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光荣满怀期待的看着她,陆美琪本想拒绝,但看着他真诚期待的眼神,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

只是陆美琪拨打苏哲的手机却始终关机,想起自己怎么就就鬼催似的答应了郑光荣的请求,她就一阵头疼。

陆美琪是个很守诚信的人,无奈之下,只好动用警方的监管网络找寻苏哲的下榻的酒店,因为在她记忆里,苏哲是江州人,来到江陵肯定会住在酒店。

情义堂入驻江陵,接手了江龙会大半的产业,闲置的房产数不胜数,要不是疯丫头突然到来,苏哲哪里会住酒店,结果陆美琪歪打正着的查到了用他身份证登记的汉江大酒店505房间。

苏哲此刻的情况很不好,他感觉自己就要死了,整个人仿佛都要被烧着似的,浑身的皮肤滚烫发红,张开嘴都是高温的气焰,体内一股股火焰般的热流不断灼烧着他的经脉,沿着经脉冲向大脑,就在此时,门铃声响起。

苏哲强打起精神,跌跌撞撞的打开了门,他双眼血红,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座随时都要爆炸火山,脑子里昏沉沉的,连思维都变的迟滞起来,看着陆美琪全是重影。

“苏先生……”

陆美琪见苏哲只穿着一条小裤衩,最要命的是他下面还支着一个大帐篷,羞得她暗啐一口,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她很快察觉到了苏哲的状态不对,浑身的皮肤红的吓人,额头的青筋暴起像蚯蚓似的乱跳,眼神迷糊,精神涣散,身体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

“苏先生,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陆美琪慌忙扶着他走进房间,手一碰到他的胳臂,竟然烫的吓人,这得高烧多少度啊,她连忙拿出手机想要拨打120,却不料被苏哲一把抱住,那滚烫的肌肤吓的她连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苏哲只觉的燥热,就好像泡在岩浆里一样热的受不了,他的神智已经陷入了昏沉,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知道有什么东西挨着自己的胳臂,让他感觉很凉爽。

下意识的一把搂住陆美琪,好像抱着一个大冰块儿似的,很舒服,但是不够,远远不够,他需要更深层次的降温,他双目刺红,脸上狰狞的如同一只野兽,兽性的本能让他狠狠的撕碎了陆美琪的衣服……

陆美琪慌了,她从来没有和男人这样一丝不挂的肌肤相亲过,她拼命的反抗,可是苏哲的力气大的惊人,她根本无力反抗。

眼看就要被他攻破最后的防线,她灵机一动,心中一横,用尽全力挣脱他的束缚,羞红着脸埋首在他的胯下……

苏哲浑噩的神智只觉体内炙热的阳火仿佛找到了一个倾泻的渠道,一丝丝清凉的气息在他体内不断的循环,修复着他被灼伤的经脉,他躁动的炙热感也渐渐平息下来……

陆美琪脸色煞白的捂住肚子蜷缩在墙角,脸上全是委屈的眼泪。

作为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子,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用这么羞耻的方式帮助一个算不上熟悉的男人来解决问题。

想起自己竟然不由自主的把他那恶心的浊白液体都咽了下去,她的胃就又开始抽搐,已经蹲在马桶前吐了好几次了,却什么都吐不出来,只觉胃里烧的厉害。

她又羞又恼又气又恨,脑子里浑浑噩噩的,虽然清白算是保住了,可是这算怎么回事?

苏哲还在沉睡,肤色已经恢复了正常,陆美琪偷眼看着他近乎完美的身材,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这家伙还是人吗?好几个小时才完事,嘴巴都肿了。

她也知道苏哲之前的状态不对,很可能是修炼走火入魔了,已经失去了理智,不能全怪他,心里也说不上来对他是怨还是恨,就是充满了浓浓的不甘。

就是来帮人约他吃个饭,怎么就到了现在的地步?如果说之前两人有点感情,她也就认了,可是两人根本没有任何感情上的交集,甚至她还很鄙视他脚踏两只船。

陆美琪彻底迷惘了,自己该怎么办?以后又该如何面对他?

虽然没有失去第一次,但被一个男人把全身上下都摸遍了,自己还做了那样难以启齿的事,最让她感到羞耻的是被他摸的时候,自己竟然有了反应,这让她绝对无法原谅自己。

她羞愤交加,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

苏哲神清气爽的醒来,听到啜泣声,心中不由一惊,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自己好像无意中汲取了太阳真火,但太阳真火是纯阳之火,自己本就是纯阳之体,再吸收太阳真火就是火上浇油,当时的情况很危险,自己会被阳火焚身而死。

可现在自己已经度过危险了,肯定是有人救了自己,阳火焚身似乎只有阴阳调和了,他失去理智前记得有人进来,似乎是个女人,难道是疯丫头?不对,疯丫头的性格自己就是把她给上了,她也绝对不会哭。

在江陵自己除了疯丫头就只认识安静了,如果是安静也没有什么,毕竟安静整天巴不得推倒自己,真那啥了,就更不应该哭了。

糟了,肯定是其他人,如果是个美女还好,要是个丑女怎么办?不得不说苏哲的神经很粗大,这货这时候还在考虑是不是美女的问题,果然是外貌协会会长级的人物。

苏哲一咕噜爬了起来,吓了陆美琪一跳,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发现他竟然闭着眼睛,心中有些安慰,这家伙还算体贴,怕自己尴尬连眼睛都闭上了,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低估了某人的无耻程度。

苏哲睁开了眼看到陆美琪明显的一怔,随即眸中竟然带着一种欣喜和放松的神色,陆美琪心里嘀咕着,这是什么眼神?不应该是歉疚、懊悔以及感激吗?怎么会给人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陆美琪越想越生气,他这眼神是不是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去告他非礼?所以他才会是这种反应。

苏哲咧了咧嘴:“怎么是你啊?”

“那你以为是谁?”陆美琪越想越伤心,眼泪啪嗒啪嗒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