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大和诧异的问:“木村君难道是想要我帮你除去雨宫良平?”

“不不不,不是除去,我和他不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如果他突然死了,所有人都会怀疑是我干的。”

木村横野连连摆手:“雨宫良平是二少爷三木翔太的人,年底了,二少爷代表总部来华海视察工作,召开年度总结会议,我想请渡边君出手,绑架二少爷。”

渡边大和皱了皱眉头:“杀了他不就完事了?为什么要绑架?”

木村横野苦笑一声:“不能杀,在三木家,最受宠的不是两位少爷,而是三木浅香小姐,这位浅香小姐是三木家后代中最杰出的才女,若不是因为是女性,三木集团继承人根本就没有两位少爷什么事,而浅香小姐和二少爷关系最为亲近,如果二少爷在华海被杀,浅香小姐必然会大怒,到时候恐怕我也会受到迁怒,不利于我的计划。”

渡边大和恍然大悟:“木村君的意思是绑架那位二少爷,让三木集团责怪雨宫良平保护不利,然后你再出手救回二少爷,三木集团就会把雨宫良平撤职,你得以扶正?”

“正是!”木村横野期盼的看着渡边大和:“不知道渡边君能不能帮这个忙。”

渡边大和有些不解:“难道木村君在华国经营这么多年,手里没有人实施绑架计划?为什么要让我出手?”

宁倾城这边的事情事关重大,渡边大和实在不愿意节外生枝。

木村横野以为他是在索要好处,毫不犹豫的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有五千万,密码六个一,还请渡边君笑纳。”

渡边大和眼前一亮,虽然他是隐者联盟的高层,但隐者一向与世无争,崇尚苦修,视钱财为粪土。

可自从成立隐者联盟以来,组织缺少资金,这两年强取豪夺征筹资金的事可没少干。

再加上这几天来华国执行任务,见识了诸多奢侈的享受,美酒、美食、美女,豪车、豪宅……

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拥有。

俗话说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

他这个久居深山过着苦修士生活的老牌隐者,在见识到花花世界有钱人的奢侈生活后,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对钱财毫无追求了。

五千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说他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但他是个慎重的人,对木村横野这个人也不怎么了解,唯恐其中有什么猫腻。

再加上山口组和隐者联盟迟早会有一战,两方目前的合作也只是权宜之计,会不会对组织的计划产生影响?

不由心中暗自权衡利弊,脸上流露出沉吟之色。

木村横野见他犹豫,连忙解释道:“之所以拜托渡边君出手,是因为这次二少爷的身边有一名上忍保护,只要渡边君能够帮我拖住那名上忍,剩下的事情就有我的人来办。”

渡边大和动心了,只是拦住一名相当于地武境的上忍而已,就能赚一大笔钱,何乐而不为。

当即笑呵呵的接过银行卡:“木村君,我们是好朋友,举手之劳而已,这件事交给我吧。”

“那就全拜托渡边君了,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

木村横野心中暗骂,麻痹的朋友还收钱,那可是我三分之一的资产了。

“好的,你放心吧,区区一个上忍,保证帮你搞定,希望越快越好,我在华海待不了几天的。”

渡边大和装起银行卡,心情大好,连语气都温和了许多。

“应该就在这两天,那我就不打扰渡边君了,先行告辞,在这里有什么需要随时告诉管家,他们都是我的人,尽管放心。”

木村横野恭敬的鞠躬告辞。

渡边大和愉快的哼着小曲,自斟自饮。

十几分钟后,南野秀一走了进来,微微弯腰躬身后,面带忧色的说:“渡边君,刚才小泉君打电话来说,始终联系不上宁华生,我恐怕这样时间长了,会发生什么变故啊。”

“南野君,不要担心,宁华生一直在华国的军工所里,和外界消息闭塞,联系不上也很正常,只要再过几天,宁倾城失踪的消息传开,他肯定会露面的。”

渡边大和悠闲自在的喝着小酒,五千万的收入让他心里美滋滋的。

“可是,我担心会有发生什么意外,毕竟这里是华国。”

南野秀一做事一向稳重谨慎,任务不完成,始终不敢有丝毫松懈。

“不要紧,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就连小泉浩二也不知道,即便华国人找到他的头上,他也不知道我们在哪儿。”

渡边大和神态轻松自如,这些变数他早就考虑过了,只要宁倾城还在自己手里,就绝不会有问题。

南野秀一放下担忧,轻笑一声说:“渡边君深谋远虑,我还一直纳闷为什么你让我给小泉君留下的是假地址呢。”

渡边大和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小泉浩二这家伙太好色,难免会管不住下半身,这家伙说白了,只是我们留在江州吸引华国人视线的幌子,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和他有任何联系。”

“啊!”南野秀一诧异的问道:“那小泉君如果联系上了宁华生该如何通知我们?”

“这你就放心吧,把小泉浩二放在明面上是吸引华国人注意力的,佐藤才是真正负责联络的人员,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离开小泉浩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