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太好了,哈哈,我的乖孙子,真好。”

唐老爷子拉住唐向华的手,满脸慈祥的打量着他,越看越满意。

那神态就是个疼爱孙子的普通老人,哪里还有唐家老爷子叱咤风云的模样。

很快,唐老爷子被苏哲的威胁气的卧床不起的消息传了出去,唐家三兄弟围着老爷子端茶倒水,尽孝膝前。

唐家大门紧闭,进出之人都要经过严格的盘查,各方医学专家行色匆匆的纷纷登门给唐家老爷子治病,但收效甚微。

蜀都的各方势力似乎都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同时约束手下谨慎行事,最近可能不太平。

唯一活跃的就属霍家了,在得知霍晓秋是被苏哲所伤后,霍志林暴跳如雷。

可冷静下来的他虽然满腔怒火,但没有得到唐家的授意前,他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直到得知老爷子被那小子气病,仿佛是得到了暗号似的,霍家骤然间动了起来。

身为重川首富,为防止被人绑架勒索,霍志林手下养的打手可不在少数。

在得到霍志林的命令后,这些打手迅速的集结在一起,手持苏哲的照片,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到处寻找他的踪迹。

可是,苏哲明明已经离开了唐家,为什么像石沉大海般毫无消息?找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找到苏哲的影子。

霍志林皱起眉头,这个苏哲到底能躲在哪里?蜀都各个酒店,就连小旅社都查过了,却始终没有他的消息。

只是想破他的脑袋他也想不到,苏哲此刻正窝在他霍家的酒店里教唐丫头使用精神力。

而酒店的总经理作为霍家的商业管理人员,并不参与此次行动,所以对霍家找苏哲找翻天的事一无所知。

再加上唐家小公主直接开房,酒店前台根本就没有等级苏哲等人的身份信息。

这就导致霍志林即便连自家的酒店登记信息都查过了,依然没有发现苏哲的踪迹。

“哇,好神奇啊。”

唐丫头此刻正在兴高采烈的释放自己的精神力。

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用精神力窥探着酒店各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只是让她尴尬的是,竟然发现好几对男女在做羞羞的事。

虽然她不太明白那是什么,但是她却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加速,呼吸粗重,心脏砰砰乱跳。

就像……就像姐夫帮自己穿衣服时一样,那种异样的感觉。

苏哲在教她的同时,也在释放精神力,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幕人类繁衍的过程。

见唐丫头面如朝露,眼神含羞带怯,心中暗骂糊涂,尴尬的说:“丫头,无需关注的就不要关注了。”

房间里空调开的很足,两人都刚洗过澡,苏哲只是穿着内衣裹着睡衣。

当然,唐丫头这妞根本不会穿衣服,完全是真空上阵,那睡衣下的玲珑曲线让苏哲好一阵面红耳赤。

偏偏这丫头毫无男女之防,非要跟他坐在一起聊天,让他心猿意马,只能用教她如何使用精神力来分散注意力。

唐丫头的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脑海中泛出苏哲刚从浴室出来时赤裸的上半身。

那流线型的肌肉,完美的身材,健硕的胸肌,八块腹肌下的人鱼线,此刻成为她心中最诱惑的画面。

她脸红红的问:“姐夫,他们在干什么?”

苏哲头大如斗,这样的事情让他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跟自己的小姨子解释。愁眉苦脸了半天才组织好语言:“他们是在造人。”

“造人?怎么造?”唐丫头美眸中全是不解的疑惑。

苏哲为难的挠挠鼻子,心里不由狂骂,死唐老爷子,这丫头就是再天才,也应该送她去上学啊。

至少生理卫生知识也得让她了解一下啊,特么的这不是坑哥吗?

你说我这一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跟一个小姑娘怎么解释造人的过程?

“说啊,怎么造人?”

唐丫头明显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他。

“呃,这个……男人和女人的构造是不同的……男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女人会排卵……结合……成为受精卵,然后……”

迫于无奈的苏哲只好给懵懂纯洁的小丫头上了一堂生动的生理卫生知识课。

最要命的是唐丫头一边听着他的讲解,还一边掀起自己的睡衣验证他说的对不对。

那画面太美太诱人,让苏哲血脉卉张,为了不干出禽兽之事,他只能用莫大的毅力扭过头去。

期待着这丫头搞懂后,可以放他一马,可很快他就失望了。

唐丫头的求知欲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也不怪,这妮子一旦对什么事情感兴趣,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

眨巴着好奇的大眼睛:“姐夫,我看过自己的了,你能不能给我看看。”

苏哲大脑轰的一声差点炸了,涨红着脸,义正言辞的说:“不行,男女有别,不能随便看别人的身体,这是不道德的。”

“咦,那你看过我的身体也是不道德的吗?”

唐丫头振振有词的问。

“那个……那个不能算,我是帮你穿衣服。”

苏哲就算脸皮再厚,也不敢面对唐丫头那纯净的眼神,眼神躲闪着,老脸通红。

唐丫头不高兴了:“哼,你都看过我的,凭什么不让我看你的。”

“我是你姐夫,我们不能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