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裳仙子冷哼一声:“花念语,算你狠!”

花念语不以为意,两人间这样的狠话不知道说了多少了,以前以她说的为多。

今天终于扳回一局,让她芳心大悦,怀着趁热打铁痛打落水狗的心思。

巧笑嫣然的冲苏哲说:“小帅哥,要不要我帮你收啊。”

霓裳仙子心中一动,这水晶宫和仙岛虽好,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收取的。

苏哲天道灌体后,修为虽然达到了天门境,但想要收取这两样仙宝恐怕也很勉强。

机会已经给他了,如果他收取不了,那就不能怪她了。

想到这里,立刻笑吟吟的刺了花念语一句:“小帅哥自然有自己的本事收取,要你多什么事,若是你假借帮忙的名义,收了仙宝就跑,谁能追的上你,虚无道宫可是以速度名扬星空的。”

“我才不会做那么没品的事呢,这可是我未来道侣的东西,我帮忙还来不及呢。”

花念语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恨的银牙暗咬,这娘们反击的也太快了,轻描淡写的就让小男人对我生出了疑心。

这家伙竟然跟护食的老母鸡似的,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我,哼,霓裳仙子,看谁能先上了他的床。

冲苏哲温婉一笑:“你放心吧,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可苏哲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差点没把她气出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霓裳仙子差点没笑喷出来,这大胡子,太逗了,幸灾乐祸的说:“有些人啊,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

花念语气的脸色铁青,却不得不强行按捺心中的怒火,勉强展颜一笑:“日久见人心,你以后会看到我的真心的。”

“‘日’久见人心啊?”苏哲意味深长的说,眼神跟刀子似的瞄着花念语那豪迈的山峰,那个日字也从第四声变成了第一声。

两位远离世俗的仙子哪里听得出这荤话的内涵,花念语还得意的挺了挺她引以为豪的胸部。

霓裳仙子更单纯,还好为人师的说:“是日,第四声,不是第一声的日。”

莫古力笑的前仰后合,南宫沐月三女轻啐一口,脸上羞红。

两位仙子虽然之前没听出来,但她们能够成为两大仙门的佼佼者,智慧毋庸置疑,在霓裳仙子的刻意强调下,顿时反应过来。

她们久居仙山,远离凡尘,哪里听过这样露骨的荤话,顿时又羞又气,脸上布满红霞。

霓裳仙子气哼哼的啐了一口:“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花念语也难得的和她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娇嗔道:“登徒子。”

这样毫无杀伤力的语言对脸皮比城墙拐弯还厚的苏哲来说,如清风拂面,不带走一片云彩。

脸不红心不跳的伸手一挥,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整个死亡岛陡然消失,连带着水晶宫也消失了踪迹。

莫古力敬佩的五体投地,主人就是主人,本王辛辛苦苦两个多月,才把所有冥仙果摘完。

主人这挥一挥衣袖,连冥仙果树都给刨了,真是没法比啊。

霓裳仙子和花念语也是相顾失色,她们的计划再次落空了。

本以为他费一番功夫无法收走,两女借机帮他,以博取他的好感。

可没有想到他却不费吹灰之力的轻松收取,这让她们情何以堪。

不过苏哲带给她们的震惊已经不少了,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她们也已经习惯了,只是震惊一下也就没有多想。

反正这家伙就是个谜,充满了神秘感,这让她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去了解他。

仙岛一被收走,海底巨大的压力席卷而来,充满奴性的骨龙立刻表功似的把众人驼在背上,海水无法侵蚀,向海面飞去。

苏哲担心青衿她们承受不住海底巨大的压力,搂着两女的纤腰,体表形成一层护罩,把青颜也包裹其中。

换来青颜感激的目光,莫古力屁颠屁颠的跑到苏哲身边,“主人,你终于回来了。”

“你是谁?”苏哲一直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喊他主人,此刻得闲才问了一声。

“啊?”莫古力有些懵:“我是莫古力啊,主人,我们一起来的死亡岛。”

青衿惊喜的问道:“那你主人是谁?”

莫古力眨巴着眼,无辜的看了看苏哲:“主人就是主人啊。”

“不是,我是问你他叫什么名字。”

青衿急切的问道,从莫古力的话中已经证实苏哲并非是血月世界的原住民,也是外来户。

“主人没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吗?他既然不告诉你,肯定有自己的原因,我可不敢多嘴。”

莫古力成功的扮演了一个忠心耿耿的奴仆。

“莫古力是吧。”

苏哲皱着眉头插嘴:“我能感觉到和你有一些若有若无的联系,但我失忆了,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你跟我说说我之前的事好吗。”

“失忆了?主人怎么会失忆了?”

莫古力大吃一惊,苏哲的修为虽然不高,但在他眼里却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没想到主人竟然会失忆。

看着苏哲和几女期盼的眼神,他心里掂量了一下后,决定只说自己能说的,毕竟主人现在失忆,有些事不知道轻重,说出来恐怕是祸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