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哲摇了摇头,脸色愈发苦涩:“冥仙果能补受损的魂,可倾城失去的是完整的觉魂,补无可补。”

“啊,那可怎么办?”众女顿时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没有了精神。

“放心吧,我知道一种能为倾城重新塑魂的办法,只是我现在修为还不够,暂时无法做到,但终有一天,我会做到的,我保证,一定!”

苏哲似是安慰大家,又似乎在下定决心,亦或是在许下誓言。

“可倾城姐姐现在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古梦瑶担忧的问道:“老公,我们还是把她找回来吧。”

苏哲叹了口气:“她的修为比我好高,她不想我们找到她,就算是从她跟前走过,也发现不了她,怎么找?”

“那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萧雨彤和倾城感情最好,也最为担心。

苏哲揽住萧雨彤的纤腰,叹了口气:“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能够找到她,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各地情义堂的兄弟都会留意她的踪迹,一旦有发现,会立刻通知我的,至于安全,你们不用担心,现在能够威胁到她安全的人几乎没有,再说,我心里已经对她的去向有了猜测,等处理好养花人的事情,我会去找她的。”

一场欢喜的盛宴却出乎意料的以倾城的出走而落幕,所有人都强颜欢笑,以安抚苏哲。

她们看得出来,苏哲表面上的冷静只是为了掩饰他内心的悲伤。

苏哲没有久留,带着睡醒的包子赶往江州第一人民医院,范逃逃已经醒来了,也许在他嘴里能得到一些养花人的消息。

刚投诚的扎力猛也赶往医院汇合,苏哲要尽快找到养花人的位置,将其消灭。

贵宾单间病房里,梦魇脸色苍白,惊恐的看着范逃逃,“哥,你是说当初你是被一个黑袍人追杀才离开的寰琅洞天?”

“是的夭夭,当年我无意中得到《神识九叠》后回到寰琅洞天,师父正在闭死关,我就把消息告诉了几位师叔,他们说我得到东西就是自己的机缘,让我不要声张,结果当天晚上我就发现有个黑袍蒙面人摸进我的房间,若不是当时我已经修炼到了神识第三叠,用神识攻击让那人识海受创,趁机逃脱,恐怕我早就死了。”

范逃逃英俊的小脸上全是愤怒:“我得到《神识九叠》这个消息只有几个师叔知道,所以我怀疑那个黑袍人就是其中一个师叔,在爹娘没有出关前,我不敢留在家里,就连夜逃了出来,一路上被人追杀,直到碰到姬无夜那个小人,被他花言巧语蒙骗,趁我不备偷袭于我,抢走了我的储物戒指,还把我打下山崖,若不是我命大,山崖下是一片湖泊,早就摔死了。”

“哥,那姬无夜当时充其量就是个玄武境,当年你离开家的时候已经是地武境巅峰了,就算他偷袭你,也应该伤不了你吧?”梦魇疑惑的问道。

“当时我被黑袍人重创,又被一路追杀,伤势始终未愈,否则那姬无夜又怎么可能伤到我。”范逃逃脸上全是郁闷。

“真是该死,好在我已经把姬无夜那杂碎削成了人棍,替哥哥报了仇,不过,那黑袍人到底是谁?夫……噢,苏哲告诉过我,我曾经被一个黑袍人迷惑,追问你的下落。”

梦魇的小脸有些难看:“据苏哲所说,当时我被迷惑后还喊他师父。”

“不可能,我们从小就跟着师父修炼,他若是想要《神识九叠》,只要张嘴我就会给他,根本不需要杀人夺宝。”

范逃逃断然否定,脸上露出思索之色:“这更加证实了我的推测,这黑袍人必定是我们的其中一个师叔,也只有经常接触师父的人,才能把声音模仿的这么像,让你在被迷惑后,误以为他是师父。”

“嗯,哥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回师门呢还是回家找爹娘?”

梦魇终于找到了哥哥,大眼睛里全是喜悦。

范逃逃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爹娘回来了没有,他们从小就把我们送到师父那拜师学艺,就离开家去找人,若爹娘回来了,我们先回家才是最安全的,若是爹娘没回来,家里肯定有黑袍人的手下在盯着,我们回去就是自投罗网。”

“那怎么办?师父闭死关也不知道出关没有,若是出关了一切都好,若是没有出关,我们回去就是找死。”

梦魇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小眉头紧皱着。

“咔”的一声,病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男医生拿着血压仪走了进来说:“测量血压。”

“哦”,梦魇不疑有他站了起来,范逃逃眼中闪过疑惑:“不是刚测量过吗?”

“再测量一次。”医生闻言不为所动,向病床走来,白大褂一掀,一道亮光闪过。

“夭夭小心,他不是医生。”范逃逃突然大喊一声,向梦魇扑去。

梦魇顿时一惊,身形向后疾退,但已经来不及了,那道亮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她的咽喉。

“噗”的一声血花四溅,关键时刻范逃逃一把推开妹妹,一把短剑刺在他的肩膀上。

“哥……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梦魇惊呼一声,扑到范逃逃身边,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范逃逃脸色煞白,他的神识耗尽,不是那么快就能够恢复的,这假冒医生的杀手修为不凡,今天恐怕麻烦了。

把梦魇护在身后,安慰道:“没事,只是肩膀中剑。”

脸上却始终戒备的盯着那名杀手:“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医生傲然一笑:“我青衣楼隐世这么多年才出山,还出动了一名白衣刺客都没有完成任务,反被人干掉了,所以这个小丫头必须死。”

“青衣楼?”范逃逃脸色一怔,奇怪的问梦魇:“夭夭,你和青衣楼有仇?”

“哼,有屁的仇,还不是姬家那些王八蛋和青衣楼串通一气,为了姬无夜那个废物追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