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哲被重创的那一道分魂在凶星的灌注之下,迅速的恢复,变的极为强大,但同时也给他带来巨大的隐患。

那道分魂竟然通体血红,隐隐有着诞生另外一道意识的趋向,和苏哲争夺着主导权。

苏哲手舞血刺竭力和凶星抗衡,最终虽然击碎了凶星,获取了大量的陨石碎片,也压制住了分魂中的凶星意念,但却无法完全驱除。

从未和苏哲有过交流的血刺第一次主动传递了一道意念,就四个字:“凶星血魂。”

苏哲很想问问什么是凶星血魂,但血刺却保持了沉默,仿佛从来没有传递过这个信息似的一声不吭。

这让苏哲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凶星血魂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恐怕自己距离血星妖又近了一步。

他明白,凶星给自己灌注力量看似在帮自己,实则根本不怀好意,就是为了把自己变成血星妖,最终控制自己,成为嗜杀的魔头,引发天地浩劫。

虽然心里不安,但苏哲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被动的接受凶星的力量。

这一次和凶星的战斗,让他对剑道的领悟更加深刻,终于达到了书生所说的神乎其技境界。

同时也跨过剑技进入剑术的范畴,书生虽然授业的时间很短暂,但也给苏哲打开了剑道的大门。

神乎其技近乎于道,达到这种档次已经接触到了道的大门,剑道剑道,以剑入道。

跨入剑术的范畴,让苏哲的战斗力有了质的飞跃,剑技升剑术,是技巧上达到极致后的升华。

也标志着苏哲已经由近身攻击跨入了远程攻击的行列,剑弧化为了可以离体而出的剑罡。

虽然这个距离并不远,只能离体十米左右,但杀伤力却呈倍增状态上涨。

随着剑术的不断进步,当剑罡转化为剑元,就跨入了剑法的范畴。

苏哲对此充满了憧憬,剑法境界就可以和天人境强者一样能够借用一部分的天地之力了。

虽然人魔以大欺小,胜之不武,但苏哲不得不承认,他在面对那种天地之力的挤压下所承受的压力实在很恐怖。

剑法之上的剑域就更恐怖了,那会形成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剑之领域,在剑域中自己就是神,就是主宰。

而剑界是剑道的终极领域,那是剑道的极致,超越天道的传说之境,一剑出,自成一方世界,天地规则也可灭。

书生曾经说过,他至今也不过是在剑法之境。

如果他知道苏哲能够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达到剑术之境,不知道会惊喜成什么样子呢。

苏哲整整昏迷了三天,也静静的悟剑了三天,这三天让他收获巨大。

不光剑道上更进一步,他对雷电之力的掌控也再进一步,不再像之前那样粗糙,而是融汇到剑术之中。

当他在苏默等人焦急中醒来时,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他的不同。

他的气息明灭不定后转为凝实无华,整个人仿佛洗尽铅华,内敛的如同一个普通人。

但体内却仿佛隐藏着一只洪荒巨兽,充满着毁灭性的力量,随时择人而噬。

特别是他一双眸子深邃的仿若星空,若是始终盯着他的眼睛,就会发现他眼中时不时的会闪过一道十字电芒。苏哲在众人见他醒来如释重负的眼神中,察觉到了自己双眼的异变。

似乎他的眼睛和之前有所不同,在眼中闪烁十字电芒时,他的视野里全是黑白两色,就如现在医学上的X光。

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个人的五脏六腑和骨骼、血液甚至肌肉纹理,以及经脉丹田和体内真气的流动,这让他极为兴奋。

也就是说,他可以更快更精准的找到每一个敌人的弱点。

唯一遗憾的是电芒他无法控制,只能在偶尔闪过的瞬间看到。

但这也足够他开心的了,这等于拥有了一个逆天的作弊器。

“苏哲,你没事吧?”

苏黙见他醒来后就坐在床上傻乐,还以为他出了什么问题,满脸的担忧。

苏哲这才回过神来,笑着说:“我没事,让大家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