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一辆不起眼的金杯面包里,驾驶座上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美妇正死死的盯着苏哲,姣好的脸上全是怨毒之色。

副驾驶上坐着一名白头发的白人中年男子,手向美妇的胸前摸去……

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不用担心,叶红鱼,他死定了。”

叶红鱼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打开他毛茸茸的手。

“乔治,我说过,只要你们能杀了他帮我弟弟报仇,我会配合你们在华国的行动,但不代表你可以随便轻薄我。”

乔治目中闪过寒芒,“叶红鱼,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

叶红鱼眼神微眯,冷冷的看着他:“你是在威胁我吗?”

“NONO,我是在提醒你,你弟弟这个废物太冲动了,我派了这么多手下,都被他连累死了,你知道我们培养这些手下需要花费多大的代价吗?”

乔治脸上带着深深的不满。

叶红鱼不屑一顾,“那只能说你的手下太没用。”

“法克,我的手下没用?那是你没有看到他们强大的样子。”

乔治十分恼火,或许是为了炫耀,他在耳麦里吩咐了一声:“服用药丸,变身。”

苏哲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把青柠拉到了身后,“你自己小心点,别让他们抓住,我来挡住他们。”

青柠惊慌失措的说:“你已经受了伤,怎么能打的过他们?”

“打不过也要打,我拦住他们,等他们包围我的时候,立刻向市警察局跑。”

苏哲沉声吩咐。

“不,我不走,我不能丢了你。”

青柠执拗的摇着头,脸上全是坚定之色。

苏哲脸色一沉呵斥道:“听话,你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只会让我分心。”

青柠从小到大何时被人这样呵斥过,但知道苏哲说的是实话,看着他并不宽阔的背影美目中带着复杂之色。

轻声说:“答应我,活下来。”

苏哲咧嘴一笑:“你不会爱上我了吧?我先说好,我对小笼包可没有兴趣。”

“你……你这个浑蛋!怎么不去死。”

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害羞,青柠脸上涨的通红,还下意识的瞄了瞄自己的胸口,露出一丝沮丧之色。

苏哲死死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六名白人,严肃的说:“等下我喊跑,你就立刻跑,听到没有?”

青柠没有回答,苏哲也来不及听她回答了,因为那六名白人竟然一人拿出一颗蓝色小药丸吃了下去。

“尼玛,这个时候吃伟哥?”

苏哲刚打趣一句,就哀叹一声,“果然是伟哥,变身伟哥,我去。”

青柠眼睛瞪的老大,震惊的看着六名白人开始膨胀,随即化身为六个恐怖的狼人怪物,向苏哲狠狠扑去。

苏哲突然一把抓起青柠向远方扔去,大喊一声:“快跑!”

自己却悍不畏死的向狼人怪物冲去。

青柠直觉自己仿佛腾云驾雾般飞出去几十米,吓的她不断尖叫,可落下时,却突然全身一滞,缓缓的脚踏实地。

只是因为准备不足,趴倒在地上,却无伤大雅。

她回头看去,苏哲正在狼人的围攻中不断闪避。

想起苏哲的嘱咐,她爬起来向警察局跑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去喊援兵来救苏哲。

她一边跑一边哭,想起苏哲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救自己,心里就涌起说不出的感动。

苏哲,你一定要挺住啊,我马上就去喊人来,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她惊喜的停下了脚步,冲上了马路对着警车挥舞着双臂。

苏哲心里暗自叫苦,虽然之前汲取了那名白人的生机,但根本来不及全部吸收,他的伤势虽然在持续恢复,但需要时间。

刚才那名白人还没有变身,他能够轻易灭杀,可这六名变异狼人他么的不按套路出牌啊,一上来就直接变身,根本不给他疗伤的时间。

而且这六名白人中有五名是玄武境的强者,其中一名竟然是地武境的强者,力量和防御都达到了天武境的层次,带给他极大的威胁。

他不断的腾闪挪移,高强度的运动让他很快汗流浃背,汗水流淌到背后的伤口处,火辣辣的疼,让他的动作慢了下来。

那名地武境的狼人速度比其他狼人快上三分,一把向他的脑袋上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