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之后,豳州,铜川。

这里就是秦汉以来的北地郡,也是关中西北的门户所在,作为陇右进入关中的咽喉要地,这里向来是军事上的重中之中,只是这会儿功夫,李世民轻骑简从,拿着大弓,在这片山川之间的树林里流连忘返,他肩头的一只鹞子不停地起起落落,去追逐前方的猎物,而跟在后面的薛仁杲,宗罗喉等人,也各自持弓骑马,随行于后。

薛仁杲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凶悍与杀气,神色变得谦恭,脸色也是苍白,这个曾经不可一世,横行陇右的小吕布,已经在浅水原一战中输光了所有的自信心,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担忧着自己性命的阶下之囚,对于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都不敢打保票呢。

李世民回头看了薛仁杲一眼,笑道:“薛仁杲,听说你的弓马绝世,要不然咱们比比射猎如何?”

薛仁杲连忙拱手道:“败军之将,亡国之君,哪敢在秦王面前献丑呢?”

李世民笑着摆了摆手:“这里没有什么胜利者和失败者,只有两个骑马挎弓的男人,怎么样,薛兄愿意与小弟比试一下弓马之道吗?”

薛仁杲的眼中神光一闪,这个比他小了足有十岁的少年,说的很客气,但是言语中尽是嘲讽的语气,他把心一横,暗想反正到了长安也估计难逃一死,何必让人看轻呢,于是薛仁杲大声道:“既然秦王殿下这样说,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请!”

李世民哈哈一笑,策马而出,他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孤与薛兄比试,尔等不要跟得太近,以免扫了我二人的兴致!”

薛仁杲一咬牙,策马跟上,后面跟着的丘行恭转头对着段志玄说道:“薛仁杲不会对秦王不利吧,我等身为部将,不可让秦王脱离视线之外。”

杜如晦笑着摆了摆手:“二位,没这个必要,我想,秦王是有话要问薛仁杲,你我跟上去,反而不美!”

一个时辰后,铜川边,李世民和薛仁杲的座骑上,已经挂满了各种猎物,从兔子到大雁,獐子,一应俱全,李世民笑着对薛仁杲说道:“薛兄好武艺,好箭法,今天你我之争,就算是个平手吧。”

薛仁杲点了点头:“久闻秦王神箭绝世,今天在下甘拜下风,若不是秦王有意相让,我这个平手,是保不住的。只是秦王有话但请直说,在下虽然愚钝,也看出来了,你今天和我出来,不止是为了打猎的。”

李世民看着薛仁杲,平静地说道:“薛兄可知为何孤要以打猎之名,邀你来这里呢?”

薛仁杲叹了口气:“你是胜利者,我为阶下囚,你可以让我做任何事情,对我有什么想法,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