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他要是知道山本静子和苏哲只是机缘巧合下发生了关系,或许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山本静子有了山本阳明和河本诗织的陪伴,再加上山本雄和山本独这段时间尽心尽力的收拢旧部成果喜人,山口组中下层成员八分之八十都暗中宣布效忠山本静子。

大仇将报,这让山本静子的心情好了很多。

时至中午,山本静子习惯性的去午睡,看着她的背影,山本明阳很不理解的说:“诗织,为什么姑姑非要睡在那个植物人的旁边。”

河本诗织翻了个白眼:“笨,那是静子姐姐的爱人啊。”

山本明阳不解的挠了挠头:“姑姑怀的是他的孩子啊,可是他怎么会变成植物人?”

河本诗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静子姐姐没跟我说过。”

“啊!”突然,房间里传来山本静子的尖叫声。

“不好!”山本明阳心中一紧,大步向房间里跑去。

“嗖”的一声,一道身影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带起的劲风让山本阳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什么人?”山本阳明又惊又骇,大喝一声。

“怎么了?”青龙带着情义堂的兄弟匆忙跑来,紧张的问道。

山本明阳一指房间,脸色很难看:“姑姑可能遇到危险了,刚才叫了一声,又有个人冲了进去。”

青龙闻言立刻如临大敌,沉声道:“大家小心,必须保证大嫂的安全。”

“是!”情义堂的兄弟个个面色凝重,向房间围拢而去。

“青龙,你进来一下。”

苏东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青龙心中一紧,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凝重。

挥手示意大家注意戒备,青龙快步走进房间,山本阳明想要跟进去,却被其他人拦住。

“啊!”房间里传来青龙低声的惊叫和山本静子压抑的啜泣声,这让山本阳明和河本诗织面色都紧张起来。

房间里,山本静子泪流满面,青龙和苏东海脸色苍白的看着苏哲的分身化为了一具骷髅。

“怎么会这样?”青龙心情沉重的呢喃自语。

苏东海眉头紧蹙:“我也不知道,我听到静子夫人惊叫,我还以为遇到袭击了呢,谁知道一进来就发现首领变成这样了。”

山本静子抽泣着说:“我刚吃完饭,进来想午睡一会儿,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他……看到他浑身的血肉像是被什么东西抽干了似的,变成了骷髅。”

青龙经过历练也成熟了许多,虽然心中慌乱,但却勉强保持镇静:

“先别慌,这个消息暂时不要传出去,我先跟天爷打个电话问问,那边是什么情况。”

“也好,你先问问孔先生国内的情况再说。”

苏东海也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警惕的看了下四周,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邪祟之物吸干了苏哲的血肉。

苏哲留下的都是分身,这在逆战高层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有山本静子不知道而已。

现在就要确定国内的苏哲分身是不是也出现了问题,如果都出现了问题,那很有可能是苏哲的本尊出事了。

一道身影的蓦然出现,让青龙的电话没有打出去,震惊的看着苏哲,卫星电话啪的一声掉在地上,颤抖着喊了一声:“老大。”

“首领,你回来了。”苏东海也喜出望外的喊道。

山本静子梨花带雨的抬起头看着满脸窘迫的苏哲,又看了看床上的骷髅,美眸中全是惊疑不定的迷茫。

苏哲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迟疑的问:“你们认识我?”

“老大,你怎么了?我是青龙啊。”

青龙激动的喊道,“你回来了吗?”

苏东海皱了皱眉头,苏哲的状态很不对劲儿啊。

苏哲很迷茫,自己明明收回了分身的灵魂,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记忆。

烦躁的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记得你们了,我出了点问题,失忆了。”

“啊!”青龙和苏东海面面相觑,这玩笑开大了。

山本静子内心十分复杂,他失忆了,那他还记得自己吗?如果不记得会不会更好一点?

苏哲转头看向山本静子,目光逐渐变的柔和,歉疚的说:“对不起,我也把你忘了,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

心里却得瑟的想着,莫古力那夯货果然没骗我,我这倭国媳妇虽然大着肚子,但确实长的十分漂亮,哥有福了。

山本静子听到他的闻声软语,顿时心里一甜,又为之一疼,眼泪潸然而下。

苏哲有些心疼,连忙伸手握住她的手,慌不迭的说:“别哭,别哭,心情会影响到胎儿的。”

山本静子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忍不住破涕而笑,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哲看着她妩媚的样子,心里一阵激荡,这就是孩他娘啊,真美。

青龙和苏东海苦笑一声,退了出去,这个消息要赶紧传递给国内,看看该怎么办。

没有外人在,苏哲也放开了,蹲下身子把耳朵贴在山本静子的肚皮上:“让我听听。”

“嗯!”山本静子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脸颊上飞起一朵红云,他要是能一直这么温柔多好。

“哎呦!”苏哲夸张的捂住脸,眉眼中全是掩饰不住的喜意,“小家伙在踢我。”

“噗嗤”,山本静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就会作怪!”

苏哲涎着脸傻笑,在她唇上啄了一口,“辛苦你了。”

山本静子脸颊上浮起红晕,心砰砰乱跳,这是那晚荒唐后,他第一次和自己如此亲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