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太极殿。

李渊换了一身重孝服,眼睛已经哭得如蜜桃一样肿胀了,这些天他也没少表演,往眼睛里滴的花椒水都不少,以至于眼睛都辣得发痛,很难张开了,不过,也算是达到了表演的效果,起码,这个大隋最后的忠臣的样子,装得很象那么回事。而两侧的文官武将,也都是时不时地抹着眼泪,大殿里哭声此起彼伏,与其说是个议事大殿,不如说更象一个灵堂了。

刘文静抹了抹眼泪,说道:“唐王,不要太过于哀伤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下官以为,当务之急还是行禅让之事。”

李渊的心中一动,抬起了头,佯怒道:“刘文静,先太上皇尸骨未寒,我身为人臣,不能报国保君,却要商量什么禅让之事,太过分了吧!你身为隋臣,安出此无父无君之论?!”

刘文静昂首道:“唐王,这不是无父无君之论,而是保天下黎民,保天下社稷的无奈之举啊。”

李渊沉声道:“我代隋而立,怎么就是无奈之举了?我们早就奉了恭皇帝即位,现在太上皇驾崩,我们正好可以继续拥立恭皇帝,为什么要禅让?”

刘文静正色道:“所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恭皇帝年纪太小,西京又只是陪都,若是立他为帝,那天下士人世家之心,只会向着东都的皇泰主。难道唐王想要废掉恭皇帝,转而向皇泰主上表称臣吗?”

李渊没有说话,而一边的李建成则沉声道:“杨侗也并不是先太上皇的法定继承人,他没有立储君,只是让两个皇孙分别镇守西京和东都,恭皇帝的身边也有一班文臣武将,也有自己的班子,和杨侗是一样的。”

刘文静叹了一口气:“世子啊,天下的世家和士人不会这样想的,西京毕竟是陪都,恭皇帝又是皇泰主的弟弟,还是要比皇泰主差了一个档次的。如果我是一个天下的士子,尤其是关东士人,那肯定是心向东都,而不是关中。”

李世民冷冷地说道:“可是关中的关陇世家,却是心向我们恭皇帝的。”

刘文静微微一笑:“与其说是心向恭皇帝,不如说是心向唐王。既然如此,还需要再打出一块不如东都的隋杨旗号吗?现在太上皇已崩,这块大隋的旗号已经没有用了,代隋立唐,正当其时。”

李渊咬了咬牙:“可是我没有消灭宇文化及,就代隋而立,这样真的好吗?”