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闰甫叹了口气:“这么明显的道理魏公不会不知道,此人贪财好利,上次的那个交易,如果不是和王老邪暗通,就是想要中饱私囊,让谁来也不能换他守这里啊。【零↑九△小↓說△網】”

李密的眼中冷芒一闪:“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贾闰甫的问题吗?“

贾闰甫点了点头:“以魏公的英明,自然不会看不出,那您留邴元真在这里,又是何用意呢?”

李密微微一笑:“你觉得这次王老邪率两万精兵出阵,直扑偃师,为的是什么?”

贾闰甫想了想,说道:“我瓦岗不少将领和头目的家属,还有东都不少官员的家人,包括王老邪自己的家人,都在偃师。杨玄感在那里守着他的家人,主公碍于兄弟之情,不好强夺。王老邪这次直扑偃师,应该是想迅速夺取此地,以安军心与官员之心。”

李密点了点头:“正是,东都新近内讧,人心惶惶,又缺乏粮草,这种时候,是兵家大忌,万万不可出兵的。我军新胜,气势冲天,王老邪是名将,怎么会在这种毫无胜算的时候出兵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要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决战是假,偷粮是真。【零↑九△小↓說△網】”

贾闰甫信服地点了点头:“是啊,攻击偃师,我军必将出兵去求和,王老邪可以让主力大军扎营固守,与我军相持,而派奇兵奔袭,偷我回洛仓城。”

李密微微一笑:“是啊,回洛仓城一直是王老邪心心念念想着的地方,他的兵马不缺,装备精良,就是缺粮这点,是他致命的死穴,时间是我们的朋友,却是他王老邪的敌人,所以,上次我们在对付宇文化及的时候,他就暗通邴元真,想要在回洛仓城上作文章,如果我军出战不利,邴元真就有据回洛仓投降王老邪的可能。那个所谓的粮食换丝绸,不过是邴元真的观望罢了。”

贾闰甫笑道:“既然魏公已经知道了这点,为何不拿下邴元真,断了王老邪的念头呢?”

李密叹了口气:“王老邪为人奸诈,诡计多端,我想他在我们这里埋伏的暗鬼,肯定不止邴元真一个。邴元真不过是个小人,贪财好利,有那么一些管理才能,这种人给收买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要是我真正信任的人也倒向王世充,那可就麻烦了。”

贾闰甫的脸色一变:“魏公以为有人不值得信任?”

李密的眼中光芒闪闪:“不错,最让我担心的,就是徐世绩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