚,脚尖漫不经心的在白衣刺客小腹的位置一点。

白衣刺客怨毒的看着他嘶吼道:“你……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

苏哲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是啊,你连死都不怕,我只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老大,青衣楼在医院外围的人手共计三十二人,全部被拿下。”

黑豹组成员一身黑衣,冲了上来向苏哲汇报道。

“嗯,把这个活口带回基地,从他嘴里挖点东西出来,那三十多名探子都带到这里来。”

“是,老大。”黑豹一挥手,逆战成员带走了失魂落魄的白衣刺客。

苏哲转身看向梦魇柔声说:“你和你哥还有风极也跟着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处理,晚点再去看你们。”

范逃逃认真的抱拳一拜:“多谢救命之恩。”

苏哲咧嘴笑了笑,因为梦魇那个莫名其妙的誓言,让他面对范逃逃觉得很尴尬:

“别客气,有事晚点再聊,医院已经不安全了,到了我的基地,就不会有麻烦了。”

“夫君,那你要快点去找我们丫。”

小萝莉依依不舍的看着他,她的称呼让苏哲愈发不自在,“好,我会尽快过去,你们跟着黑豹走吧。”

扎力猛把背上的风极交给了黑豹组成员带走,和包子一左一右跟在苏哲身后。

苏哲也不避讳他们,把青衣杀手的尸体收入空间,当做魔魂花的养料。

包子是对这些不感兴趣,扎力猛是心中震撼却不敢多问。

很快,青衣楼三十多名外围人员都被送了过来,苏哲也毫不客气的把他们收进空间当做花肥。

魔魂花虽然没有冥仙果那么珍贵,但毕竟也是地狱里才有的特产。

而且其中还蕴含着血肉精华,和冥仙果只能单一的壮大神魂不同,还能够壮大肉身强度和精气,所以苏哲准备种点魔魂果出来给扎力猛恢复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