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德强脸上的表情很精彩,红、黄、白、绿、青、蓝、紫变幻不停,一口气憋着好悬没吐出血来,尼玛,老子是送不起,但你这样的穷光蛋这样直接打我的脸合适吗?还咋呼的那么大声,连刚进店的人都慌忙围过来问怎么回事,我就看你等下连一套的钱都拿不出来如何收场。

苏哲斜着眼见他快憋出内伤来了,也懒得再理他,对女店长说:“二十套衣服给我准备好,手表再拿十九块,九块男式的,十块女式的,女式的全部都用精美的礼盒给我包装好,噢,男式的一块也用礼盒包装好。”

宁倾城脸色一变,连忙拽了拽他,“你疯了,买那么多表干什么?”

“泡妞啊,看见美女就送一块。”苏哲理直气壮的说。

“你……”

宁倾城顿时火冒三丈,二十多万一块的手表你拿去泡妞,这个色狼,果然没救了,冷哼一声,负气的扭过头去,心想我看你没钱付账怎么收场,我可不会为你泡妞投资。

女店长喜出望外,她可不管苏哲有没有钱付账,她是知道那位宁小姐的,绝对的有钱人,几百万根本不算什么,此刻她一边命人打包,一边拿出计算机开始噼里啪啦的计算。

“先生,你购买的商品总共六百三十二万四千八百块,鉴于您一次性购买的商品数额超过五百万,我们将赠送您BOSS会员终身的至尊金卡,凭借此卡在全世界任何分店,都可以享受八五折优惠。”女店长很快计算出来,拿出一张至尊金卡满眼都是羡慕的看着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苏哲身上,有很多人都带着一丝羡慕,BOSS打折的折扣率很小,有的人在BOSS店消费了上千万,也只能拿到打九五折的至尊银卡,就是内部员工消费,也只能拿到九五折的内部折扣。

倒不是说苏哲身上自带主角光环,BOSS店哭着喊着要送他八五折的至尊金卡,而是BOSS总部有规定,一次性消费超过五百万才会获得至尊金卡的赠送。

买BOSS的有钱人多了去了,但还真的很少有人一次性消费超过五百万的大客户,这说明这样的主顾绝对是一掷千金的大金主,BOSS自然要大力拉拢这样慷慨的客户。

可不要小看这些折扣,要知道这些顶级奢侈品动辄就是几万几十万上百万的交易,一百万就省下来十五万,八五折的折扣一辈子下来能省多少钱?随便算算就知道了,也难怪宁倾城也带着一丝羡慕的看着他。

苏哲点了点头:“这张卡能赠送吗?”

女店长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抱歉,这卡不能赠送,只限于本人使用。”

开玩笑,这可是八五折的卡,亲朋好友都拿着这卡来消费,BOSS店得少挣多少钱啊,当然不能随意赠送。

苏哲皱了皱眉头,一指宁倾城,“那资料上就填写她的名字。”

女店长为难的看了看宁倾城,苏哲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她是我老婆,我的衣服都是她来帮我买,总不能每次都让我自己来买吧!要是不行我就换一家。”

宁倾城脸上一红,心中鹿撞般乱跳,这家伙就会信口开河,谁是你老婆,但是那张至尊金卡她还真是想要,毕竟老爸的衣服基本上都是这个牌子,虽然她有一张至尊银卡,也不差那点钱,但是长期以往,作为拥有敏锐嗅觉的商业才女,自然之道这张八五折的卡一年下来能省多少钱。

虽然不是很在乎,但能省一点谁也不会往外推,更何况宁倾城认为苏哲是没有钱,正好借这个机会让自己付账,说自己是他老婆,别人也无话可说,她也就没有否认。

女店长见她没有否认,立刻满脸堆笑的说:“既然是您的家属,当然可以。”

围观之人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心里都暗骂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虽然那猪有点帅,但也架不住人性里的阴暗面啊。

顾德强脸色变的铁青无比,明明就是个小白脸,靠女人包养的家伙,竟然说那绝色尤物是他老婆,最让他愤怒的是那美女竟然没有反驳,这让他心里充满了强烈的嫉恨。

冷哼一声说道:“什么老婆,只不过是没钱付账,用来掩饰自己被包养的事实罢了。”

正在拿银行卡准备结账的宁倾城脸色一沉,这个顾德强真是阴魂不散,自己找死,苏哲却微微一笑,从旧衣服里取出一张黑色镶嵌着金纹的卡递给女店长,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买单!”

顾德强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装模作样,那是银行卡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这种黑色的卡,不会是假的吧,店长,你可要仔细点。”

话一出口,却发现很多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异样,让他心里有些发毛,连忙摸摸自己的脸,脸上没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