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子不长,但余音绕梁不绝,当苏哲回到座位上时,周围才响起潮水般的掌声。

戴着口罩的女人身体隐藏在黑暗里,只有摇曳的烛光映照在她的眼眸里,水光波动。

“大叔,这是什么歌?好好听。”

文雅瞪大了眼睛追问。

苏哲眼睛里带着一抹醉意,“没名字,刚编的。”

美少女们面面相觑,古梦瑶不敢置信的问:“你刚编的?”

苏哲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站台上想了半天才编出来。”

伸手召唤服务生,让他拿纸笔来,古梦瑶美眸中散发着异彩,看着苏哲奋笔疾书,一个个蝌蚪般的音符在他笔下形成。

美少女们都崇拜的看着他,一声不吭,唯恐打扰了他。

苏哲自己都很奇怪,小时候跟着小乔学习过一段时间琴棋书画,也是那时候开始懂得乐理,但是编曲作词他从来没有学过。

而且小乔失踪后,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碰过这些东西,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起来过。

可就在今天,他需要的时候脑海里就会自动的蹦出这些东西,似乎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编出无数好听的曲子。

而且那些乐器,甚至古典乐器,他感觉自己拿起来都会用。

他自嘲的想,难道自己要改行?向娱乐圈发展?

下笔如有神,苏哲毫无停滞的把三首歌的曲子都写了下来,这是他送给文雨菲的分手礼物。

写完了,他却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心里又空落落的开始难受。

美少女们纷纷拿着乐谱观看,还跟着谱子轻轻哼唱,苏哲都没料到这些女孩竟然都识谱。

他打趣的说:“你们为什么学医?干脆学音乐不就好了。”

古梦瑶摇了摇头:“学音乐其实是一件很烧钱的事,我只是当做 爱好。”

苏樱雪微笑不语,隐者的训练很残酷,作为顶级杀手的培训,自然所学极为庞杂,各行各业都有涉猎,就是为了方便伪装身份,接近任务目标。

文雅姐妹是很喜欢音乐,也有这个条件,但是家里不允许,毕竟文雨菲在娱乐圈混,文家就已经很不高兴了。

风铃儿和夏雨晴是医学世家,家里肯定不允许她们放弃学医,音乐也能作为她们的业余爱好。

苏哲眼神飘忽,心中有所感慨,自己是孤儿,无拘无束,可以任意选择自己的人生。

但是这个社会大多数人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她们有亲戚朋友,很多时候都不是为自己而活,有时候也得为其他人活着。

不可能都像自己一样随心所欲,也许,这就是孤儿唯一的优势吧。

责任,这又是一个严肃的命题,苏哲陷入了沉思。

他不否认,自己一直以来最缺乏的就是责任感,对曾经有过交集的女人,他从来没想过要去负责任。

文雨菲……他打心眼里愿意为她负责任,但实际上,所谓的负责对他来说这一刻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苏哲这一刻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文雨菲会如此决绝的选择分手,也明白了陆美琪的纠结。

爱情,其实并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还牵扯着对方的家庭,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广纳后宫。

但雨菲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告诉自己的父母和其他女人共事一夫吗?

倾城的大度,安静的执着,雨彤的死心塌地,这只是在爱情的初级阶段,一旦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不知道又要引起多大的风波。

这个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老首长那么洒脱,能够让疯丫头不要名分的跟着自己。

想到这里,苏哲才明白老首长对他是何等的宽容和厚爱。

想到唐嫣儿就想到了唐家;想到萧雨彤就想到了萧家;想到陆美琪就想到了陆家;想到文雨菲就想到了文家;想到安静就想到了她的父母;想到宁倾城,就想到了她那个恐怖的母亲……

苏哲一阵阵的头大,看来想要抱得美人归,任重而道远啊,大概自己唯一能确定没有阻碍的就是疯丫头自己了。

就算是苏樱雪,即便她父亲和叔叔算是自己的手下,但恐怕也不会允许她无名无分的跟着自己。

古梦瑶拿着乐谱,期盼的看着他:“能给我吗?”

苏哲皱了皱眉:“现在不行,这是我给雨菲的,你想要我可以再写一份,但是在她出新专辑前,不能流露出去。”

古梦瑶连忙点头,她知道这些乐谱的重要性:“我就是自己练习,不会流露出去的。”

文曦等人也跟着凑热闹,都要求要一份。

苏哲收起乐谱:“这两天我再写一份,回头让樱雪带给你们,时间已经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去。”

看着苏哲出了酒吧,戴口罩的女人也跟着离开。

宋文馨把他们送到门口,苏哲咨询苏樱雪的意见,是回家住,还是回学校。

苏樱雪想了想,刚进学校,今晚还是住学校吧,也熟悉一下。

苏哲让她们上了等候在外面的宾利房车,自己则驾驶着迈巴赫跟在后面。

给孔啸天和虎王分别打了个电话,阿力已经醒来,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出院。

炸鸡和常斌还没有找到,现在黑白两道都在通缉这两个人,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抓到他们。

苏哲皱了皱眉头,让虎王安排几个兄弟暗中保护苏樱雪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