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子能不能修炼对家大业大的唐家来说根本不重要,可偏偏她却执着的要命,整天沉迷于修炼当中,除了修炼和行侠仗义外别的任何事情都勾不起她的兴趣。

经过唐家人研究分析,只要是她感兴趣的东西(除了修炼),她比谁学的都快,可要是她不感兴趣的话,对不起,她就是个白痴,所以她还有个外号,叫做天才白痴。

由于她近几年的生活重心全在毫无进步的修炼上,导致她的生活一塌糊涂,换句话说,她压根就是个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白痴。

为了她的侠女梦,这些年不知道给唐家惹了多少麻烦,唐家上上下下都对她都颇为头疼,她也无视其他人的想法,整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从某方面来说,她和疯丫头倒是同一类人,都专注于某一个领域里不闻外物,不过疯丫头除了穿衣打扮不修边幅,做事特立独行,喜欢暴力动武,有时候不讲理外,其他还算正常,至少她还能照顾自己。

可这唐丫头,连自己的衣服都穿不好,路也不认识,干的糊涂事更是不胜枚举,苏哲都怀疑把她锁在一间堆满米面的厨房里,她都能活活饿死。

对于这个传说中的天才白痴,苏哲是真心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摊到这么个队友,苏哲怎么能不头疼,他跟唐丫头商量着说:“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们。”

“那可不行,我要跟虎姐一起笑傲江湖,行侠仗义。”

唐丫头振振有词的说,一双大眼睛忽闪着,充满了对刺激生活的向往。

苏哲满脸的抑郁,一个不靠谱的疯丫头就够让他头疼的了,再加上这么个白痴小妞,一个疯,一个痴,他怎么觉得自己的人生有要崩溃的迹象。

难道以后晚上要搂着不穿衣服的疯丫头睡觉,然后早上起来再帮唐丫头穿衣服?

再一看唐丫头绝美的小脸蛋,发育的前凸后翘的身材,苏哲贼眉鼠眼的畅想了一下未来,似乎、好像、大概、也许、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可是眼前的这一关该怎么度过呢?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很轻松的就能摆脱狙击手的锁定,疯丫头的修为也不低,应该也没问题。

问题是带着唐丫头这个累赘冲过狙击封锁线,苏哲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于是他看了看四周,决然的出手,打碎了监控,又打晕了唐嫣儿和唐丫头,把她们收进了星妖空间。

疯丫头早就见识过他的神奇手段,丝毫不以为怪,还激励的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这丫头缠着我都快把我烦死了。”

苏哲哑然失笑:“这世上竟然还有能让虎妞烦恼的丫头,真不容易。”

疯丫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赶紧的吧,关键时刻你也把我变没了,我可不想和你死在一起。”

苏哲笑了笑,他知道疯丫头大智若愚,意思就是告诉他若是情况不对,尽管把她也收起来,免得成了自己的累赘。

他认真的说:“虎妞,我出去后两秒钟你用最快的速度跑向三点钟方位的那条巷子,那里是狙击死角,记住不要跑直线,在那等我。”

疯丫头的表情变的从来没有过的严肃:“小哲哲,你一定要活着,否则……”

苏哲突然咧嘴一笑:“别忘了哥是什么人,你还没把自己交给我呢,我不会死。”

疯丫头抿着嘴,不笑:“一点也不好笑。”

苏哲抱了抱她:“以后我们会遇到很多危险的情况,你还是退出吧。”

“这样才刺激,休想甩掉我。”疯丫头难得的温柔一次,却依然很坚决。

“那记住我说的话,我去了。”

苏哲松开她,却被她反手抱住,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脸有点红,眼神却很认真:“你活着,我跟你睡觉。”

苏哲愣了愣,反应过来她是要和自己真的‘睡觉’,笑了笑捏了捏她滑腻的脸蛋:“我们都会活着,相信我,出发吧!”

离开疯丫头的怀抱,大摇大摆的走出酒店,瞬间感觉到三把狙击枪锁定了他的脑袋。

在预感到他们扣动扳机的那一刻,他突然加速,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向前蹿去。

“噗噗噗……”,微不可查的狙击枪声,紧追着苏哲的身影,将混凝土地面打出一长溜的弹坑,路面的水泥块被溅射的到处都是。

趁着枪手注意力集中在苏哲身上,疯丫头紧跟着蹿了出去,向着三点钟的方位迅速躲进了小巷子里。

苏哲在空旷的街道上不断的变幻着方位,三个狙击手却始终无法锁定他的身影,沿途的路人发出惊叫声。

狙击手察觉到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开始迅速的撤退,苏哲在精神力地图中发现这三个红点已经离开,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拿出一个耳麦戴上,轻声说:“两点钟方向,七点钟方向,九点终方向,共三个。”

苏哲没有立即去和疯丫头汇合,而是在隐蔽的地方取出了南非掠夺者,把唐家姐妹放在后面座位上,打着火向小巷子冲去。

疯丫头心中正在忐忑,突然听到巨大的轰鸣声,一辆威武霸气的巨型越野车出现在巷口。

就在她全神戒备之时,苏哲的声音传来:“虎妞,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