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州!

安静的别墅里,经过一晚的闹腾后,天色刚亮,陆美琪就匆匆的从一张为苏哲特意打造的超级大床上爬了起来。

“美琪姐,你干嘛去?”

苏樱雪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问道。

“去上班啊。”陆美琪边洗漱边回答。

“苏哲这几天就该回来了,你还上什么班,再说书生前辈不是叮嘱我们不要轻易外出吗?你请几天假就是,你都是副局长了,还那么拼命做什么?”

苏樱雪觉得很不能理解陆美琪,她们六个美少女都休学了。

“哎,没办法啊,最近江州大量的人口失踪,省厅下了死命令,必须尽快侦破,我们成立了专案组,由我担任组长,哪能这个时候请假。”

陆美琪一边套着警服,一边解释着。

“不会又是盗卖人口器官案吧?这个苏哲有经验。”

安静悠悠醒来,揉了揉有些头昏脑涨的太阳穴。

“是不是采花狂魔,把这些人抓走当压寨夫人去了。”

风铃儿的脑洞一向开的很大,被她们说话吵醒,笑嘻嘻的插嘴道。

“不是,这次人口失踪很蹊跷,全是气血旺盛的精壮男性,其中还有不少是从小习武的武者。”

陆美琪对着镜子打领带,随口解释道。

“不会是女采花狂魔吧,专门抓气血旺盛的男人,采阳补阴。”

谢雨晴的脑洞也不小,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打趣道。

陆美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采你个头,这个案子可不简单,并不是光我们江州有人口失踪,江南、江北、河东、东山、徽州、粤州就连东北三省都有不少人口失踪,发案地区多达十几个省市,已经惊动了中央,下令全面展开调查。”

“啊,这么多人失踪?会不会是国外的敌对势力干的?”古梦瑶惊讶的说。

“我觉得很有可能啊,是不是哪个敌对国家把我们华国人抓走,去做邪恶的人体试验。”文雅也皱着精致的眉头附和道。

文曦大眼睛忽闪着:“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些制造狼人的家伙死灰复燃了。”

“应该不是,制造狼人需要高大强健的体魄,欧洲人天生人高马大,服用基因药物会比华国人更合适。”

米露坐起来活动着脖颈,否定了文曦的猜想。

“会不会是魔神宫干的?多抓些人,成为魔神宫的爪牙。”凤彩潇猜测道。

陆美琪耸了耸肩:“谁知道呢,这段时间让大家都小心一点,能不出门就尽量别出门。”

“不是说只抓男的不抓女的吗?”李翠华有些害怕的问。

“根据人口失踪的情况看是这样,但谁敢说女人就一定安全呢,毕竟也有女人和儿童失踪,只是比例比男人少很多。”

陆美琪整了整服装;“我去了。”

“那你自己小心点啊,美琪,别有事没事的就傻不愣登的往前冲!”

宁倾城不在,安静俨然成了大姐,仔细的叮嘱着。

“知道了,放心吧,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天武境高手了。”

陆美琪得瑟的摆摆手,咬牙切齿的握紧拳头挥舞着:

“我先上楼去看看那个冤家的分身,搞什么东西,还弄几个分身糊弄我们,等苏哲回来,非给他好看不可。”

安静意味深长的一笑:“你是觉的分身不能那啥才气愤的吧。”

“去死!”陆美琪俏脸晕红,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溜小跑的上楼去了。

“安静姐,我看是你想那啥了吧。”苏樱雪促狭的笑着打趣。

“是啊,它都饥渴难耐了,没看我特制的大床,就是等苏哲回来好大被同眠。”

安静妩媚的伸手托了托胸前饱满的双峰,还做出一脸销魂的样子:“难道你们不想。”

“呸,安静姐,你跟苏哲都学坏了,好流氓。”古梦瑶脸上红红的说。

其他几女都羞红着脸,嗔怪的白了安静一眼,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说出来就让人尴尬了。

“女人想自己男人算什么流氓,又不是偷汉子,在俺那旮沓,晚上一个村儿除了狗叫就是男女 干那事的声音。”

李翠华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已经走出了丧子之痛的阴影,完全融入其中,说话也重新变的彪悍起来。

“翠华姐,你听了不难受啊?”文曦调笑着问。

李翠华撇了撇嘴:“刚开始听了臊得慌,可村里的那些老娘们没事就说这些事,听多了也就习惯了,男男女女的不就是那点事嘛!”

众女闻言哈哈大笑,李翠华刚来时,大家都心疼她,和她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唯恐揭开她的伤疤。

现在她已经走出来了,没事就和大家开玩笑,一嘴的东北话特逗,成了众人的开心果。

“出事了,出事了,苏哲的分身没了。”

陆美琪脸色慌张的匆匆跑了下来。

“美琪,你不是开玩笑吧?昨晚还好好的在那躺着呢,怎么会没了。”

安静诧异的瞪大眼睛,见她不像是再开玩笑,才脸色变的严肃起来:“真没了?”

“真没了,我骗你们干什么,又不是愚人节,不信自己去看啊。”

陆美琪的神色十分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