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凝香小嘴一瘪,回想和苏哲认识以来自己惹下的祸事,不由的垂下脑袋:“对不起表哥,我知道错了,以后我改。”

苏哲脸色缓和下来:“也别这么严肃,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人,我只是希望我以后不在你们身边的时候,你们能照顾好自己,都能够过的好好的。”

吕洪亮微微颔首,苏凝香却敏感,总觉得苏哲有交待后事的意思:“大表哥,你是不是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

吕洪亮也蓦然警惕起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我有什么事能瞒你们,我只是平时比较忙,没有时间陪在你们身边罢了。”

苏哲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暗自惊叹凝香这丫头的直觉敏感。

距离二月二只有半个月了,死亡岛之行迫在眉睫,虽然有了九具分魂,多了生还下来的把握,但他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本想釜底抽薪,来苏家找到母亲的下落,就不用再去死亡岛冒险了。

但结果,苏家也没有母亲的消息,那他也只能去死亡岛闯一闯,从黑衣女人身上得到母亲的下落了。

死亡岛是一个坎,黑衣圣女更是一个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黑衣圣女比死亡岛更可怕。

毕竟天人境不是他现在能够抗衡的,本打算波塞冬养好伤陪着自己走一趟的。

但至今为止波塞冬依然毫无消息,苏哲对此充满了担忧,也不知道他伤势到底如何了。

所以他只能改变计划,冒险一搏,对能否生还真的毫无把握。

他刚才教训吕洪亮和苏凝香的话,又何尝不是给自己敲响警钟。

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对波塞冬养成了一种依赖性,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吕洪亮已经看出苏哲的言不由衷,但他清楚大哥的性子,他下定了决心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所以他向苏凝香微微摇头示意,让她不要再多问,再问大哥也不会说的。

苏凝香本就是个心粗的姑娘,再加上对苏哲的崇拜与信任,她相信没有苏哲过不去的坎,很快就把这一切抛之脑后。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进谷,按我的指示行事。”

苏哲仿佛又回到了战场上,大步向谷中走去。

只是心中略微的生出疑惑,那些苏家子弟按理说应该也到了虎啸谷了,可为什么到现在一个都没有看到。

但他无暇多想,一进山谷,立刻明白了自己之前的猜想完全正确。

之前他是光精通音律却不懂九天霓裳舞,所以虽然能感受到那种韵律,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但此刻他学会了霓裳舞,不由自主的就跟随着虎啸的韵律开始翩翩起舞。

吕洪亮和苏凝香不用他招呼,两人也听出了其中的韵律正是九天霓裳舞的节拍,身不由己的就跳了起来。

三人在谷中狂歌热舞,随着奇异的旋律,逐渐的消失在了原地。

在他们刚刚消失后不久,苏家子弟就浩浩荡荡的到了。

让人奇怪的是为首的正是丹田被废的苏天成,此刻的苏天成毫无被废的迹象,整个人身上充满着强大的气息。

苏家子弟都面带敬畏的看着他,实在想不明白他明明被废了丹田,怎么会毫发无伤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还宣称要把大家都收为他的手下。

刚开始遭到了嘲讽与拒绝,但在他强势的打败十几人的联手后,大家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听从他的命令。

心情最为复杂的就是苏媚儿了,苏天成作为她曾经喜欢的男人,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她都了如指掌。

可此刻的苏天成所带给她的感觉就只有两个字——陌生。

除了一副苏天成的皮囊外,无论是表情、动作、性格,甚至一些小习惯,完全和苏天成判若两人。

苏天成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废了丹田,绝不可能有假,再结合之前距离葬魂渊很近。

苏媚儿心中有个很大胆的猜测,眼前的苏天成已经不是苏天成,而是一个披着苏天成外壳的幽魂。

这个猜想让她毛骨悚然,但苏天成之前展现了强悍的实力,此刻也没有大开杀戒的举动。

所以她只能虚以委蛇,慢慢和他周旋,期待着遇到苏哲等人,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苏家年轻一代聪明人也不少,也早就看出了苏天成的不对劲儿,但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暗中以目示意,各自小心。

眼看到了虎啸谷,依然没有看到苏哲等人的身影,苏媚儿心中大急,她知道虎啸谷中出来会失忆。

若是让这幽魂顶着苏天成的皮囊回到苏家,不知道要惹出什么弥天大祸。

所以找了个方便的借口,脱离了队伍在一块白石上记载下她的观察和猜测,希望自己能在虎啸谷出来后,能看到这些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