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艺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温彦博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不过在我看来,李唐上次招安南阳的朱桀,可是给了他一个楚王的爵位,还授予他节制山南,便宜从事之权,等于是裂土分疆了。”

“李唐政权一向出手大方,给朱桀这个人渣都有这样的待遇,大总管若投唐,一个王爵自不必待说,这河北道大总管之职,我想也是没太大问题的,若大总管有意,属下愿意出使长安,为大总管争取最好的待遇!”

罗艺哈哈一笑,长身而起:“传令,斩宇文化及使者,以表明我军态度,温长史,你马上启程去长安,我们幽州的数十万军民的前途,就指望你啦。”

温彦博的嘴角轻轻一勾:“敢不从命!”

东都,太尉府。

原来设在含嘉仓城中的太尉府,已经搬进了宫城之中,就在芳林门的一侧,门口挤满了排队等着要进见的人,而那三块招贤纳士的牌子正在大门外高高地悬挂着,根据文才,武力和冤屈这三种分类,百余名护卫军士,在沈光的带领下,把大门隔成了三道,每次分别让一个人按所属通道进入。

一阵“哼哼哈嘿”的叫声响过,费青奴一边甩着胳膊,一边走了出来,在他的身边,一副担架上躺着一个壮汉子,已经晕了过去,两只眼睛完全成了熊猫一样,而满嘴都躺着鲜血,死活不知,被四个小校从一边的侧门抬了出去。

武力这个通道本来排队的人就是最少,跟别的两队那起码排出两三百人相比,这一队就象兔子尾巴一样,只有二三十人,看到了给抬出去的那个壮汉子,还是直接吓跑了有六七个,显然人更少了。

沈光皱了皱眉头,回头看向了费青奴:“老费,你再这么打就没人敢来应招啦。”

费青奴一边揉着拳头,一边说道:“太尉要的是可以摧锋陷锐的猛将啊,总持,啥子叫猛将啊?连我的几拳都受不了,到了战场上还不得拉稀摆带误了大事?太尉不是说了嘛,能在我手下走上五十个回合,就给个校尉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嘛,我看这么多新附和俘虏军士里,也不见得没有勇士吧。”

站在排头的一个壮士突然大叫道:“某乃丘怀义,特来领教一下费将军的武艺,还请费将军给个机会!”

费青奴哈哈一笑,走向了里面的演武场:“好,总算来了个好汉,来来来,走过五十回,你就是校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