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等苏哲说话,就一溜小跑的走了。

面对着苏哲满腔的怒火,年轻人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这可不怪我。”

苏哲无语的看着他:“你丫的晚出来一会儿能死啊。”

年轻人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特么的不是死了吗?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真不敢相信,你丫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诳老子两滴眼泪你不快活是不是?我为了赶快来确认是不是你的鬼魂来找我,老子从河间府一路飙车撞坏了三辆车才赶到这里,你说我能不能死。”

说着说着,年轻人的眼圈已经红了,苏哲心里涌过一股暖流,这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战友,最好的兄弟。

向前一步伸开双臂:“来吧,兄弟!”

“等等,你丫的先让我确定一下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向后一步,警惕的看着他:“难道你整容了?”

苏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见谁整容把自己照丑里整的。”

年轻人仔细看了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道是人 皮面具?”

眼睛突然大放光明:“还有没有?给我也弄一张,我看你这面具毫无破绽,和肤色也完全搭配,这简直比面具张做的面具还精致。”

苏哲彻底无语:“不是面具,是易容术,等你什么时候修炼到玄武境我教你。”

年轻人更激动了:“那你现在就教我吧,我快突破到了玄武境了。”

苏哲看了看他:“你丫的懵老子啊。”

“真的,再过三年,我一定能突破到玄武境。”年轻人信誓旦旦的说。

苏哲彻底无语了:“那等你突破再说吧,这玩意也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需要内力的支持,你没有内力,教你也白搭,别啰嗦了,进去再说。”

两人进了房间,苏哲关好门又检查了一番,见没有窃听装置才放松下来,“兄弟,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说。”年轻人言简意赅。

“我后天要抢亲。”苏哲扔了根烟给他,自己点上一根。

“抢亲?后天?”

年轻人吃惊的瞪大眼睛,试探着问:“你要抢的不会是唐嫣儿吧?”

“就是他。”苏哲点头确认。

年轻人更吃惊了,面色古怪的说:“如果我刚才没看错,那个女孩好像是文雨菲吧?你丫的什么时候把她搞定的。”

“咳咳咳,说正事,别跑题。”苏哲连忙把话题转移。

“好吧,说正事,你丫的又是什么时候勾搭上唐嫣儿的?”年轻人很八卦的问道。

苏哲没好气的说:“勾搭个屁,老子到现在连唐嫣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那你抢个毛亲啊?”

年轻人更是满脸的八卦,挤眉弄眼的说:“你是不是喝醉了,把人家给弄了,等酒醒了就忘记人家长什么样了?”

苏哲满脸的黑线:“别瞎扯了,哥哥我这次是栽了,帮人家背了黑锅。”

“什么情况?还有你刺刀认栽的时候。”

年轻人一脸的关切,只是嘴角怎么看都挂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尼玛,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苏哲满脸的阴霾:“我也不瞒你,我连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特么的栽了。”

“我靠,什么人这么牛逼?”年轻人吃了一惊,表情也认真起来。

苏哲长叹一声,“说来话长。”

“那你慢慢说,我今天把所有的事情都推了,专门陪你。”

苏哲也不隐瞒,把整个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这个年轻人是他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之一,如果连他都不能信任,他会认为自己没有朋友了。

年轻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狠狠的一拳把茶几玻璃砸的粉碎:“麻痹的沈家,竟然敢勾结倭国人,真特么的该死。”

苏哲摆摆手:“我现在也只是怀疑,幕后黑手未必就是沈家,或许还有其他人也说不定,但是肯定和沈家脱不掉关系。”

年轻人思忖片刻:“你是说疯丫头被那个神秘人当做人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