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丫头仿佛能看透他心思似的,不高兴的说:“你以为姐是在敲诈你啊?告诉你,这辆南非掠夺者可是有钱都买不来的,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孟博傻乎乎的问,所有人都看着疯丫头,想听她说出个子丑寅卯出来。

疯丫头得意洋洋的说:“因为这是姐的车,姐不想卖,懂不懂。”

孟博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尼玛,太欺负人了,你不就是想说你的拳头大吗?你说啥就是啥,老子忍,肉疼的开出支票递给疯丫头。

苏哲等人笑的前仰后合,疯丫头嘚瑟的向唐丫头挥挥手中的支票,“看到没有?我们江湖中人,一定要以理服人。”

唐丫头萌萌的眨巴着大眼睛,眼神里全是敬仰膜拜,狠狠的挥舞着小粉拳:“虎姐真棒,以后人家就跟你混了。”

疯丫头傲娇的抖着大长腿:“以后跟着姐,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姐打算这几天横扫燕京八大家,和他们讲讲道理。”

唐家兄弟的脸都黑了,小妹要是跟着你这个疯婆子混,不得把燕京所有家族都得罪完?

孟博却眼前一亮,我擦,这回心理平衡了,一脸溜须拍马的说:“虎姐威武,小弟认为虎姐你光横扫八大家还远远不够,燕京大大小小的家族还有好几百家呢,我觉得你每一家都应该去和他们讲讲道理,要让他们知道虎姐从来都是以理服人的。”

“好主意。”

疯丫头眼前一亮,露出思索之色,似乎在盘算这个以理服人的可行性,片刻后点了点头,“孟三,我看你小子不错,我去和人家讲道理的时候,你就跟着我呐喊助威。”

孟博脸色一垮,老子还要在燕京混呢,你这是想把我逼死的节奏啊,立刻开始转移话题:“对了,虎姐,今晚就有一人向你发起了挑战”

疯丫头最近很苦恼,随着苏哲修为增高后,和他战斗已经起不到切磋的作用了,可是年轻一代玄武境的对手又根本无处寻找。

此刻一听有架打,顿时来了精神:“什么修为的?太弱了可没有意思。”

“和你在一个境界,很厉害的,还和苏哲订下了赌约,不过你要是输了,苏哲就得去给人家当三年佣人,任人使唤。”

孟博是知道疯丫头和苏哲之间的暧昧关系的,开始添油加醋诉说苏凝香是如何如何的可恶,企图拿下苏哲。

疯丫头勃然大怒:“找死,看姐晚上不虐死这小妮子。”

苏哲虽然他不知道疯丫头敲诈孟博想要干什么,但是区区两千万对孟家三少来说只是毛毛雨无伤大雅。

结果孟博这家伙竟然挑拨疯丫头去敲诈燕京所有的大小家族。

尼玛,疯丫头要真脑子一抽,按他说的做,估计老首长能气疯了,好在疯丫头也不傻,没有上当。

这小子又一转脸又开始煽风点火的挑起疯丫头对苏凝香的仇恨,虽然赌局已经成立,是肯定要打的。

但你丫的直接说不行吗?非得拐弯抹角的帮苏凝香增加仇恨值,还不说明苏凝香的身份,万一疯丫头因为生气,失手杀了她怎么办?

这家伙真是在世家大族里惯出来的毛病,好像不用点心机就不能说事了似的。

苏哲撇了撇嘴,本还想等下让疯丫头把支票退还给你呢,哼,想都别想,就敲诈你这个狗大户了。

唐嫣儿担忧的握紧苏哲的手:“你真的跟那个苏凝香打赌了?”

“嗯,没事,别担心,苏凝香绝对不是疯丫头的对手。”

苏哲安慰她,可唐嫣儿还是担心,一双大眼睛波光粼粼的看着他,让他觉得自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

“虎妞,等下上场,记住就是正常的切磋,用平常心对待,绝对不能下重手。”

苏哲严肃的跟疯丫头交待。

疯丫头气鼓鼓的说:“敢让我的小哲哲当佣人,我非打断她的腿不可。”

“别冲动,乖哈,只是切磋,千万不能伤人,那女人的战技也满厉害的,你一定不要大意,先防守,等摸清楚她的套路后,再反攻。”

苏哲狠狠的瞪了一眼讪笑着的孟博。

这家伙现在也反应过来了,万一疯丫头真的失手重伤了苏凝香,那麻烦就大了。

幸好疯丫头一向比较听苏哲的话,预防出事的重任只能交给苏哲补充了。

千叮咛万嘱咐后,疯丫头信心满满的拍了拍苏哲的肩膀,暧昧的眨了眨眼。

“小哲哲,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去给她当佣人的,等我打赢了她,以后三年,你给姐当佣人,姐绝不会亏待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