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古力?你……你怎么在这里?”

扎力猛心中正在忐忑,见到莫古力顿时喜出望外。

“扎力猛,你也逃出来了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古力一副他乡遇故知的惊喜表情,让苏哲赞叹一声,都是老戏骨啊。

为了给莫古力发挥的余地,苏哲搂着陆美琪远远的避开,在角落里的沙发上坐下,好笑的看着莫古力表演。

“我……”扎力猛畏惧的看了苏哲一眼,低声说:“莫古力,你跟天子大人熟吗?我怎么听你喊他主人?”

莫古力眼中立刻充满了狂热,低声道:“主人乃是天道之子,也是在人间行走的使者,我前世罪孽深重,被镇压在地狱里赎罪,我天天祈求上天给我们一个归过自新的机会,或许是我的虔诚感动了上天,愿意再给我这个罪人一次赎罪的机会,主人就突然出现了,用大法力撕开了地狱的一道口子,把我放了出来,还带着我行走天下,行善积德,消除罪业。”

扎力猛眼前一亮:“那你能给天子大人说说,扎力猛也愿意跟随在他左右,伺候他。”

莫古力心中暗笑,脸上却露出为难之色:“你们能够逃出地狱,说实话都是拜主人所赐,但你不知道,主人虽然是天道之子,但也不能逆天行事,为了救我出来,主人已经身背罪孽,可你们的逃离,已经让主人身上的罪业加重,若是再……”

莫古力略一停顿,见扎力猛期翼的眼神变的黯淡,一咬牙叹息道,“罢了罢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岂能见死不救,我去跟主人求情,让他也收下你便是。”

“真的?太好了莫古力,你的大恩大德,扎力猛日后必有回报。”扎力猛大喜过望,连声感激。

“只是……”莫古力脸色迟疑,轻声道:“若想得到主人的认可,你必须要表达自己的忠诚。”

“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办。”扎力猛毫不迟疑的表态。

莫古力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为难道:“主人收下你就要替你承担一份罪孽,一旦你背叛主人再造罪孽,主人就要替你承受所有的罪孽,即便他是天道之子,也必须要承受天道之罚,所以主人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相信你的,我可以去说,但他未必愿意收下你啊,只要他不相信你,就必然不允许你活在世上,举手投足间就会让你灰飞烟灭。”

扎力猛闻言方寸大乱,慌忙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我该怎么让天子大人相信我。”

“我当初是献出了魂珠,才取信了主人。”莫古力表情很是诚恳。

“魂珠?”扎力猛神色中充满了挣扎,他好不容易才获得了自由,根本不想生死在别人的掌控当中。

但若不献出魂珠,就无法取得天子大人的信任,会被当场诛杀,在自由和生存的选择面前,他的内心充满了犹豫。

“我和你都是鬼王,自然知道你对自由的向往,罢了,罢了,我们毕竟是朋友,作为朋友,我怎么能让你为难。”

莫古力善解人意的说道,神色中充满了慷慨就义的悲壮之色:“我豁出去了,去给主人求情放你一条生路。”

扎力猛神色一喜,但见莫古力神情中充满着破釜沉舟的悲壮,狐疑的问:“若是你求情不成会怎么样?”

“扎力猛,我们是朋友,你就不要多问了,一切有我。”

莫古力重重的拍了拍扎力猛的肩膀,“放心吧,就算我死,我也会尽全力保你的。”

“等等!”

扎力猛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对,连忙拉住做势要去找苏哲的莫古力:“兄弟,你跟我说清楚,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你就别管了,我来办吧。”

莫古力咧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们是好朋友,我就算死也不能让你灰飞烟灭。”

“不行,你不说清楚我不能让你去。”

扎力猛感动坏了,死死的拽着莫古力:“我们是好兄弟,有话你跟我说清楚,我们再斟酌斟酌,大不了就是献出魂珠,我绝不能让你为了去冒险。”

莫古力挠了挠头,面带苦涩的说:“当初我献出魂珠时,还立下了天道誓言,永生永世不得背叛主人,不得违逆他的意志,现在你不想受制于人,我作为你的兄弟,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过的不如意,只能违背主人的意志了。”

扎力猛茫然道:“天道誓言又没有什么约束力,怕什么?”

“你啊,你忘了主人是什么身份了吗?对别人无效的天道誓言,但对他来说……”

莫古力一脸的深沉。

“啊,对了,他可是天道之子,我怎么忘记这茬了。”

扎力猛恍然大悟,脸色为之剧变:“你的意思就是说,若你为我求情,你就会因为违背誓言死在天道誓言之下。”

“没关系的,生命诚可贵,友情价更高,若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为了兄弟你的自由,我莫古力愿意冒险一试,就算我死在天道誓言之下,也是我心甘情愿,兄弟,你千万莫要自责,我去了。”

莫古力义无反顾的站起身,作势向苏哲走去,只是动作跟慢镜头似的,充满了对生命的留恋。

“不行!”扎力猛一把拽住莫古力,让这家伙心里松了口气,尼玛,你动作再慢点我就没法收场了。

“兄弟,你对我有情有义,我扎力猛若是为了自己的自由,而让兄弟你为我而死,那我扎力猛成什么人了。”

扎力猛眼神炙热的看着他,张嘴吐出魂珠,动情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