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世矩点了点头:“这是我会极力进言避免的,夏王和行满的关系一向很好,当年行满走遍天下结交的各路豪杰里,现在只剩下夏王和萧铣了,而真正可能成为盟友的,也只有夏王一人而已。夏王现在兵强马装,巩固河北之后,如果能西进击败李唐或者是刘武周,夺取并州,就有入关中之志,但在那之前,他应该是不会贸然南下,和行满起了冲突的。”

魏征点了点头:“你们要先灭掉李世绩,李世绩父子,一向野心勃勃,与我家主公是不共戴天之仇,如果你们进攻黎阳,最好杀掉他们。李盖和李世绩我知道,他们是绝不会居于夏王之下的,也不可能真正为夏王所用。”

裴世矩微微一笑:“夏王为人宽大仁厚,如果碰到忠义之士,一般是不会下毒手的,这点从他以前俘虏的那些人,如王琮,张玄素等人都能看出。李世绩如果主动投降,甚至是杀了或者俘虏李神通来降,他多半会认为此人心术不正,会杀掉。但如果李世绩守城到底,为李唐尽忠,他会觉得是义士,不会下手的。”

魏征叹了口气,看向了北方:“最后一个问题,萧皇后临行前,有没有转告我家主公的话呢?”

裴世矩勾了勾嘴角,喃喃地说道:“她走之前,只说了一句话,她说若是今生还有机会再见行满,一定不会再和他这样互相算计,明争暗斗了。如果行满需要她,也许她在突厥,还能帮上忙。”

魏征的眼中冷芒一闪:“但愿如此。”

并州,太原城。

刘武周坐在帅案之后,神色严峻,看着站在殿中的尉迟恭和寻相,咬牙切齿地说道:“尉迟将军,都说你和寻将军有万夫不当之勇,你也常说自己只要带三千兵,就可以纵横天下,无人能敌,朕(刘武周已经称帝)和宋元帅(宋金刚被封为并州道行台大元帅)正是因此,才让你去救夏县。”

“可是你却是大胜而骄,以为击败了李孝基军队后,就可以安心无事,这次你去夏县,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打败那万余唐军,而是粮食,粮食,粮食!重要的事情朕在临行前跟你说了三遍,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

尉迟恭的黑脸上满是汗水,把脸上的泥印子冲得一道一道的,他和寻相对视一眼,咬了咬牙,一起跪了下来,沉声道:“都怪末将大意,没有留出足够的斥候,在黑夜中押粮时中了唐军的埋伏,损兵折将,粮草也给唐军一把烧了,陛下不管怎么处置末将,末将都无话可说。只是末将心中实在不甘哪!”

站在一边,一脸阴沉的宋金刚缓缓地叹了口气:“陛下,这回也不能全怪尉迟将军和寻将军,我也有责任,没有派兵接应他们。我以为李世民既然连李孝基都不救,那肯定是无力来袭扰粮道了,没想到,这小子用兵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