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哲和两女都交过手,在他的评估中,即便自己是地武境修为,想要战胜疯丫头也要用出至少三成功夫,甚至四成。

但面对苏凝香,他确信只需要用出两成功夫就足以战败她。

苏凝香却很不服气,家族传承的古老战技拥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战斗中所发挥出来的威力是巨大的。

同境界里,除了个别几个天赋妖孽的家伙,她不认为一个只能在燕京称王称霸的小丫头能够战胜自己。

所以她很愤怒:“要不要我们打个赌?”

“可以,赌注是什么?”苏哲漫不经心的问,他对疯丫头有着十足的信心。

“今晚地下拳场,因为疯丫头挑战孟博这小子,来了很多人观战。”

苏凝香眼底闪过狡黠之意:“我们当众立下赌约,如果疯丫头被我打败,你给我当三年的佣人。”

苏哲嘴角噙着一丝微笑:“那你如果输了呢?”

“哼,不可能,我绝不会输的。”

苏凝香傲然说道,一脸的胜券在握,只要不是对上眼前这个可怕的家伙,她有着绝对的信心取胜。

“万一要是输了呢?”苏哲咄咄逼人的追问。

苏凝香傲慢的说道:“我输了,就任你处置。”

“任我处置?怎么处置都可以?”苏哲肆无忌惮的盯着她胸前的饱满。

苏凝香羞恼的捂住胸口:“流氓,我说的任你处置不包括那个。”

“你不是说任我处置吗?不包括哪个?”

苏哲不满的说着,眼神里却充满了戏谑。

“你……无耻,我是说,如果我输了,我任杀任剐。”苏凝香悲壮的仰起头。

苏哲轻笑着摇头:“你这样的大美女,我哪舍得又杀又剐的。”

“你……那你想怎么样?”

苏凝香心里嘀咕着,这个死变态,满脑子肮脏思想,要不是明知道打不过你,老娘现在就宰了你。

“我也不想怎么样,如果你输了,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既然是打赌,自然要公平公正,你输了,作我三年的佣人。”

苏哲慢悠悠的说着,心想给倾城宝贝再找个女保镖还是很不错的。

“好,就这样说定了。”

苏凝香心里松了口气,幸好这家伙没有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

苏哲看了看手表,问孟博:“现在七点五十了,疯丫头约了几点?”

“九点。”

孟博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一直在对苏哲挤眉弄眼,但苏哲根本不看他,打定主意要把这妞拐回去给自己的倾城老婆当保镖。

“噢,那行,九点在地下拳场见,三少,你安排一下,我朋友还在重川厅里等我呢,疯丫头来了招呼一声。”

苏哲气定神闲的站起身来。

孟博苦着脸,“等我一下,我陪你一起去,你来了朋友,我怎么也得招呼一声。”

安顿好苏凝香后,在去重川厅的路上,孟博低声说:“苏哲,你赶紧找个理由取消赌注吧,你太冲动了。”

“怎么了?”苏哲轻松的问。

孟博哀叹一声:“那苏凝香身份很不一般,输了赢了你的日子恐怕都不会好过。”

苏哲咧嘴笑:“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吐沫一口钉,我连沈家都不怕,还怕她一个小娘们。”

“我知道你不怕,可是沈家跟她也没法比啊。”

孟博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苏哲眉头一皱,随即恢复了正常,轻笑着说:“怕毛,大不了就是守护者家族呗,龙家都被我废了一个,也不在乎再多一个。”

“什么?”

孟博彻底的震惊了,脸色剧变:“你知道守护者家族?还废了龙家人?”

苏哲略一思考,苏凝香的身份能让孟博都如此慎重对待,也只能是守护者家族了。

连忙嘘了一声:“你知道就好了,千万别对外说,这事现在高度保密。”

孟博紧紧的闭上嘴巴,但是脸色凝重无比,半响后脸上露出决绝之色:“放心吧,龙家真要是对你动手,老子豁出去了,陪他们玩一玩。”

苏哲心里涌过一阵暖流,这才是兄弟,不会因为对方的强大而畏惧,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力挺自己。

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丫的,没有那么严重,只是龙家一个旁系,老首长花费了一点代价把事情压下去了,已经没事了。”

“真的?”孟博狐疑的看着他。

“废话,否则我还敢在这招摇过市啊。”

苏哲没好气的说,却隐瞒了一年之约,他可不想自己的朋友跟着发疯,自己孑然一身,孟三少可背负着整个孟家的责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